一篇文章

流年

作者:予执

30岁的时候,他感觉时间慢下来。

从他身边擦身而过涌进车里的人,脸上一丝一毫的变化生动起来,像被一部电影拉进慢放场景。一双双踩着猫步的高跟鞋,不再气势凌厉,慵懒如同在公园里跳着广场舞。

时隔多年,他又一次听完一整场雨与大地的合奏,比规规矩矩关在剧院内倾耳聆听的交响乐要自在、舒畅。蝉鸣贯穿一个夏季,更早的在苦楝树挂花的春末已伏在树干高唱。以前吸引他的是明朗的笑容、洪亮的声音,现在他更在意若有若无的叹息、掩在眼皮下的泪水。

每一天,仿佛擀面师傅手下的面团,渐渐被拉伸、延长。他敲击键盘的手指不复灵活,大学的时候一分钟能打60个字,想想真是遥远。上司的训斥杀伤力锐减,他心里打着哈欠,背过身便卸下话里的重压。

只是夜晚的时光有点难熬。他失掉对时政、理财、游戏、电影的兴趣,常常打开电脑就为了播一首歌,循环播放。然后翻阅一本书,偶尔抬头看时钟,可时钟比他还懒。他洗了澡,光着上身到阳台,风攀过许多层楼上来拥抱他,他不为所动。他的目光沉在夜里,游移城市的暧昧气息再不能诱惑他。

有时候他在街上被不同的人唤住。唤他的人,他有时候记得名字,有时候记得样子。有小学同学,有初中舍友,有大学时摆摊的小贩,最离奇的还是一位几年前的旧同事,他忘得一干二净。记忆被破坏殆尽,余一地残骸。他捡起来,拼不出全貌。

30岁之前,其实应该更早,大概27岁吧,一年一年接驳成一个圈。这年的春节跟上年、上上年没什么不同,就是走同一段路,路上的景致有些变化罢了。节日失掉意义,不再被他期待。三个生日,一个在加班,一个在蒙头睡觉,一个打游戏通宵。有时候他压不住心里的苦闷,在房里奔跑,从这头到那头,也就三四米。他觉得自己在坐牢。

他关掉灯,拉上窗帘,在无尽的夜里,躺着。十六岁他考上市里的重点中学,和伙伴疯玩了一个暑假;二十岁在CS社团忙前忙后拉赞助,促成全校最轰动的一次活动;二十二岁牵住一个女孩的手,女孩没挣开;二十三岁毕业前夕和五个舍友干掉一打啤酒,到女生宿舍楼下喊楼告白……在看不见的夜里,他的回忆像一团玫瑰恣意绽放,斑斓瑰丽。他还是有过青春和热情的。

一道光线从窗帘之中探出,跳到床上唤醒了他。他睁开眼,湿润的地方早已干了。他来到窗前,掀开窗帘,外面喧嚣嘈杂,声响争涌进来,他又回到人间。

31岁,一切都可重新开始。

(17)

热评文章

评论:

4 条评论,访客:4 条,博主:0 条
  1. 东瓶西镜
    东瓶西镜发布于: 

    我觉得活得精彩是不可能的了。在那个梦里,是他人生最后的辉煌

  2. 落雨听风
    落雨听风发布于: 

    三十岁之前意气风发,经历了人生最辉煌的时光,三十岁之后,愿你重新扬帆,乘风破浪,活的更加精彩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