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文章

秋雨

作者:行之

唐简以前给我讲过一个故事。

说以前有个商人,年轻时在外经商,奋斗了十几年,到中年算是小有成就,准备回老家去。那年月强盗横行,长途跋涉带着金银珠宝,十有八九要被劫。

商人把所有的积蓄换成了最价值的珠宝,又去买了把油纸伞。那雨伞的伞柄是纯竹子做的,商人把伞柄截开,掏空竹节,把珠宝全都塞了进去,再把竹柄接好。打扮成穷人,背着个破包袱和这把伞出发了。

一路上,商人低调赶路,也碰到过几个劫匪,但是劫匪一翻他的包袱,除了干粮就是几个铜板,根本没兴趣。谁也不知道他那把伞是真值钱。

有一年秋天,下了大雨。商人去一个面馆躲雨,顺便要了碗热面。把伞就靠在了桌边。等吃碗面,拿起伞准备走。手一捞,伞不见了!

商人吓得手脚冰凉,那藏在伞里面的珠宝可以是他全部的身家。这一丢,大半辈子算是白干了。

他仔细一琢磨,这伞不值几个钱,没人诚心偷,只是突然下雨,八成是面馆的哪个客人顺手牵羊,给拿走了。

以前外地人赶路,饱带干粮晴带伞。商人估计这拿伞的人,就是本地人。于是也不走了,直接在这个镇安顿了下来,用仅有的一点盘缠开始倒买倒卖,赚了第一笔钱后,开了个修伞的铺子。

商人开修伞的铺子,有个规矩,不管多旧多破的伞都保证修好,如果修不好,就免费给客人换一把新的。很多人就冲着这点,拿着旧伞就来了,结果商人真有些伞修不好,赔人新伞。

这个奇怪的修伞铺子,在当地慢慢传开了名声。七年后的一天,有一个老头,夹着一把旧的油纸伞,慢悠悠走进了商人的修伞铺。

师傅,你看这伞能修么?老头问他,把伞递给他看。

商人一看那伞,正是当年自己丢的那把!他仔细一看,自己动过手脚的地方,丝毫没有拆封,珠宝还藏在那伞柄里。

他绷紧自己颤抖的手,摸了摸伞,轻轻说,伞旧成这样,不好修了,但材料是好的,我用一把新伞跟你换吧。

老头见旧伞可以换新伞,高兴地就答应了。这天晚上,商人拿出那把丢了七年的伞,用刀撬开伞柄,里面的珠宝闪闪发光。商人的脸上浮起一丝欣慰的笑容,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我说,这是好故事。

唐简说,确实是个好故事。

这个故事,其实版本很多。这个版本,是唐简的母亲讲给他听的。讲完这个故事的七年后,唐简的母亲把自己的录像厅改装成了一家妓院。

古代的行业都有民俗,屠夫拜张飞,剃头匠拜罗祖,小偷拜时迁,妓女也算行当,拜白眉神。

唐简的母亲,也学古人拜白眉神。妓院的正厅里,就供着白眉神的像,香火不断。妓院的门虽不大,却刻了一副木联,写着:大抵浮生若梦,姑且此处销魂。

我以前问她,你很愁吃喝吗?为什么要开妓院?

她说,不愁。我这样的女人,永远不会愁吃喝。

我问,那为什么?

她说,我在等一个人。

我问,等谁?

她说,不该知道的,你就不要知道了。

我又问,你等那个人来做什么?

她说,杀了他。

不知道为什么,唐简母亲的妓院,生意永远都很好。我问唐简,唐简说,你记得那个商人开伞铺的故事吗?赔本的买卖,总是最受欢迎的。

好几年前的秋天,通往苍梧城的新修的柏油路上,人很少。

黄昏时分,下了大雨。唐简撑着大黑雨伞,慢悠悠地回城。他喜欢雨点砸在伞布上的声音。像是一颗颗小小的心脏在跳动。

走着走着,看见路边有个小姑娘在淋雨,边淋边往前走。小姑娘回头看了他一眼,雨中看不清脸,唐简莫名觉得那姑娘笑起来好看。

你,要到伞里来躲躲吗?

那小姑娘也怕人,就躲进了唐简的伞里。唐简撑着那把伞,送小姑娘回家了。

前天,我看新闻说,苍梧城的一条老街的妓院里,死了个嫖娼的男人。老板跑路了,妓女们一哄而散。

新闻出现后,秋雨下个不停。当年躲进唐简伞里的小姑娘,给我发来消息,问我知不知道唐简去了哪里。我问,有什么事吗?

她说,我的孩子昨晚出生了。我想唐简帮我取个名字。

我说,春蚕不念秋丝,夏虫不知冬雪。这种事,何必找唐简呢?

昨天我去超市买东西,又看见了唐简。他在路边像是等了我很久。他递给我一把黑伞,说,帮我把这把伞送给她。

我问,还要说什么吗?

他笑了笑,说,不说了。

真不说了?

你替我跟她说,你的头发长了又短,短了又长,已经七次了。

说完,唐简骑着他的摩托车,带着越来越淡的轰鸣消失在了嘈杂的街上。

作者简介:「行之,青年作者。说江湖故事,解人间心事。公众号:在下行之。」(本平台已获取作者授权,任何人,任何平台不得在没有联系作者的前提下转发此文,分享除外,请悉知)
(30)

热评文章

评论:

3 条评论,访客:3 条,博主:0 条
  1. 琳梓阿
    琳梓阿发布于: 

    可能再次遇见,早已物是人非,一切不过都是过眼云烟。

  2. 城南客运站
    城南客运站发布于: 

    如果没有如果

  3. 真是搞笑
    真是搞笑发布于: 

    假如再也见不到你,那就祝你早安午安晚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