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文章

我想在温暖的午后睡在巴旦木杏树下——《礼拜二午睡时刻》

作者:加菲的奶糖

每次看加西亚·马尔克斯的书我都要拿出小本本和笔记录每一个出现的任务以及发生的事情,因为上次看《百年孤独》的时候我被各种人物关系绕的头昏脑涨,直到看到最后结束我都没搞清这人物之间的关联和发生的故事,所以不得不再重新看一遍。

这次看《礼拜二午睡时刻》读了两遍,看第一遍的时候工作太忙以至于间隔时间太久忘了人物的故事,所以一口气重新再读了一遍。

一个普通的小镇在每个中午都会变成一座“空城”,天气的炎热让人们感到疲惫困倦,于是每天中午街道上的人就会回到自己的房子休憩。

午睡的时候人是放松的,惬意的,可对于那些睡不着的人来说是孤独是享受。神父安东尼奥是一位到了耄耋之年的老人,从受人尊敬到被人称为“疯子”他似乎都毫不在乎,依然在没有一人的教堂里如期举行自己的布道,他把自己的信仰贯彻到底。

他每天中午都会趁大家午睡的时候穿过广场,走到曾经繁华的火车站,看着远处驶来的火车他感觉今天又是个好日子,神父他日复一日的望着湛蓝的天空和随风移动的白云,听着火车的鸣笛声。

坐在火车的长凳上思考自己的布道词,回忆过去繁华的车站,你看他孤身一人坐在车站似乎有些寂寞,但神父却享受着坐在车站的感觉,只有这个时间他才能感受到属于自己的时刻。

整本书是用八个故事串联起来的,串联起整个故事的除了神父还有台球室旁的巴旦木杏树,这颗树和神父一样经历了岁月的蹉跎,见过初来乍到丢失文件的外乡人,来小镇寻找自己客死异乡儿子的母女,深夜偷窃台球室桌球的达马索,爱抱怨的寡妇雷微卡,放下身段去不打麻药拔牙的镇长,失去情人迁怒于外婆的米娜,赠送富豪儿子鸟笼的巴尔塔萨。

也许前面的故事会让你觉得这只是一本乏味的叙事类故事,普通的一天发生的鸡毛蒜皮的小事,可也正因为是这些平凡的事情才让人阅读这本书的时候没有距离感。

达马索和安娜是一对结婚不久的夫妻,是一对典型的姐弟恋,两人生活窘迫,安娜还怀有身孕,按到常理应该是更加努力赚钱才对,但达马索是个游手好闲的人,成天懒散惯了,家庭的开支全部靠怀孕的安娜洗衣服支撑。

为了给安娜证明自己不是无用的人,他在深夜撬开镇上唯一的台球室,偷窃了一颗象牙制成的台球。

自从偷回来后,达马索生活在良心的拷问中,尽管他也不算是一个好人,第一次偷窃的他内心终日惶惶不安,害怕被发现,害怕被抓住。

看电影的时候目睹警察怀疑黑人偷窃被抓走后的场景,醉酒后决定把台球还给台球室时和阻挠的安娜扭打在一起,不顾安娜肚子里的孩子像发了狠的野兽一样冲出房子,出门之后的他也后悔,死要面子的达马索一头扎进黑夜。

事情从不会一直顺利,第一次的得心应手换来第二次的失手,被发现的达马索结局无从知晓。

也许不必再受良心的谴责,但他始终不是一个好人,在莽撞的证明自己后他得到的还是妻子的嘲讽。

安娜深深爱着这个无可救药的男人,她为了达马索宁愿被抓的是自己,一次次的殴打和唾骂她始终待他如一,从微薄的工资中扣除一些给达马索花天酒地,她嫁的不是老公,而是给自己找了个儿子。

两个人的关系一直在病态中发展,如果安娜不是对达马索冷嘲热讽,或许他不会莽撞到去干偷窃的事情,被安娜宠坏了的达马索像个孩子一样意气用事,不顾后果。

用反话说两个人天生一对,说的直白一些,两个性格不合的在一起就是个错误,互相伤害对方,自食恶果。

书的最后一章是用格兰德大妈的死做结局,格兰德大妈是马孔多王国的主宰者。

二十二岁的玛利亚·德尔里莎里奥·卡斯塔·涅达当上了格兰德大妈,一生未嫁却为族里的男女指配混乱的伦理婚姻——叔叔和侄女结婚。名义是为了血统的纯正,其实是为了防止族里的财产流入外人的手里。

一个女人在动荡不安的政局里为自己整个家族谋得一席之地,在她去世后市长也前来吊唁发表演说,国家为她降半旗,整个马孔多王国的居民都为她哀悼。

论地位和权利她达到了普通人没有的巅峰,人的年纪在逐渐增长的时候想到的东西也和年轻时大不相同。

年轻的时候渴望名声和权利,财富和地位,年纪大了多少会有些羡慕能共享天伦之乐的同龄人。格兰德大妈风光了一世,临死的时候却得不到侄女侄子的关怀,他们虎视眈眈的盯住可见的财产,大厅里跪着盼着她早些去世好方便起身的族人。

其实直到临终前,格兰德大妈对自己的权力和财富也看的非常重要,她把前来帮忙掰开手心好让神父涂抹圣油的侄女叫做“抢劫犯”。

她知道自己离世后朝代更替,格兰德家族会从此载入史册再不会恢复往年的辉煌。她的死像是推动了历史又仿佛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在格兰德大妈死后,她膝下的族人们就如同秃鹫一样掠夺着她留下的财产。

她在声势浩大的队伍中走向了坟墓,泥土掩埋了她最后的栖身场所,这时所有人才相信格兰德大妈时代的终结,谁都不敢相信格兰德大妈也会死亡。

面对生命的离世难以接受的是这个人曾经待过的地方,你看着熟悉的场景却再也见不到熟悉的人,你站在对方曾经嬉笑的地方仿佛余音缭绕,你知道对方已经离去不复存在,可总觉得人好像不曾离去。那种怪异感安然无恙地伴随着一天又一天,突然有一天似曾相识的感觉涌上心头,摸着跳动的心才知道自己心里空出了一角。

明天,礼拜三,清洁工会来到这里,清扫葬礼丢下的垃圾,清扫一个世纪又世纪。

这是书中最后一段话。

人类的生命在时间线内快速亦或是缓慢的流逝,逝去的生命像是不曾存在过。

巴旦木杏树沉寂在每一个温暖的午后,沉睡在每天依旧炎热的空气中,沉溺在每一个美梦和眼泪当中,我们只不过是时间中的观望者。

(6)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