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故事

你离开的时候,北京下雪了

作者:时光同学

于雪穿过大街小巷,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噈在原地望着哪些从她眼前经过的人,想是拿着神经病的眼神在看她。

她双手被冻的通红,眼角还挂着眼泪,蹲在街边不顾形象的大哭仿佛像个疯子。

“卓峰你到底去哪了?”于雪用双手做成喇叭状大声的在街边呐喊。

街上的行人都路过她旁边都离她远远的,她像动物园里动物,像是被人观赏。

“卓峰你不要我了,我们的咖啡也走丢了”,咖啡贵宾小犬。

“你说过我们会结婚的,你就要一走了之,是什么意思?”

我联系了你所以的亲戚朋友,都说没有见过你,你到底在哪里呀?

她哭的撕心裂肺,在北京的街头,像一只流浪的小猫无人认领。

昨天她还和卓峰去天安门那里看升旗仪式,一切都是那么正常。

今天打你手机关机,去你出租屋找你,房东说你退了房子搬走了。

我看着我们曾经在这出租屋看着没有营养的八点档电视剧,一起布置的房间,现在已是人去镂空了。

你走着急,连我送你画架都没有带走,还有很多东西你都不要了,连我你也不要了,把我丢在这冰冷冷的没有你北京城市。

你把重要的随身衣物带走,房子退了,你到底去哪了?

她漫步于北京的街头,望着情侣们,带着同款式围巾。

在这圣诞节的夜里是多么浪漫的事呀,可喜欢的突然离开了,走的时候没有一点可以寻到一点关于你离开的理由。

北京下雪了,在你离开的第一天,你曾经说过,下雪了我们要堆雪人的,你人去哪了。

街道上那么多情侣,去没有一对是我和你。

忽然想起我们最喜欢的听歌曲《认真的雪》,雪下得那么深,下的那么认真,倒映出我躺在雪中的伤痕…

那一年我大一,在A大这个充满艺术气息的校园里,于你不期而遇。

6.7月份的夏天有些闷热,不想待在寝室里,所以拿着素描本,找个安静的地方画画。

在四处比较人少的地方坐了下来,周围有三三两两的人经过,有情侣手挽手的经过。

忽然间灵感来了,画那些美好的风景,而风景下,互相依偎的情侣。

一字笔,一本素描本,就画了起来,不知道时间的流逝有多开。

只见太阳日落西山。

突然间不知道哪里来一只猫从草丛中窜了出来,跑到了她的脚边,把她吓一大跳。

惊吓还没有缓过来,草丛中又冒出来了一个人,真是三魂丢了七魄。

我上下瞄一眼那个从草丛冒出的同学,又看了一眼脚下的小猫咪。

我开口道:“这位同学你蹲在草丛里干什么?难道你想把这只小猫咪杀人灭口?”

我用手指了指他,又指了一下小喵咪。

那位同学有些滑稽,头上顶了几片枯树叶,手上还挂了彩。

一副书呆子的模样,不知道是不是读书太多了,读傻了?我心里满是腓腹着。

他见我以为他要干坏事,赶紧解释道:“这位女同学你误会了,是这个猫咪经常跑到我们寝室去,宿舍管理员,又说不能要宠物,我就把它放在这边养。”

“我给它在后上山搭了一个窝给它了,可是它老是到处跑出来,要是被发现了,要被送走的,我又点舍不得,我都照顾它一年多,有感情的。”

他说完话,还用手挠了挠头。

“我叫卓峰,大学二年级的考古学,你呢?”

我抬眼的那么一瞬间,撞入他那漆黑瞳孔里,那黑色的眸瞳倒影着小小的我。

有时候爱情就是来的怎么悄无声息的。

后来我们就这么认识了,经常一起去买猫粮,偷偷去后山喂小猫咪。

而小猫咪也没有到处乱走了,总是安安静静的待在它的小天地那里。

你知道我喜欢吃酸辣土豆丝,而A大的学生都非常喜欢吃,每次下课都没有份。

而你每次下课早早的去排队帮我打饭,占位置。

你总是把青菜里的,那几块肉片给夹给我吃。

你说我长的太瘦了,应该多吃一点肉。

日子就怎么过着,转了眼,你就大学毕业了。

你四处找工作,可是都没有找到合适的。

而我还在这大学里还要再读一年,也偶尔兼职帮出版社画插画,挣一些生活费。

不久后,你找到了一副工作,是你喜欢考古工作。

你下班后,总是回来跟我说,你工作中遇到的一些奇奇怪怪的古董。

每次你说到古董的时候眼里总是发着光,我知道你是喜欢。

你也喜欢在我,厨房做菜的时候,你在背后,双手紧紧的抱着我。

我娇嗔的说:“别闹,厨房油烟大,你到外面去坐一会,很快就可以吃了。”

而总是在背后撒娇的像个孩子,说不要,就这样抱着你。

我的嘴角不知不觉的往上扬着。

那年我没有毕业,你毕业了就在学校的附近找个房子,而我从学校里宿舍搬了出去。

我毕业那年,你却说我们去北京吧!

就这样从此后,我们开始北漂生活,住着只有几平米的地下室。

空气阴暗潮湿,你工作四处碰壁。

你总是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后来改行,做了销售。

每天总是很晚才回来,喝着醉醺醺的,工作的不顺心,弄的我们经常吵架。

似乎有一些东西在悄悄的改变着。

我的画画无人欣赏,只能不停画,不停的画…

出版社不愿意签长约,只能接散的画,有单没一单的画。

没有人愿意用一个无名之辈,生活就是这么现实。

在北京熬了五年,什么都没有熬出头,还是住地下室,还是四处奔波。

在北京的第六年,你走了。

抛下了我,在这个没有亲人、朋友的城市。

五年后,在我十次画展上,一副情侣在下雪天相拥画面前站着一个我熟悉的背影。

他转身的那一瞬间,我愣了一下。

他嘴巴动了动:“好久不见,你过的还好吗?”

“他说,我的离开是正确的,我喜欢的女孩,是很优秀的,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我很开心。”

(11)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