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故事

奇怪的404宿舍

作者:时光同学

◆◆1◆◆

夏夏最近总是感觉,床头有个人盯着她睡觉一样。

但是一睁眼睛,周围什么也没有。她住的这一栋宿舍楼,是一栋比较旧的楼房,因为今年的新生比较多,就住这已经荒废很久的宿舍。

宿舍后面是一座山,山上有许多的树木,因为这样,造成了宿舍的阳光不足,总是感觉,宿舍阴森森的,白天要是阴天,宿舍都要开灯。

而这栋宿舍偏南,离她们的教学楼又比较远,早上基本上都是很早就起来了。

夏夏住宿舍的四楼,这栋宿舍一共有七层楼,但是没有住满,只住了五层。

而她住的宿舍包括她在内,一共住了四个人。

我们三个同一个系的,都是中文系,而晓蔡是那么学计算机的。

我们都是今年大一的新生,各是来自五湖四海。

夜已深,漆黑的天空中有那几许星光从窗外洒进来。

似乎有人在我床上,对着我的耳边吹气,一阵凉风刮过我的耳边,我冷的裹紧身上的被子。

“夏夏,你怎么还活着”,声音忽远忽近,像从外面传来的,又像从床边上头传来的。

我迷迷糊糊挣看眼睛,看到天花板上方,一女子飘在上方,她一身红色的连衣裙,头发长长的垂了下来,似乎她感觉到我在看她,她吹起发丝,露出一张苍白的脸,眼中流着嫣红的血泪。

◆◆2◆◆

女子朝夏夏笑了一下:“夏夏,我们好难受,呼吸不过来了,你为什么不来…”。

那女子的容貌居然和晓蔡张的一模一样,夏夏孟的打了一个哆嗦,从床上坐了起来。

已经看到天有些微光了,夏夏摸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已经清晨五点多了,她已经没有心情再睡了,她就起来。

她到阳台那边洗漱,不一会出来,舍友们也醒了。

带着一副黑框眼镜的小玉:“夏夏,你今天怎么起来这么早,平时都是我们叫你才起来。”

她瞥了一下舍友们:“昨晚你们睡的好吗?有没有见到什么奇怪的东西?”

众人我看看你,你看看我:“没有啊,睡的挺好的。”

“哦”。

她们各自去洗漱,洗完后,她们换衣服准备去上课。

“晓蔡,你…你今天怎么穿这红色的裙子”夏夏看换好衣服的晓蔡问道。

晓蔡瞅一眼裙子,有看一眼夏夏:“不好看吗?”

夏夏心中满是疑问,为什么她和昨天晚上的那个女子如此相似,衣服也一样。

“没有,挺好的。”

◆◆3◆◆

下晚自习后,大家都累了,也逐渐进入梦乡。

和往日一样,那个声音又来了,这次不一样的是,她站在门口。

然后慢慢的飘,我打开宿舍门,跟着她,她看到我跟着她,她还停下盯了我一眼 然后就往楼梯上去。

我跟着她后面,来到阳台顶楼,她站到,围栏处,下面就是七层楼之高度。

她纵身一约:“为什么不回来救我们。”

“夏夏快醒醒”,不知道谁在摇着我的身体,还在我耳边说话,叽叽喳喳真吵。

“夏夏,醒醒…”。

我睁开迷迷糊糊的眼睛,小玉哭着对我说:“晓蔡死了,从楼顶跳下去死的。”

一时间,我脑回路还没有转过来:“什么谁死了?”

小玉哭的更大声了:“夏夏你还有心情睡觉,晓蔡死了,今天早上,早起的同学看到了,报了警,她死的好惨,脸都摔变形了,警察说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痕迹,她是自杀的,昨天还好好的,今天就没了”。

她哭着一抽一抽着,拿着纸巾擦着泪水。

夏夏到现在都没有想明白,昨天晚上到底是在做梦,还是现在做梦。

为什么我会看见一个穿红衣女子与晓蔡张的一样跳下去,第二天晓蔡就死了,还是穿着一样的红裙子。

◆◆4◆◆

我一整晚都在做着恶梦,梦里总是有人问我:“为什么不救她们。”

今天星期五,上午我们都没课,因为还有些消化不了,晓蔡死的事实,我们决定去外面逛逛。

星期五上班日,街上没有那么多行人。

“郁曼你身上身上怎么会有这么多血”?

郁曼看看身上,并没有发现什么血,小玉,盯了我看一会,“郁曼什么东西都没有,也没有血。”

小玉摸了一下我的额头:“夏夏,你怎么了,是不是晓蔡的事情,你出现幻觉了?”

小玉说的话我一句都没有听进去,因为我看见郁曼的血越来越多,流到地上都是来了。

逛完后,我们回了学校。

夜里,风吹动门,“嘭嘭”的响声,越来越大,我用手捂着耳朵,但是没有用,还是那么响。

“夏夏,出来吧,我们知道你还没有睡着,”对!外面那女子又来了,不过今天她身边又多了一个人,就是我今天看到郁曼全身是血的她。

不过现在她感觉怪怪的,眼神有些呆呆的,双脚不着地。

她们叫我出去,我不想,可是她们就把风弄的很大,把门撞的叮咚响。

我起身开门,随着她们到楼顶,她们一起跳下去。
◆◆5◆◆

第二天,再次听到,关于郁曼死亡的消息。

我很害怕,再次听到关于小玉死亡消息。

夜里。

楼顶的风很大,我质问她们:“为什么总是来找我,我与你们无冤无仇。”

她们听完后哈哈大笑:“为什么来找你,你说过会找人救我们的,结果自己跑了,让我们死在泥石流里,今天就算死,我们俩也要拉你来垫背。”

她们朝着我过来,一人抓着我只手,站在楼顶的最高处。

我挣扎要甩开她们,可她们力气太大了,怎么也逃不了。

风刮着我的脸生疼,我不知道,我到底是在做梦,还是真的在楼顶,我的精神都被弄崩溃了。

她们怂恿:“跳过来,就会解脱了,跳下去,一点都不疼的,只不过,脸会变形特别难看。”

她们拉着我,纵身一跃跳下七楼。

我大声说:“不要啊”。

我猛的坐起来,周围有消毒水的味道,阳光从窗户晒了进来,望着天花板,望四周。
◆◆6◆◆

这里是医院,我没死?

“夏夏你终于醒了,你吓死妈妈了,妈妈以为你再也醒不过来了”,夏夏的妈妈从外面打水回来,看到她醒了就激动的抱起来。

跟着后面还有小玉。

我有些疑惑的问道:“我怎么了,我从七楼跳下来没事死,一点伤都没有?”

“夏夏,你怎么会从七楼跳下来呢?,你在医院都躺了一年了,一年前,你跟郁曼,晓蔡到宿舍后山玩,由于前几天下过雨,山上泥松了,山塌了把你们都埋了,你可能埋的不多,爬了出来,你听到她们的求救,本想救她们出来的,可是泥土太多了,你就去找人救,可你走到一半路就晕了,没在黄金时期救到她们,所以她们死在了一年前。”母亲一边对着我说了这些话。

我:“那你怎么知道的怎么清楚,你在现场?”

母亲:“当时找到你时,说了这些话,后来又晕过去,到现在一年,你才醒的,医生说你的脑袋重创,可能当时被上山的泥砸了”。

“是小玉第一个发现你的,幸好当初小玉没有跟你们一起去。”

THD END

(4)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