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故事

走出那座大山

作者:不万能

01

很多年后,我还是会时常梦到杨柳。梦到她对我说,梁信,这个世界,很多事情我们是无法改变的,但是我很讨厌所谓的命运。

在梦里,杨柳笑的像个孩子。她的笑容很干净,很纯洁,就像学校后面那一片盛开的百合花,没有任何污染。

2007年,我12岁。爸妈处理完离婚手续后,就把我送回外公家,外公家是一个南方小镇。那年外公七十岁,身体还很硬朗着,他一个人料理着一亩地的麦田。外公戴着草帽,扛着一把锄头在田基上耕作,我屁颠屁颠的拿着一瓶矿泉水跑过去给外公。

“小子,外公这穷乡僻壤比不上你们大城市,但你跟着我,不会亏待你的。”外公用袖子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他大口喝着水,盯着我笑。

以前我对外公的印象不深,但是后来和外公一起生活后,我才慢慢感受到外公是一个很好的人。他喜欢庄稼,就像喜欢这片土地一样。

镇子不大,整个镇上只有两所中学。外公挑了其中一所,就送我去报道。

我作为转校生以及拥有“城里人”这个特殊的身份,在新学校还挺受欢迎的。不到一周时间,班上的同学,我基本都认识完了。课间的时候,他们都围在我座位上,争相询问我,大城市的生活是怎样的?也有好奇心比较重的同学,会问我转校的原因。

我很享受这种被大家围着转的感觉,这是我在以前学校从未享受过的待遇。对此,我都会一一解答,不过我也会增添一些渲染,只是为了满足我那微妙的虚荣心。但是对于为什么转学这个问题,我只是轻描淡写的说体验生活,掩盖自己的心虚。

02

杨柳是班上最漂亮的女孩子,也是班上最有话题的学生。关于她的传闻,有很多。我听说最多的是,杨柳是单亲家庭,她妈妈是个不正经的女人,做着不正经的工作。她总是逃课,但成绩却很好,老师也拿她没办法。

杨柳坐在最后一排的角落里,我被班主任安排坐在她的前桌。也许是我对她不太了解,从她的言谈举止中,根本看不出她是一个坏学生。

时间久了我才发现,杨柳不是上课迟到,就是上课不来。有时候,课上到一半,杨柳突然闯进来,表情淡定得就像进家门一样。我没有完全相信那些关于杨柳的传言,但我感觉,杨柳的家庭一定不幸福,她才会逃避学习。

说起这个,我深有同感。爸妈离婚,我突然被送到外公家,我心里也很不是滋味。我在新的学校,根本不想学习,但我不想给外公添麻烦,只能每天在学校假装忙碌又充实的样子,其实什么也没学下。

有时候,我很羡慕杨柳。她可以我行我素,可以坦然面对流言蜚语。她就像一个旁观者一样,完全不在乎别人对自己的评价。

那时候,我就觉得,杨柳有着和年龄不符的成熟。她和那些小镇女孩不一样,可我也不知道哪里不一样,直到多年后,我才明白,这是一种孤独。

我记得那个烦躁的夏天,语文老师在讲台上自我陶醉的念着课外古诗《李延年歌》。

北方有佳人。

绝世而独立。

一顾倾人城。

再顾倾人国。

……

窗外的知了不停的鸣叫,前排的同学端正的坐着,中间的同学昏昏欲睡,后排的同学直接扒桌子上了。真正听课的同学并不多,然而语文老师还是忘我的念着古诗,有种世人皆醉我独醒的感觉。

我背靠墙壁,侧着身子和杨柳小声的聊天。杨柳慵懒的趴在桌子上,听我说话,偶尔回几句。

忽然一阵风从窗外吹进来,淡绿色的窗帘被风吹起,然后缓缓落下,刚好落在杨柳课桌上竖起来的书架上。窗帘像被单一样,盖住我和杨柳,我们相视一笑。

“你看,我们被隔绝在世界之外。”我斜着脖子用手撩一下窗帘,并不急着把它推开。

“这样挺好的呀,我一点都不想听课。”杨柳浅笑着,脸颊上的两个小酒窝若隐若现。

我看着杨柳有点出神,完全没感觉到自己的脸上有点发烫。

“你敢不敢玩点刺激的?”杨柳眼神暧昧,她弯起来的眼睛,感觉要溢出水。

“怎……怎么刺激?”我咽了一下口水。

“你敢不敢亲我一口,反正也没人看到。”

我脸红到了脖子。杨柳确实漂亮,她有一头乌黑的长发,额前碎碎的刘海遮住她饱满的额头,显得她那张精致的脸更娇小了。她是那种,人群中看一眼,就会记住的人。班上的男同学都觉得杨柳长得好看,我也不例外。

“梁信,你敢不敢。”杨柳略带挑逗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杨柳可是班花,如果我真的亲了她,以后和别人吹牛,我又多了一个炫耀的资本。当然,我自己也想尝试一下,因为她是真的好看。

我慢慢的把头靠过去,用手轻轻推开杨柳桌面那些碍眼的课本。她没有闭上眼睛,而是静静的等待我靠近。我有点紧张,手心开始冒汗,我在心里暗骂自己没出息。我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了,想到就要触碰到杨柳柔软的嘴唇时,我清楚的听到自己的心跳,很有节奏感的剧烈跳动着。

就差一点,就差一点点。我在心里给自己鼓气,加油!快了,快了,就要亲到了,我暗自窃喜着。然而,一直被我忽视的同桌,这时候不解风情的一把掀开窗帘。

“怎么了?”王志一脸困惑的看着我们。

“哈哈哈。”杨柳整理一下头发,顽皮的笑着,就像自己的恶作剧成功整到了别人。

“这帘子也是奇怪,怎么就盖住了我们。”我慌忙的解释着,心虚得像是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坏事。

“窗帘挡住自己不会拿开呀,梁信你不会是被风吹傻了吧。”王志一脸无法理解的表情,让我想找一个地洞钻进去。

“后面的同学,吵什么?”听到老师的质问,我才知道他早就朗诵完古诗了。

那节课,我完全听不进去,脑子里想的都是杨柳那柔然的嘴唇。

03

对于那件事,我们都很有默契的没再提起。就在我准备把这件事抛到脑后的时候,杨柳却带着我逃课了。

那是一个散发着桂花香的清晨,外公一大早就去麦田里除草,忘记叫我起床,然后我迟到了。

教室里传来朗朗的读书声,教导主任拿着蓝本子,严肃的站在桂花树底下。迟到的学生,被他逮到一个就骂一顿,骂完了还要在本子上记名。

我背着书包,在校门外徘徊着,正在我纠结的时候,身后有只手一把拉住了我。我惊慌的转过身一看,竟然是杨柳。

“我去,你吓到我了。”杨柳没有理会我,继续拉着我往校门更远处走去。

终于走到树荫下的时候,她松开了我的手。

“梁信,你就这点胆量,迟到就慌成这样。”杨柳憋着笑。

“我就没打算要进去。”我感觉受到了嘲笑,撒了个谎。结果这句话刚出口,我就有点后悔了。

“正好,我也不想进去,那我们出去玩吧。”杨柳欢乐的往前走,我只好硬着头皮跟在身后。

学校在山脚下,四处环山。杨柳带着我在学校外面绕了半圈,走到后面的一片荒地,那里开满了野百合花,很漂亮。

“没想到还有这么漂亮的地方,杨柳,你平时不上课都是来这里的吗?”我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把书包往旁边一甩,躺倒在草地上,呼吸着山谷中新鲜的空气。

“这样的风景,大山里到处都有,你这种城市里的孩子才会觉得新奇。”杨柳手上拿着一朵刚摘下的百合花,和我一起躺在草地上。

蓝天白云,绿草芬芳,原来不用上课这么的舒服呀。

“杨柳,你为什么总是逃课呀?”

杨柳躺在我身旁,她闭着眼睛。那朵洁白无瑕的百合花就放在我和她之间的空隙。百合花清淡的花香沁人心脾,要是时间就这样静止,那也挺好的。

“我妈,从来不会管我,就算我考了全班第一,她也不会表扬我一下。时间久了,我也觉得学习挺无趣的。”杨柳睁开双眼,她转过来认真的看着我,“你说,山外面的世界,是不是很美好。”

“那你更应该努力学习,以后考上大学就能去山外面上学了,山外面有更美的风景。”我在逃课的时候对杨柳说这些激励的话,总感觉怪怪的。

“我带你去一个地方。”杨柳背起书包,拉着我就走,我根本就没有拒绝的余地。那朵被遗忘在地上的百合花,慢慢的被泥沙污染。

我跟着杨柳,来到一条破旧的小巷子。交错的电线下,是一排排老旧昏暗的瓦盖房。“收破烂、修理电器。”这几个红色大字非常耀眼。

走到巷子的尽头,杨柳停下脚步。我顺着她的视线,斜对面的另一条街道,一个小发廊。门外挂着一个手写的纸牌:洗剪吹十五块,按摩三十块。

“爬到树上去,可以看到里面。”杨柳指着旁边那棵不算高的芒果树。她身手敏捷的扶着树枝,一下子就爬上去了,我在树下看得目瞪口呆。杨柳一只手抓着树枝,一只手伸下来,示意我赶紧上去。

我拉着杨柳的手,有点艰难的爬上去,那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爬树。

“杨柳,你是不是经常爬树啊?”我紧握着树枝,连汗都不敢擦一下。

“嘘。”杨柳看都没看我一眼,就示意我别说话。我看向不远处的小发廊,在树上可以看到里面的布置。

简陋的梳妆台,粗糙的墙壁连壁纸都没贴,店里的灯光很暗黄,总之就是让人看着不太舒服。梳妆台前坐着一个中年男人,他光着膀子,有个中年妇女正在给他理发。

“杨柳,你带我看这个干嘛?”这就是理发师给客人理发,没什么好看的。

“你再看看。”

我也不管什么恐高了,趴在树上,仔细的盯着店内看,就像警察监视着可疑现场,就等着嫌疑人出现。

原本坐在椅子上老实等着理发的大叔,突然就伸出藏在裤袋里的手,缓缓的在理发师身上,从上往下,摸索着。理发师没有拒绝,还和他有说有笑的,这样的画面太匪夷所思了。我尴尬的扭头看向杨柳,她表情十分淡定。

“那个人就是我妈,学校那些传言是真的。我妈就是这样的人,我吃的穿的用的,所有的一切,都是通过她这种恶心的交易来的。”杨柳冷静的说着这些,但是她没有表情的脸,冷漠的让我感觉很陌生。

“杨柳……”我亲眼看到这样的画面,确实很震惊,但我一时语塞,想不出什么安慰的话语。也许杨柳对这种现象已经习以为常了,我的安慰对她来说不过是微不足道。

“走吧。”杨柳直接跳到树下。

我抱着树干,慢慢挪下来,然后追上杨柳。

从小巷子出来后,我们就在路上漫无目的的走着。这一路上,我都是跟着杨柳,她想往哪走,我就只管跟着。

“今天是不可能上学的了,但是就这样乱逛很难消磨完一天时间的。”杨柳走在前面,她突然回过头,“要不,去你家。”她坏笑着。

“咦,不不不。我家就我外公,而且他还不知道我逃课。”我推脱着。

“你这就不够意思了,我刚还带你去我家了呢。”

“什么啊?我们只是在远处偷看,那才不是你家呢。”

“我不管,我就要去你家。”杨柳鼓着腮帮子,有点可爱。看来刚才的事情,对她没有造成什么影响。

我当然不敢带杨柳回家,如果被外公发现我逃课还带女孩子回家,他肯定会打我的。最后,我决定带杨柳去外公种的那片麦田。

“杨柳,你看这一片金黄的小麦,都是我外公一个人种的,厉害吧。”我和杨柳坐在田基上,放眼望去,全是金黄色。微风吹过来,麦田像波浪一样摇摆着。

“以前,我爸还在的时候,我们家也种田。后来我爸不在了,我妈就把锄头收起来了。”

“你爸为什么离开了?”

“生病,治不好的病。花了很多钱,结果人没了,还欠了很多债。”

“所以,你妈……”

“这个世界,悲惨的家庭很多,但不是每个人都会选择我妈这种职业。”

杨柳有着和年龄不符的思想,却让人感到心疼。

我们头顶的天空很湛蓝,眼前是金色的麦田。这时候,我脑海中突然浮现《金粉世家》里男女主角躺在金色的向日葵上的浪漫画面,我忽然就心血来潮。

我把外公用心料理的麦田,踩倒了一小片,只是一小片,外公应该不会在意吧。

“干嘛要弄倒这些小麦?”杨柳一脸困惑的看着我。

“这样,就可以躺着了。”我直接躺下,然后拉着杨柳一起。

“这可是你外公的麦田,你不怕挨骂吗?”杨柳侧着脸笑。

“我外公脾气挺好的。”

我也侧过脸,看着杨柳粉嫩的嘴唇,又想起那天的语文课,我不由得咽了一下口水,身体不由自主的向杨柳靠近。

“想什么呢?”杨柳一把推开我。

“梁信,我好羡慕你,羡慕你不属于这里。对于这座小镇,你只是一个过客,终究还是会离开这里。”

杨柳突然伤感起来,让我感觉有点莫名其妙。也许她和开学时围着我的那些同学一样吧,都向往着山外面的世界,总以为外面的世界是色彩斑斓的。然而,我只想回到这个小镇逃避现实。

“其实外面的世界也没那么美好的,小镇的生活虽然简单,却很淳朴。”

“你看到的是淳朴,但我看到的是黑暗角落里的肮脏。我向往外面的世界,不是羡慕大城市的华丽生活,而是不想让自己被这些肮脏,一点一点的侵蚀。”杨柳仰望着湛蓝的天空,她伸出左手,想要抓住什么,最后却只能抓了一把空气。

杨柳表面越是云淡风轻,她的心里越是千疮百孔。我忍不住牵住她的手,用我厚实的掌心包住她的小手掌,这次我的心跳没有剧烈跳动,只想安静的牵着她。杨柳没有挣脱开我的手,她突然靠近我,轻轻的吻了一下我的额头,轻得像蜻蜓点水,我还没反应过来,就结束了。这个吻,没有预兆,让我措不及防。

“可以再来一次吗?”我没等杨柳答应,就凑过去,亲吻着她粉红色的嘴唇。那天语文课上,老师念的诗突然浮现在我脑海中。杨柳粉嫩的唇,和我想象中一样,很柔软。

我们穿着校服,躺在麦田下拥吻。天空,大地,还有路过的微风,空中的飞鸟,此时此刻都是我们的见证人。这种没人打扰时候,真自由。可以无拘束的做一切事情,甚至想要偷尝禁果。

04

“你个小兔崽子,糟蹋庄稼还糟蹋人家姑娘。”外公的声音像晴天霹雳般忽然响起。

我们都吓了一跳,只见外公手拿扫把,正气势汹汹的赶过来。我当时脑子一热,什么也管不了了,拉着杨柳的手就冲向田野中。

外公在后面边追边骂,我们手牵手奔跑在田基上。就像影视剧中,私奔的男女主角逃避家族的追赶,奔向幸福的终点。

不知跑了多久,外公早就被我们甩在身后了,然后我才敢停下来,放开杨柳的手。

“太……太刺激了,梁信,今天太刺激了。”杨柳上气不接下气。

“外公肯定气炸了,不过再生气,也得等我今晚回去再说了。”我喘着气坐在地上。

“哈哈哈哈。”

我们同时发出笑声,笑完之后却都陷入了迷茫中。

“接下来怎么办?”我看着杨柳。

“今天也快结束了,你还是早点回去受罚吧。”

“那你呢?”

“我回家啊。”

“那好,明天学校见。”

和杨柳告别后,我就转身离开。

“梁信,等等。”杨柳叫住我。

“怎么了?”

杨柳低着头,沉默片刻后,她哭了,眼泪从她眼角流下来。

“杨柳,你怎么了。”我有点不知所措。

“我家今晚来一个客人,我妈让我陪他。我妈说只要我陪他睡觉,我们家欠他的钱就不用还了。”杨柳拉着我的衣袖,“梁信,你来救我,好不好?我很害怕,真的很害怕。”

杨柳无助的样子像只受伤的小鸟,她把她拥入怀中安慰她。嘴上坚定的答应她,可心里却没有对策,因为我和杨柳一样,都只是一个害怕大人的小孩。

我原本以为回到家后,会免不了外公的一顿打。可我回到家后,却看到坐在院子里受伤的外公。外公半躺在院子里的木板凳上,膝盖上缠着白纱布,他手上拿着蒲扇纳凉。

看到我怯懦的站在门外,外公没有生气,而是有气无力的对我说:“进来吧。”

“外公,你怎么了?”我丢下书包跑到外公跟前,惭愧的意识到自己闯祸了。

“今天你们老师打电话通知我,说你逃课了。我很着急,看到你在麦田里,我就气不打一处来,追着你们跑的时候摔了一跤。”外公咳了一声,身体跟着颤动,“外公这把老骨头没什么,外公是担心你啊。你是暂时跟着外公,以后还是会和你爸爸或者妈妈一起的,外公老了,说不准那天就去了,外公只是希望你安分点。”

外公一字一句的说着,我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我突然很后悔,如果我没有逃课,外公也不会受伤。那一瞬间,我竟然有些埋怨杨柳,我把自己的过错认为是杨柳的怂恿。理所应当的认为这些过错的一部分原因,是来自杨柳,所以也把杨柳对我的请求抛到脑后了。

如果真正深爱一个人,是不会怪她的。这是我很多年后才明白的道理,可我要面对的事情不是过去式的,而是现在进行时。

我扶着外公进屋子,给外公烧了热水洗澡。外公洗完澡后,我给外公的伤口上药,他咧嘴说疼。然后我用棉签沾着药酒轻轻的涂抹。

“小子,你还算懂事。”外公慈祥的看着我给他涂药。

“外公,等下我可以出去一下吗?”趁着外公夸我的时候,我试探的提出外出。我心想的是,外公同意我就去杨柳家,如果不同意,那就算了。杨柳那么聪明,她应该可以应付得了的。

“不行,大晚上的上哪去?你给我老实待着。”外公脸色一变,突然严肃起来。

如我所料,外公不同意。那天晚上,我那也不去。我想,杨柳的妈妈肯定不会那么狠心的对她,这个世界上不会有伤害自己女儿的妈妈。

就这样,在自我安慰中,我度过了一个漫长的晚上。

05

第二天早上,我准时上学。

没有人问我昨天怎么没来,老师也只是瞪了我一下,一切如常,唯一的不同是杨柳没来上学。

早读完了,杨柳没来,语文课结束了,杨柳也没来,数学课结束了,杨柳还是没来。

平时杨柳也旷课,但是这次我却有不祥的预感。我隐约感觉杨柳没来上课这件事情,不像平时那么简单。

“你说,杨柳没来上课是不是出什么意外了?”

终于在午休的时候,我忍不住问王志。

“能有什么意外,三天两头逃课,是她一贯的作风。反正没人管她,我要是她啊,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

王志趴在桌子上,打着哈欠。他根本不知道,我没来上课的一整天,都是和杨柳在一起的。

我忐忑不安的度过了半天,我决定下午放学马上去找杨柳,我要确定她的安全。

结果还没等到放学,班主任就沉着脸走进教室。

“安静一下同学们,我有个不好的消息要告诉大家。”班主任脸色很憔悴。

“该不会又要买什么教材了吧,真烦。”王志小声嘀咕着。

“杨柳同学,今天早上在房间割腕自杀了。”

“啊,天呐。”

底下一片惊呼,教室顿时炸开锅。很多的声音,七嘴八舌,有可怜的,也有猜测死因的。

我呆呆的坐着。杨柳死了,昨天我还和她接吻呢,她清澈的眼眸,柔软的嘴唇,我都清晰的记得。

我不相信,不敢相信。

“你知道吗?杨柳的妈妈是做那个的,听说啊,杨柳被她妈妈逼着接客呢。”王志在我耳边说。

“你胡说。”我推开王志,力气很大,他直接从椅子上摔下去了。

“梁信,你疯啦!全班都这样说,你凭什么推我。”

王志从地上爬起来,把我往墙壁推,开始反击。我瞬间像一头脱缰的野马,使出浑身的力气,和他撕打。

那些叽里呱啦说着杨柳的声音,突然就安静了。他们的注意力都转移到我们身上,接着新的噪音又出现了。

“啊啊啊”的惊叫声和各种劝架声包围着我们,班主任努力的拆架,可是我就像失控舨,抓住王志不放。

……

在教务处,双方的家长都来了。

我终于看到久违的爸妈,他们一个西装革履,一个一袭长裙,和周围的人显得格格不入。

教导主任唾沫四溅的描述着我的行为造成多么恶劣的影响,然后又苦口婆心得向爸妈讲述,家庭和睦对孩子的成长是多么的重要。

最后,我爸妈向王志的爸妈道歉,然后和平解决了这个矛盾,并把我带回家。而我始终向个木偶一样,面无表情,任由他们摆布。

“为什么打人?”

回到外公家后,妈妈摸着我的头询问,她的语气还是和以前一样温柔。

“梁信呐,我们决定离婚,是考虑了很久的。现在你还小,有些事情,你长大后就会理解的。”爸爸坐在外公经常坐的那张木板凳上,抽着烟。

“梁信,等你中考完,妈妈接你回去,和我们一起。”妈妈摸着我的头,“这段时间,你都变瘦了。”

我推开妈妈的手,在她错愕的眼神下,我放声痛哭。

“怎么了?这孩子。”爸爸把烟头丢地上,站起来。

外公从屋子里颤颤巍巍的走出来,我妈赶紧走过去扶着他。

“你们一下子把孩子丢我这里,一下子又要回去,你们想过孩子的感受吗?这么小的孩子,却要承受你们两个任性的大人离婚的打击,他能不难受吗?”

外公从来没有干涉他们的婚姻,现在一股脑的指责他们,把自己的不满都吐出来了。

妈妈拿纸巾站在一旁擦眼泪,爸爸点了一支烟走到一边去吞咽吐雾,外公坐在木板凳上,招手示意我坐他身边。

看到外公受伤的膝盖,我突然决定不跟他们其中一个回去。留在这里,我就会想起杨柳,想起她,我很愧疚。

爸妈都以为,他们失败的婚姻让我受到了严重的打击。他们永远不会知道,我生命中出现过一个女孩,她叫杨柳。

后来,杨柳无数次出现在我的梦里。她没有责怪我,她笑着对我说,梁信,去他妈的命运。

杨柳笑容灿烂,就像山脚下那片盛开的野百合。

作者:不万能。个人公众号:不万能的异想世界。
(7)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