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文章

地铁10号线的那些事儿

作者:梏野

一条相同的路,走了整整两年。我期待某一天有个人轻轻拍拍我的头,嗨,又见面了,想象中的浪漫和惊喜莫过于此。然而,现实中的人们个个活在套子里。我走在路上,没人知道我是谁。

正因如此,我可以随意站在地铁里的某个角落里,看着人们匆匆进来又凌乱地出去,再体面的人也被早晚高峰揉捏得狼狈。我并非幸灾乐祸,而是在我的潜意识中,生活的烟火气儿就是不断把人们最本真的形态暴露出来。那些轻描淡抹的精致妆容很可能一不小心被抹去几分颜色,那些被熨帖得服帖的衣服很可能被挤压得皱瘪,那些被定型的直挺挺的头发很可能变得软趴趴。

几年来,每个走在办公区的人们都步履匆匆,昂首阔步,轻声细语。领导喜闻乐见着一切,美其名曰职场化,而对于不是很职场化的我们,则难逃一场又一场的洗脑培训。上班如古时的现场,是一场没有情绪的战斗。所有人都在叮嘱你,咽下你的委屈,丢掉你的无奈,收起你的原则,随大流吧。有无数次,想朝着领导说真心话,你这个傻逼,脑子怎么想的?!但也无数次,压抑住自己冲上来的怒火,转而报以微笑,好的,按照你说的做。这个场面既不尴尬也不狼狈,还分外和谐。但我知道,那不是我,也不是理想中的我。

我很庆幸,在10号线地铁里能看到这些摘下面具的露出真面目的人,而我,也是其中的一员。

回忆起那段史前灰暗期,仍感到有些后怕。职场大佬因为权与利而争斗,自己只能被动站队,爱情中的真真假假弄得自己焦头烂额。总之,那半年我处理不好一切同人的关系,只能一头扎进10号线地铁掉着硕大的泪珠。旁边的女孩在下地铁之前递给我一包纸巾,没有多看我一眼,没有多说一句话,我抬头看了看她,依旧自顾自地哭,心安理得。她留给我的是舒适与自由,那一刻我必须承认和接受的是:我是狼狈的,我是脆弱的,我是需要安慰的,我是个活生生的人,我会哭,我会感激,我会继续向前。

我也曾被一个男人大吼过,看着更年期的他朝着自己发狂,内心想的是一定要把这些记下来方便以后吐槽。起因是我被后面的男生推搡进了地铁,不小心撞到了发狂男,还没来得及道歉,他转身就大吼道:“你碰我干什么?”他这一吼,整个车厢的人都知道我玷污了他的清白。我静静地看着他,把道歉的话收了回去,默不作声,他继而又吼了一嗓子:“大早上的有病啊!”忍不了想要解释,转身看到后面的男生似乎有些战战兢兢,算了算了,你的锅我背了。过了没几分钟,自己越想越好笑,就这样被骂完开心地去上班了。我突然意识到,无关紧要的人,与事实不符的话,我是可以无动于衷的。

除了恶意满满的更年期大叔,也遇到过细心体贴的小哥哥。记得那天自己起得有些早,刚进地铁就有座位,于是就呼呼睡了起来。仿佛是在梦中,有一个看不清脸的人一直在碰我胳膊肘,很小心的那种,接连碰了好几下。我终于醒了,旁边的小哥哥温柔地说:“你不要坐过站了。”然后他继续在一旁玩着手机。我抬头看了一眼站点,嗯,还有3站,遂又在美好中睡去了。整个早晨,甚至整天,自己都开心不已,因为感觉自己在被这个世界温柔以待。

我也曾在高峰的地铁中偶遇过同事,在我的眼中,他是职场化的标兵。他在谁面前表现出什么样,对方就会觉得是他什么样,不得不说,这是一种超能力。他并未观察到角落里的我,我却早已经看到他。他一反常态地抢了旁人的座位,若无其事地扫一眼四周,掏出手机把玩。行人一批走一批来,此时他面前站着一位孕妇,挺着快要足月的肚子,同事看到孕妇后便悄悄地收起手机,作假睡状。一旁的我着实觉得好笑,对,是好笑,因为我终于看到了不一样的他。我不想站在道德的高点指责任何人,因为在我看来道德都是人定的,人定的东西都不是绝对的。

我在地铁里碰到的最有意思的是几位大妈争先谈论着自己前天明天后天的旅游地,或者细数着自己在三环边儿上有几套房子租金又是多少,看得出来她们对生活极度满意。她们说话的情景像极了儿时的我们,对周围的同伴说着我的衣服多少多少钱,在哪里哪里买来的。这些大妈说到兴奋处会故意提高一下嗓门,以引起全车厢的人注意。我觉得这种行为着实可爱,最有烟火气儿的就是她们了。

或许同一班地铁中的我们,即便相遇无数次也不会说上一句话,但终究,我们在人生的这个站点有了交集,让我们看清了彼此生活中的模样,不是很神奇吗?

再想远一点,时代会如何变化,我们老去后的10号线会上演怎样的故事?等等。以上,终会成为我们北漂的历史一隅,以后的岁月需反复晾晒啃食了。

 

 

(8)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