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日记的记忆

作者:李明俊

11月25日 星期天 晴 昆明

好久没写日记了,还记得几年前,我一直有写日记的习惯。那时候无论多忙,每一天都会抽时间来写写自己的感悟。现在无论多悠闲,即使是慵懒躺在床上一整天,也不会想到这些与生活有关的东西。我们常说生活要有仪式感,我不知道所谓仪式感的标准是什么,但我知道我们今天丢掉了写日记、写信的习惯,丢掉了那份情怀,换来了一份慵懒。

我们也常常说,要把生活过得精致,我也不知道什么样才算精致?但至少一个一整天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在想什么的人,应该算不上精致吧?

我写日记有一个习惯,就是从来不记录当天发生的事情,这个习惯是从我第一天写日记就培养起来的,当然偶尔会有因为当天发生的事情,而让我产生的感悟。所以这样的日记,这样的文字,或许就是矫情的产物,你可能不喜欢,它是我的,与你无关。但它就是我对生活的态度,我对文字的理解和热衷。这些年来,我文字水平渐渐地退化,理解能力极速消靡,思想水平渐渐愚钝,或许和不写日记有很大的关系。靡不有初,日随夜落,如此而已。

还记得第一次写日记,是小学某年级,那时候特别喜欢李老师,因为她是大学生,这对于我们村里来说,一个大学生就相当于一个新鲜的物种,那种惊喜感与崇拜感,即使我写了很多年的作品,我也无法描述。那时候李老师常常鼓励我,会在我的每一篇日记上给我写很多评语,使我尤为感动。多年以后,我再翻开那些日记本,竟也忍不住热泪两行。我为自己感动,我为少年的纯真感动,我为那些心怀梦想的时候感动。我为现在哭泣,我为我没能实现的那些梦想而哭泣,我为我这些年的生活哭泣。

原来啊,这个世界多无趣,无趣到人长大了,会渐渐带上面具。包括对自己也学会了自我欺骗,因为你呀再也找不到,到底哪个才是真的你?你会在意别人怎么看你,你会在意别人怎么说你,美与丑,善与恶,好与坏,矫情或是冷漠,优秀或是庸碌等等,你全在乎,你觉得他说的就是你自己。

我越来越不明白,这世间许多事,也越来越不明白,这世间许多人。还是越来越不明白你,也更加越来越不懂我自己。我不太习惯用修辞手法,比如,比喻、拟人、借代、夸张、对偶、排比、设问、反问、对比、引用等,我也不太懂举例子、列数字、作比较、分类别、下定义、作诠释、画图表、摹状貌等说明方法。写文章也从来不用什么总分式、并列式、递进式、对照式等结构,因为我不懂规则,但我尊重规则。我们同意规则,但我可以选择反驳规则。

我们每天都在进取,却也每天都在遗忘,进取的那些我们未曾知道的东西,如:我们认识了更多的人,懂得更多的知识,见到了更多的事,经历了更多的东西。遗忘了的是那些我们曾努力学习的东西,如、学过的知识,做人,诚实、善良……

我们都忘记了吧,甚至我都不记得我是谁了。

这世界多无趣,无趣到,人与人之间交流都带着些许的面具,如果这就是人生的意义,不免会让人恐惧。

不想再矫情的记叙,还是继续简单的写写我的日记。我不想告诉别人所谓的意义,只是简单的写写心中的秘密。

从今天起,朋友圈就是我的日记本,我不想引起谁的注意,也不想和谁分享我的秘密。只想留住成长的足迹,为以后创作留下素材的记忆。

清风吹摇絮,烟雨撒满地,别是风雨,我依然在这里,不等风,不等雨,只为等你说声对不起。好久不见,祝你幸福。清清如梦,楚楚未改,晚安。

(8)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