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故事

烟刀客

作者:青年太白

人们年轻时总向往侠肝义胆的江湖,武夫一怒,血溅三尺......
崇山险峻,凝烟翠柳,落日余晖下,山道尽头出现一个风尘仆仆的老人。

老人背后是个大半人高的木匣子,匣子表面红漆斑驳,应是常年风吹日晒所致,饱经了沧桑。

最引人注目的是老人手臂,因为,只有一条。

老人淡淡瞥了眼断臂,眼眸深处一片平静。

闯荡江湖这么多年,总要留下点什么才行。

没有人还记得老人叫什么名字,就像已不记得他何时进入江湖。

人们只知道他叫烟刀客。

长刀如烟,雾寒人间。

刀客的一生,注定是孤苦终老的。

老人漂泊多年,终于也到了英雄迟暮的时候。

他老了,想家了。

老人沿着山道走了很远,进了大山深处,然后他看见了一个年轻人。

年轻人跪在一颗松树下,眼神哀伤。

“年轻人,你在这儿干什么?”

“祭奠。”

“祭奠?”

老人定睛看了看,“你的家人故去了?”

“不是的,我的家人早就不在了,我祭奠的,是被马贼屠杀的一村老小,整整七十户人家,一场大火过后,一个都没剩下。”

“如果我不是因为犯错被关在了祖宗祠堂,现在恐怕也和他们一起没了。”

年轻人面露痛色,咬牙切齿的说道:“我必让他们血债血偿!”

“哦。”

老人微微点了点头,轻声自语:“七十户,比当年多了二十几户。”

接着,老人与年轻人一同跪下,喃喃说道:“放心去吧,这个孩子就交给我了。”

“嗯?”

年轻人疑惑转身,望向老人。

老人拍了拍他肩膀,站起身,微微一笑,豪气干云,却又云淡风轻。

“走,爷爷带你去杀人!”

人们年轻时总向往侠肝义胆的江湖,武夫一怒血溅三尺,总觉得,拥有那样快意恩仇的人生才算是真正活过,但一到老了却又特别容易怀念年少时的美好,历经了江湖险恶后方知那份纯真干净是多么珍贵难得。

当阿牛听到老人说要带他去杀人的时候,他内心既激动又惶恐。

阿牛不认识这个突然出现在山里的老人家,不过从老人身上,阿牛莫名感受到了一种亲切。

就是那种很值得信任的感觉。

“虽然不知道他是什么人,但感觉很厉害的样子呢!”

阿牛偷偷瞄了眼老人背后的木匣子,心想成天背着这么大一匣子,肯定会很累吧?

似是察觉到阿牛所想,老人回头笑道:“常年漂泊在外,匣不离身,背习惯了。”

“哦。”

一下子就被看穿心中所想,阿牛变得更为小心翼翼起来,他悄悄望着老人背影,眼睛里闪动着明亮光芒。

这大概已满足了阿牛对于江湖高人的所有期待。

“爷爷,您这匣子里装的是什么东西啊?”

“待会你就知道了。”

老人回头朝阿牛温和一笑,视线不易察觉的从他腰间那根短笛扫过。

“原来,我从未弄丢过你啊!”

老人下意识眯起眼睛,恍惚间,又见着了某个明眸皓齿的姑娘。

不消半日,二人走到了一座山寨底下。

阿牛伸长脖子朝里看了看,光是大门口就有十几号人来回游荡,个个凶神恶煞,吓得他赶紧缩了回来。

“爷爷,要不咱们先从长计议一下?”

阿牛有些心虚的朝老人说道。

老人认真看了他一眼,笑着摇了摇头,然后大步朝寨子走去,阿牛咬咬牙,只能快步追上。

哨台上的马贼眼尖,一下就发现了这来历不明的俩人,立马吹响了手中的集结号角,随后,大批悍匪蜂拥而至。

“爷爷...爷爷...”

眼见对方来势汹汹,阿牛赶紧跑到老人身前,挡在他前面,并未回头,颤声说道:“爷爷,我还是觉得最好是智取。”

完了他又补充道:“当然,现在说这个已经没用了。”

阿牛心中苦笑不已,自己果然一直都很冲动,哪里能这么轻易就带着老人来闯寨子呢!

不过不管怎么样,哪怕是死,他也得死在前头!

正在阿牛胡思乱想之际,老人左手搭上了他的肩膀。

“孩子,往后退退。”

老人朝他笑了笑,向前迈出一大步,再一次站在了阿牛身前。

“小家伙,吹首曲子给我听吧。”

老人一边向前走一边轻声说道,他的步伐坚定有力,一步踏出,身子顿时挺得笔直,空荡荡的右手袖管迎风飘荡。

山寨下,一时间如狼烟骤起,浓雾漫天。

待一曲牧歌吹完,阿牛轻轻垂下手臂,一双泪眼早已模糊。

老人缓缓走到阿牛身边,伸出未沾丝毫血迹的左手,拍着他的肩膀,柔声说道:

“今后,可不能随便说杀人了哦。”

(66)

热评文章

评论:

1 条评论,访客:1 条,博主:0 条
  1. 金锉刀
    金锉刀发布于: 

    老人走到年轻人身边,拍拍他的肩膀,放下肩上的匣子,然后打开匣子拿出了一个葫芦,说喝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