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世界

他们

作者:双木鱼

教堂里,两个小男孩在玩捉迷藏。
这是一座被废弃很久的教堂,灰尘布满每一个无人的角落,蛛网挂在彩色的琉璃窗上,在风中斜斜地飘着。
"吉米,我知道你在哪里,别想逃过我的眼睛。"一个叫约克的小男孩探头探脑,一排排座椅地检查着。
吉米此刻正躲在教堂中央最大的桌子下,身体蜷缩一团,像是一个被遗弃的小玩偶。
吉米不敢大声喘气,小小的脸蛋因为兴奋而微微发红。
"吉米……"约克的声音又一次远去了,吉米知道那个粗枝大叶的家伙又只是在吓唬他,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哪里。
松了一口的吉米,伸了伸有些发麻的腿,背靠着桌子腿,在黑暗中摸索着,将自己的书包拉回身旁。
吉米轻轻拉开拉链,生怕发出声响又将那家伙招过来。一双小手在书包里摸索着,穿过书本文具的层层阻碍,终于从书包深处摸出一封信来。
那是一份雪白的信,像是把一捧洁白的雪花压成薄薄的一份,在她还没来及的融化之前,迅速而轻柔地将信笺转入,生怕吵醒正在熟睡的雪花。
吉米脸有些发红,但却不是因为之前的兴奋,而是带着一丝紧张,颤颤巍巍地拿着手中的信。
是一个脸上有着小雀斑的女孩——康娜递给他的信,当时康娜站在学园铜色的大门外,看见他和约克走过来,便低着头小跑着将信塞在他手中,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便又迈着小碎步逃开了。
吉米双手轻轻捏着信的两角,却又犹豫着是否要打开,雪白的兴奋散发着淡淡的奶香,这是康娜爸爸牧场的味道。
牛奶的香气勾起了吉米许多的记忆,那是一片广阔的牧场,青草茵茵织满了整片大地,远远望去,起伏的草地像是绿色的波浪,在明媚的阳光下闪闪发亮。一个身穿牛仔服的小姑娘站在牧场的中央,身旁是一只正在咀嚼青草的奶牛。女孩站在奶牛身下挤奶,奶牛巨大的身子投出同样巨大的影子将小女孩轻轻地盖住,一双小手熟练地挤着牛奶,雪白的奶汁滋滋地接满了一桶又一桶。
“哞哞……”吉米脑子里尽是奶牛的叫声。
"我抓住你了,吉米!‘约克突然大叫一声,弯下腰来,扯着躲在桌子下吉米的耳朵。
“疼疼疼。”吉米连声叫唤,约克立马放了手。
"现在该你抓我了。"约克刚想说,却瞥见了吉米手中的信,眼睛里突然闪过什么。
吉米见势不妙,赶紧将信往身后一藏。
约克一边看着吉米,一边向他身后转去,突然一伸手,一把将吉米手中的信夺了过去,然后立马转身向大门跑去,挥舞着手中的信同时大喊着:
“吉米,这下该你来抓我了!”

教堂里,两个青年男子背靠背。无言地坐着。
银白的月光像小河般,透过五彩的琉璃窗流进教堂,倾泻在地上,汇成一潭明亮的溪水。知了扯着喉咙叫着,在月夜中更显寂静。
两人沉没在黑暗中,久久不发一语。
"吉米……"约克还是开口了,但是语气中却分明带着无奈。
“……”吉米没有回应,依旧是背靠着约克,黑夜勾勒出他的轮廓,低着头好像在沉思。
"我明日就要走了。"约克并不去看吉米,而是仰着头看着窗外的明月。月光缓缓流淌,不知不觉间已经流到了约克身旁。银白的月光照亮了约克的半边身子,另一边却还是黑暗。而在约克的右手边,一支小型步枪垫在一套崭新的军装上,在月光的照射下反射出寒光。
明日他便要应征了。
在黑暗中,约克看不见吉米用手指在地上画着圆圈,却能听到丝丝细微的声响,感受到他此刻的心情。
"那个,你什么时候与康娜结婚。我看那小姑娘等了好几年了,你这小子可别辜负人家啊。"约克说着便干笑声几声,但是吉米没有回应,气氛即刻又冷了下来。
月悄悄移动着步脚,银白如水的光便留到两人之间,像是架起一架无言的桥。
"你真的要走?"吉米问道,手指继续在地上画着。
"嗯。"
"你还会回来吗?‘
"……"
吉米停了下来,好像屏着呼吸等着答案。
约克没有回应,只是用手轻轻摸过那只崭新的步枪,眼中流露出的尽是哀伤。
突然间吉米站起身来,向着大门冲去,约克愣了一下便丢下了一切追了出去。

教堂里,一群身穿黑衣的人静穆地站立着,像是一具具黑色的十字架簇拥着中间金色的棺木。
那是一口小小的木盒,简单地刻下几道花纹,中间贴着一张小小的黑白照片,照片中的男子笑着,这笑容永远定格在了此刻。
"在此我们悼念,这位年轻上将,他用自己的身躯阻挡了战火的肆意蔓延……"
随着神父悼词,教堂里奏起了低沉的哀乐,嘶哑的管风琴像是受伤的巨人发出呜呜的低鸣。
人群之外,只有一个人站在门口,手里紧紧攥着一封信。那信在时间的洗礼下,封信都开始泛黄,但是却看不见一点折损,应是主人精心地保管着,还依稀可以嗅见淡淡的奶香。
男子看着手中的信不发一语,背佝偻着像是一只受伤的野兽,浑浊的眼中还分明点着泪花。
“不要太伤心了,他不会希望你这样的。”一个脸上长着点点雀斑的姑娘在他背后劝说道。
"……"低沉的风琴声混杂着呜咽声在教堂里回荡。
“这是他留给你的信,他嘱托这时候才交给你。”康娜伸出手来,递给了面前的男子一封信


亲爱的约克:
久别再见。虽然对于我来说才刚刚与你分开,但是当康娜将信交到你手上的时候应该过去很久了吧。我希望如此,因为这样证明我在这个世界存在的时间又稍稍延长了些,如果你永远不会收到这封信该有多好,那样我将会亲自来到你身边,坐在你的身旁,看着你的眼睛,告诉你我的心。
很抱歉,我打昏了你并且抢走了你的军服和枪支,偷偷顶替你应征。我知道你醒来之后一定会怒不可遏,发了疯似的到处寻找我,但是此刻我应该已经在几千公里外某条不知名的沟壑或者碉堡里,躲避着纷飞的子弹了。
不要为我担心,这正是我想要做的事,你实在不适合上战场,你太冲动了,还记得康娜家的牧场吗,就是那次你带着我去偷牛奶,结果被暴跳如雷的山姆大叔暴打了一顿的事情。那次明明你有机会逃走,但是却因为带着我而被逮住。就从那次起我就知道,你实在不适合当一个战士,你会为了救一个受伤的战友而不顾一切地冲出去,结果最后双双战亡。
所以我才要做这些事,至少换了我还能活得久一点,说不定还能再次见到你。但是如果你看到了这封信,就说明我还是没有那么幸运。
但是,约克不要再为了我而难过。生命就是这样的,总是这样不经意地开始,又在不经意间结束,没有一点声息。
还记得安娜的那封信吗?就是被你抢走的那封信,麻烦你还给她,并代我说句抱歉。
可恶,我快没有时间了(字迹开始变得潦草)天快亮了,我要离开这里了。
就当这是我最后一句话吧,好好活下去吧,约克,不要因为失去曾经而失去未来。
吉米
1915.10.14

“让我们为牺牲的吉米上校默哀一分钟。”神父庄严地宣布,风琴声戛然停止,约克手中的信不觉间滑落,被吹到空中,划过几个小小的弧线,落到了地上。

(4)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