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与天堂

陕北 · 家

作者:独孤思逸

提起家,总离不了那
一脉脉的山脊壑
像娘亲手纫的裙摆褶
家父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圪皱额
亲切又实实让人这么觉着

北崖洼,拐沟的小溪河
连那一檐檐的空窑壳
是奶奶眼眸里的明澈
爷爷地里抡弯了腰拱出的驼背节
苍凉却丝微夹杂着些苦和乐

院落外,底坡的沙响呵
是一括括的枣和叶
像郎哥红扑扑的脸疙蛋
情妹硷畔畔上酒窝里的小青涩
朴实中藏捏了多少眶热与不舍

还有,那信天游和伞头歌
一声声的吆喝
唱出了多少辈人的离与合
牵绊着多少代人的心与魂
陕北啊我的家和根
允孩儿把你深深铭刻

(12)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