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谁赠你十年光景

作者:半盏风雨凉

阿衡,请允许我作为一个陌生人可以这样叫你。当我看完你的故事,我知道一个姓温名衡的女子,已用她明净山水的模样,让我的目光从此只为她流盼。

我用心记下你的点点滴滴,尽管只有短短十年,对你,对我,都已足够长。

还记得,你原先姓云,你一直都知道自己不是母亲的亲生女儿,但养母一家对你视如己出。严肃认真的养父叫你读书认字,更教你写得一手好字,体弱多病的弟弟会甜甜地喊你姐姐,温柔如水的养母会怜爱地对你说“我是柳叶眉,你是远山眉,远山眉比柳叶眉贵气,咱们阿衡是有福之人。”

阿衡,你总以为,自己会在乌水镇这个地方平平淡淡过一辈子,可你终究不姓云。

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出现,承诺治好弟弟云在的心脏病。你回首,养父母含着泪。你转头,一声温小姐茫然了你的心。

你跌跌撞撞地认祖归宗,回到温家华丽的大宅,一个陌生的,却又属于你的归宿。

你抛却乌水镇所有人的冷眼与不解:阿衡未免太忘恩负义,找着亲生父母,就不要养父母了,好歹也叫了十几年的爸妈,真是头白眼狼!”

可怜,你本该是温家的掌中宝,可另一个女孩儿抢走了你的名字“思尔”,抢走了本该属于你的荣华富贵,亲兄长思莞心里只有思尔这个妹妹,你格格不入。

你的亲生母亲心里只有那个名为思尔的女儿,处处想着她。但,阿衡,你和温母才是真正有血缘关系的人,温母一定会对你好,纵然思尔会经常跟你争争母亲的宠爱,因为她陪伴了温母十几年。可温母,见你的第一眼不是厌恶与冷漠,而是希冀与光亮。两个女儿,她无法做到总是一碗水端平。

温家,对你来说,其实可有可无,但你遇见了一个让你时时刻刻牵肠挂肚的少年,名为言希。

还记得,那个较为寒凉的夜晚,你走近窄窄的小巷,撞见一个身形颀长的少年揽着一个女孩。

“明的、暗的、缠绵的、艳烈的、火热的。”

那个少年,紫红色的低领粗织线衣的左肩用黑色暗线勾出花簇,漫过细琢的肩线,流畅辗转至背,妖娆肆意。

昏暗的灯光下,背脊伶仃瘦弱却带着桀骜难折的孤傲倔强,颈微弯,双臂紧紧拥着怀中面容模糊的长发女孩,唇齿交缠。那少年墨色生艳的发,白皙的脖颈,在光和影的交织中,嵌上了一抹温润的玉色,撩人心扉。

少年转头,眼底墨色缱绻,桃花绯艳,又有点点寒星。孤傲的,漠然的,漫不经心的,却是你喜欢的样子。

以致后来,他旧病复发,只有你相信他没有精神病,只有你不计较他屈辱的过去。你全心全意,教智力如幼儿般的他说话,甚至悲伤地对温母说:妈妈,那我,长大了,嫁给言希好不好?我不要儿子,不要女儿了,好不好?我不要轮椅了,好不好?”

“言希,你等我长大,我们一起结婚好不好?”

言希不会回答你,只会固执地喊“阿衡”二字,但于你,这已足够。

你生平第一次把刀指着旁人,双目赤红:“我怎么不敢,你以为你是谁?不要说一个林若梅,就是一百个、一千个,能换我言希平安喜乐,何乐而不为?”

林若梅,那个身处上位却害言希得了癔症的疯女人,那个让言希怕到骨子里的毒妇。你恨透了她,我也恨透了她。

当你的故事走到这里,我潸然泪下。阿衡,你总说自己卑微如尘,可在我心里,你是最勇敢的姑娘。你知道,言希对你的好是出于愧疚,愧疚他的亲妹妹思尔抢了你的一切。思莞对思尔好,言希对你就更好。

你记得言希的点点滴滴,他半夜冒大雨去书店找你,通宵画朝阳,爱吃排骨,喜欢对众人夸赞:“我们阿衡,哪哪儿都好!”

我不理解,你为何对这份所有人都不看好的爱情如此执着,如飞蛾扑火般,一如你当初离开云家那样,无视其他人的冷言冷语:“言家那小子,男生女相,福薄,克人。”或许,爱真的是一件奇妙的东西。

最后,他走了,你订婚了。

这段感情真的就无疾而终了吗?

阿衡,你可知,曾有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男子拜托你的未婚夫好好照顾你。那个男子,褪去年少的青涩,却依旧是记忆中的样子,眉眼如画。

阿衡,你可知,当弟弟云在病好后,与你在同一个学校时,曾有个穿黑色风衣的男子拜托云在好好照顾你。那个男子,卸下年少的稚嫩,却依旧是记忆中的样子,幽默欢脱。

他曾笑得天真狡黠,说自己似醉非醉之间错吻了你,其实他只是真的想亲近你。

久别重逢,你被困电梯。那个精致似画里的男子生平第一次冷了眉眼,说电梯里的人是他的命。

他又说,阿衡,我醉酒亲了你,那是我的初吻啊,不是第一次的初吻,而是为未来的夫人而珍藏的初吻。所以,如果你找了别的王子,他没我好,你该怎么办?他比我好,那,我……又该怎么办?

怎么办?你与他已有了无法宰割舍的羁绊。这一次,没有人能阻碍得了你们。

阿衡,你赢了,你彻底得到了这个愿意为你去死的人,这个为了保护你,硬生生开车往大石上撞的人。

他除了你,没有什么可以再失去的。你离开了他,就不再灵动了。

阿衡,你总说自己其貌不扬,不是他心中向往的如太阳般耀眼的女子,可你的沉静撩动了他的情丝。你不是夏日骄阳,是春寒料峭之际的暖阳。

最后的最后,你们的十年有了美好的结局。

我庆幸,哭了那么久,自己终于可以笑了。

阿衡,这十年里,苦乐交织,悲喜共存,远远不是“十年”这两个冷冰冰的字眼能一带而过的,但你挽住的这段时光,足够你珍藏一生,留给你的孩子继续诉说其间美好。

兜兜转转,云家小女郎灼灼的桃花梦中还是那令人沉醉的桃花少年,乱了心,扰了魂,那就别再离开了。

这一次,言希不画朝阳,只画你,不念童话,只念你。

阿衡,你活成了我最想要的样子,我羡慕你,钦佩你,也把你珍藏于心,当作月光,让你那淡淡的月华轻茏我的心事。

微风轻拂,漫卷书香和茶烟,桃花灼灼,无意沉醉了凝望他的美人儿,聊赠你十年光景……

——写给温衡的信

谨以此篇致《十年一品温如言》

(49)

热评文章

评论:

6 条评论,访客:6 条,博主:0 条
  1. 花染卿
    花染卿发布于: 

    令人…作呕的启

  2. 西湖明月秋
    西湖明月秋发布于: 

    十年一品温如言!!!

  3. 汤修大大
    汤修大大发布于: 

    好像在杂志上见过这篇文章

  4. 老陈皮
    老陈皮发布于: 

    内敛深沉

  5. 伊卡尔
    伊卡尔发布于: 

    得成比目何辞死,只羡温言不羡仙

    • 半盏风雨凉
      半盏风雨凉发布于: 

      @伊卡尔我特别喜欢阿衡,也很开心你也喜欢这本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