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山河故人

作者:自渡于

你现在的气质里,藏着你走过的路、读过的书,和爱过的人。
总会想着游遍这万里河山,在绿皮火车中恣意思索。一杯热茶,耳机里悠扬的歌,以及手中捧着的书。有感而发也好,无端想念也罢,于这惬意中,便一切都好。
回忆着,我所及之处也并不算少。足迹在国内几乎遍布,也出过几次国。实话来讲,记忆深刻的地方并不多。每每提及,却也只是匆匆带过,不愿细究。
也许,所爱之地,都住着一个人吧。
脑中浮现几幅画面,并沉醉于沉迷其间。

思念之深沉的,便是江南小镇了。很爱歌曲《燕归巢》,歌词之所绘,便是我心中之所念。
“雨后江岸天破晓,老舟新客知多少,远山见竹林芳草,晨风抚绿了芭蕉。寒梅落尽把冬了,衔春的燕想归巢。沿途的景,牵挂的人,两情迢迢。”短短几句,便把对江南的思念勾勒得淋漓尽致。
记忆回溯到十年以前,阿婆带着我去乌镇游玩。我们走过那条喧闹的小巷,在渔船上尽情嬉闹,戴着蓝底白纹的头巾,手捧各式各样的小吃,自白天游到黑夜。大巴上,两人都已累得不行,熟睡的脸上笑容灿烂。
可惜,阿婆已经不在了,我也再没有去过那里。也许那短窄的小桥,碧绿的流水,和那陈旧的砖瓦,精致的木窗,雪白的墙面,便在那时刻在我的心中,永远无法遗忘。

彼时脑中又涌现出一个场景:我坐在大巴上,带着耳机,循环着屈指可数的几首歌。那是也许一次悸动的体验吧。导致现在每每听那几首歌,总会想起那段难以平静的时光。
是去韩国济州岛,同行的有一个挺帅的男生。实话讲,我早已忘记了他的容貌。他似乎挺活泼的,喜欢和另一个男生待在一起,嘴角总是带着笑意,侧脸棱角分明——这便是我对他全部的记忆。也许仔细观察下,我的眼神中会带着慌忙,我小心的窥探,却总是和他对视。
于是,他便融入了那一片风景中。海边浪涌,有他奔跑留下的足迹。博物馆的死板无趣,因为他在周围而充满乐趣。最无法忘怀的是那个夏夜,一群人聚在一起吃着啤酒炸鸡,而那时他就在我身边。一切都是那么刚刚好,迎面吹来的海风,暖黄色的灯光,繁华的夜景。
许是我对那里的记忆都停留在他身上吧,对于济州岛本身并没有特别的回忆。只觉得一切都那么美妙,似一场真切的梦。其实我们一句话都没说,那一切也都是我凭空的臆想。
回去以后,像是两条平行线,我们再无联系。再一次相交,也只是匆匆一瞥。那是一场无疾而终的好感,渐渐随着时间消耗殆尽。但那几首歌记录下了我的情感。也许多年以后,再听那几首歌,嘴角也会不自觉地上扬吧。

毕生所游之处,挚爱仍是厦门。我喜欢那里的自由,浪漫,甚至不羁。特意为之写过一篇文章,大致讲述了当地居民的热情与美景交融在一起,使我爱得深切。实话说,那篇文章太应试了,完全不是有感而发。
厦门,六人,三日,不长不短,不多不少。仍然记得到过的每一处,严肃和美的厦大,繁华喧嚣的步行街,燥热热烈的鼓浪屿,甚至杂乱珍奇的菜市场。不论哪处,都令我迷恋。
一家六人,在清晨还特地租了几辆自行车和电瓶车,环岛骑行。微风下的树叶响起沙沙的声音来。到处都是公园,草丛中的花各式各样,却又都绚烂地开着。等到骑得精疲力竭,便开一瓶汽水,看着气泡渐渐上浮,破裂,仿佛夏日的燥热也随之而去。
爱厦门,还因为它的美食。路过水果店,总能满载而归:新鲜香甜的芒果,清新解渴的西瓜,还有各种当地特有的水果,应接不暇。经当地人的推荐,我们还去到了海鲜市场,即买即烧即吃,好不快活。无论走到哪,都会有小贩兜售各色小吃。
三天结束,路没少走,美食没少吃,景也没少看。厦门很小,三天便可游遍。厦门也很大,每一处细节都是一番体验。同行的这段日子,也便是我与家人们共处最深入的时光。来自长辈宠溺的爱,来自同辈友善的爱,融入了这一座城市,融进了我心。

脑中的画面仍有 ,上述的最为清晰,也最为深刻。
爱一条路,爱一处景,爱一座城。也许,更多的是因为那个人。他也许就在你身边,与你共同经历这眼前的河山。他也许在远方,你对他的思念却融入这一片山河中,久久难以抹去。
山河如故, 愿人亦如故。

(20)

热评文章

评论:

2 条评论,访客:2 条,博主:0 条
  1. @冷日
    @冷日发布于: 

    很乱,没有写出主旨。

    • 自渡于
      自渡于发布于: 

      @@冷日随手写的,并不应试。所以,看过就好,别深究。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