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火车

作者:摇摆的人

昨夜的火车颠簸得不像样子。

关了灯的车厢陷入了沉睡,在这样静默的空间里不知是否有人和我一样,望着车厢的某个地方,任思绪纷飞到了无名角落。

事实上,这火车颠簸得相当厉害,睡在上铺总有种要被甩出去的感觉,因此似乎不应该称它为静默,然而心在这机器轰鸣声,和铁轨车轮撞击声中奇异地平静了下来,就仿佛置身于电影置身于故事中,让人感到无比的自由。

这个铁盒子穿过黑夜与灯火,朝着某个方向坚定的驶去,我绝不怀疑存在第二个人也曾沉迷在这样的想象里,可是我们互不相识,且可能永无法相识,但他(她)必不认识赵老师。

赵老师是我的朋友,与我同岁,在车厢熄灯前我正在翻看三四年前他送我的一本书,彼时我是一个深陷虚无与幻灭之境无法自拔的忧郁女孩,几欲自杀或皈依佛门。他送我这本书,并说这是他最爱的一本书,从高中带到大学,不远万里。遗憾的是那时我并没有沉下心去读,而是既包含愧疚又充满无力地看着它染上尘埃。当我再次翻开它,那看似漫不经心却让人欲罢不能的字句直直冲向我,合上它的那一刻眼泪不打招呼地就飙了出来,这多愁善感的情绪真是调皮的小王八蛋。曾经我距离了解他理解他是如此之近,终归是时间开的玩笑。

这个铁盒子里的黑暗就像是要永恒地存在一般,蛊惑我闭上眼睛。谢耳朵说火车可以让他感到一丝平静,诚然。入睡前,恍然记起她对我说,“等我毕业就去西安找你,我们一起租个大房子,游山玩水,享受人生”,爱情,我们都已经不需要了。

(8)

热评文章

评论:

3 条评论,访客:3 条,博主:0 条
  1. 生为凡草
    生为凡草发布于: 

    作者的文章中有写“然而心在这机器的轰鸣声,和铁轨车轮撞击声中奇异地平静了下来”,初亦先生(女士),在发表你的评论前烦请仔细阅读作者的文章,并用大脑加以思考,不要在浅尝辄止后大放厥词。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我已经在许多地方看到你令人不悦的评论了,同时我并没有看到你有发表过哪怕一篇文章。不愿说话不是你的过错,但在这样一个纯净的社区,打扰清净毁坏真情无疑是一种罪过。考证一下自己是否适合这里吧。

  2. 初亦
    初亦发布于: 

    火车上并不静默,谢谢

    • 摇摆的人
      摇摆的人发布于: 

      @初亦我同意,不过我这里说的是晚上的,熄了灯的,恰好没人打呼噜的,硬卧车厢,以及静默更多的是我主观所感受到的一种内心比较宁静的状态,文章里也提到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