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故事

千万别变卦

作者:练笔的丰骨

申采是文人雅士中的楷模。

一纸八股文,有人为它头悬梁锥刺股,日以继夜学个半死;有人为它巴结权贵,为引荐名额争个半死不活。金陵城的同行要么躺在书本堆里眼袋深重,要么喝着闷酒叹怀才不遇伯乐不识,失意者甚多。

唯独他不熬夜不酗酒,一袭青袍,袖口野云绿竹,一派超然,当的起“竹中君”的美称。

然而最需谈的,是他的痴情。

最难觅是痴情郎,他更是痴中翘楚,只因一女子。

那夜湖波荡着浓浓酒意,他驾着一叶扁舟,饮着琼浆玉液,却像醉在了无边夜色里。

枕着舟木,望着星宇,船夫靠岸,良辰美景终有尽头,申采将两岸风光收进眼底,灵感一现,文思一涌,生了赋诗的念头。

刚定下韵脚,静谧中传来步摇垂珠轻晃的脆响,凝目望去,那是较星辰更为璀璨的风景。

明艳动人,皓唇白齿,巧笑倩兮,绿罗长裙托地,发缠金步摇,一双眼里柔波盈盈,似娇似嗔地望着他。

是个俏姑娘,脚步轻盈,向他走来。

申采有些慌了。

在女子眼中的自己,大概像失意落魄的书生,形影单只,借酒消愁,喝得面颊酡红,看上去再狼狈不过。她必定在担心酒鬼会发酒疯,伤着船夫,前来劝阻吧。

多心善的姑娘啊!

申采暗自懊恼,却因这番臆想对遇见的陌生女子心生好感。他喝得有点飘了,想法有些清奇,主动排除文人偏爱的才子佳人终成佳话的猜想,只想解释并不存在的“误会”,纠正这糟糕的第一印象。

微醺的申采眼中的世界不像常人那样晃晃荡荡,摇摇欲坠,相反,他步履稳健,眼力更胜过平时,迎着姑娘的眼波,心儿却像拨浪鼓乱撞个不停。申采佯装镇定,硬着头皮打声招呼:

“姑娘,天色不早,为何徘徊于此?”

姑娘只见面前这位公子身形伟岸,瞧清了他的模样,更是红了脸,一时回不上话。

申采的好眼力派上了用场,女子发梢有些湿,垂在腰侧浸湿了外衣,像宣纸上被吹开的水墨丹青。

入夜不比白天,身为女子,夜间一人出行,路遇歹徒劫财劫色怎么办?况且她头发微湿,湖边夜间更寒,万一不小心着凉了怎么办?

申采又冒出了一个清奇的想法:自古红颜多薄命,一部分红颜之所以薄命,只因行事太过粗心大意,难以活到寿终正寝。

为了让正值青春年少的“红颜”避免因抢劫或风寒死于非命,申采主动提出陪送姑娘安全回家,并脱下披风递了过去。

姑娘接过披风穿戴好,点头以示谢意,伸出一只手,示意跟着她走。

男女授受不亲,但申采想到此举可以改写“自古红颜多薄命”这种令人唏嘘不已的结局,是救人一命这样的大功德,大大方方牵上了姑娘柔滑的手,心下却一片波澜。

碍着文人身份,他不敢表现出呆愣或惊诧的表情,让姑娘见笑话,只好矜持正经地一路走下去。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姑娘走得很慢,也没说话,申采陪她赏岸边烟火,陪她观湖边萤虫,陪她看渔船灯火。

良辰美景,佳人在侧。

或许两人安静到有些拘谨,申采不自觉打开了话匣子,说茶馆里旁听到的邻里笑话,谈话本里看到的志怪传说,趣事讲了一箩筐。

姑娘还是不开口,有时跟着笑,捂嘴不出声音。

申采想,姑娘笑起来可真好看啊,一双眼像被打磨光滑的珠玉,圆润润的。只是初次见面有些生疏,她不太能放得开。

倘若姑娘太放得开,申采或许又觉得女子行为轻浮,心生不喜。

申采才想起他只是出于好心送姑娘一程,止住了内心那些龌龊的小心思,姑娘却不走了。

她停在桥边,指了指几米外一间亮着油灯的石屋,归还披风,又做出慢走的动作,示意送别。

申采说了几句客套话道别,掌心的温热尚未散去,人却不见身影,耳边还回味那一句轻柔的“多谢”,眼前却只有一行湿漉漉的脚印。

他楞在原地,一切如梦似幻。

申采总算能理解那些不得志的书生为何爱杜撰才子佳人终成佳话了,万籁俱静,唯余心跳不绝。

他想通了,还是喜欢姑娘放得开的样子,不捂嘴笑,无拘无束,会更好看些。

“痴情竹君”的调侃在金陵城传了开来,申采一改风流不羁的做派,书友在怡香阁里搂着温香软玉,他在桥边等着姑娘。官家千金前往他的住处拜访结交,他在桥边等着姑娘,金陵第一美人去私塾向他示好,申采眉头拧成“川”字,说他在桥边等着一位姑娘。

晚上便是另一番境界。

桥边有棵柳树,女子在树下等他,夜间雾气凝在发尖,她裹紧他送的披肩,笑着等他,有时雾深了,她手提一盏灯,怕他失了方向。

姑娘渐渐和他聊起很多东西,她声音清冷,说的尽是些琐碎无奇的事物,很像是活在人间烟火的仙子。

申采为她挑了不菲的香囊,驱寒驱蚊,她则爱聊时下最兴的戏曲,偶尔哼上一段小曲,唱得原汁原味。

偶尔瞥见女子的路人忍不住回头,若路过的是单身男子,先是惊艳,接着对她身边的申采投来艳羡或幽怨的目光。

申采封住了自己所有的退路,他只知道,每一次攥住她的手,心中那片波澜从未平息过。

他唯一发愁的,是姑娘临别时湿漉漉的脚印,申采时常拉紧她的衣襟,把她整个抱在怀里。她有时候等得也太久了,露水太重了,雾气太寒了。

才子佳人,总要经历风霜雨雪,才能成就佳话。

有人传出姑娘是水妖的谣言,说她专挑阳气壮的男子,夜晚爬上岸与男子眉目传情,伪装热恋,等男子松懈便吸其阳气,吃其血肉,所以走路留有带水的脚印,鞋还没干。

申采不屑一顾,姑娘气泽非凡,粗人岂能议论?

他约出姑娘,说与她听,姑娘吓得无力辩解,委屈得落了泪,申采好言好语安慰,劝到最后竟郑重许诺:“名声坏了,我来娶你!”

这门亲事纵使有万般阻挠,申采也凭一己之力担了下来,流言蜚语却越来越不入耳,书友看他的眼神有些忌讳,渐渐没了交情,贵族千金也见他而视若无睹,像金陵城没这号人物。

申采想为姑娘正名,冥思苦想三个月,形销骨立,这天,他来到初见姑娘的岸边,似痛下决心:

“不娶了,为她另觅良人。”

在岸边等着客人的船夫想不明白了,问他:

“小伙子你不厚道啊,这门婚事闹得沸沸扬扬,本以为我能讨一回喜酒喝,你三个月都熬过来了,怎么突然变卦?”

“因为……她没包小脚,一行行脚印尺码好大,她又不像是乡野丫头,家底丰实,照理说一定会包的……我家从未娶过不包小脚的女子。”

潜在船下水中的姑娘听到这些话,怒不可遏,化出原形,连阳气也来不及吸了,直接吃了申采。

姑娘确实是个水妖,吃掉了一个自诩痴情的封建卫道士,为民除害!

姑娘最后成了这片水域的妖主,她只定下过一条规矩:学好烘干术,吃人不暴露。

屡试不爽。

(4)

热评文章

评论:

8 条评论,访客:8 条,博主:0 条
  1. AnRn
    AnRn发布于: 

    结尾这个转弯,啧啧

    • AnRn
      AnRn发布于: 

      @AnRn又看到了标题,千万别变卦。哈哈

  2. 我爱雪姑娘
    我爱雪姑娘发布于: 

    这可真让人意外

  3. 练笔的丰骨
    练笔的丰骨发布于: 

    下一篇故事《扔猫女》,估计字数也才两千出头,我努力写出来。

  4. 练笔的丰骨
    练笔的丰骨发布于: 

    船夫内心OS:身为配角就不该有结局吗?要不是我划船,这一对怎么可能相遇?要不是我等人,这一对怎么可能决裂?我不仅没喝到喜酒,还亲眼见证妖怪吃人,这可是一辈子的心理阴影啊,我到最后都不知道,我是被水妖吃了还是被吓晕了?无良作者,我要告发你!

      • 练笔的丰骨
        练笔的丰骨发布于: 

        @Kevin其实没写船夫的反应真是bug,改动不了干脆吐槽得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