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文章

黄金原野:黑土中的希望

作者:生为凡草

起初,读到大刘的新作《黄金原野》时,我想起了曾经读过许多遍的《带上她的眼睛》。一个是向上,一个是向下,两个不同宇宙中的女性宇航(地航)员由于意外开始了望不见归途的漂流。

在深黑的宇宙和赤红的铁镍中,不变的是狭小空间中孤独的绝望。当时我这么想。

在《带上她的眼睛》中,“落日计划”因为一次迷失而搁浅,但迷失地底的地航员借助vr直连系统,重新看到了美丽的世界。虽然无缘触碰,但却在玻璃的另一侧震撼人心。

这是人性中对同类的关怀,是同理心最终极的纪念碑。

《黄金原野》也是这样一个故事吗?当时我这么想。

但随着故事的发展,一切都不一样了。

乘着“黄金原野”号漂流的宇航员爱丽丝搅动着地球上每一个人敏感的神经,仿佛一只在遥远处扑扇翅膀的蝴蝶,掀起了地球上的风暴。对爱丽丝的牵挂推动了营救计划的开展,营救计划的开展推动了科技的迅猛发展,对一个人的关怀最终结出了硕果。

营救飞船只用了三个月就走完了爱丽丝十九年的路。

但,一切都不是人们期盼中的模样。

即便如此,人性中的美,已经引领着人类走过了一段长路,看到了天明。

科学幻想与人文关怀的结合,这似乎是大刘作品中贯穿的主题。从《带上她的眼睛》中人对人的关怀,再到《黄金原野》中人对时代的关怀,两个故事动人心弦又引人落泪,用硬科幻的坚实内核述说着科技可以具备的柔软。

也让人看到了,科技并不一定意味着严苛的绝对理性,并不一定意味着《三体》中面壁者们的冷酷逻辑,那里还有温暖人性的一席之地。

说到人性,许多文学作品都喜欢“解剖人性”,喜欢把人性中最黑暗最肮脏的部分用最极端的手段赤裸裸地掀开,场面之凄惨几乎前所未见。仿佛对人类本身的报复,这些作品用笔做刀,一刀刀地宰割血肉。

渐渐地,人们觉得只有道出缺陷才是真正的智慧,只有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把山水都给妖魔化了,才够得上“深刻”二字。

在科幻的领域同样是如此,鲜少有人去描绘美,更多的人执着于描绘科技如何囚禁和凌辱人类。这样的大环境下,大刘无疑是一个另类。如果你通读他的作品,你会发现,从处女作《鲸歌》到新作《黄金原野》,每一篇文章的深处都浸透了对人类和人性的讴歌。就算过程像《死神永生》那样惨不忍睹,如《赡养人类》一般波云诡谲,人性在最后的灾难面前也会闪光。

并不是说描绘人性弱点的题材不好,在迅猛发展的今天我们确实需要领航员,需要反思者,需要有人提前看到一些歧路,然后让人类避免走上这些歧路。但如果看到黑暗成了流行,这或许有过左过右之嫌。而大刘的文章描绘的,正是每个人都可以也应当看得到的黑暗中的光。

有一个传说:在一个大饥荒的年代,一位老人在弥留之际把他的几个孩子叫到病榻前,告诉了他们一个自己保守终生的秘密:在村子后面的一片荒地里埋着大量的黄金。老人死后,他的孩子们就在那片荒地上疯狂地挖掘,最后发现黄金并不存在,但他们的挖掘把那片荒地开垦为良田,正是这片田地使孩子们在饥荒中生存下来。

这就是《黄金原野》,也是“黄金原野”号的真正意义。在悲伤之后,黑土中并不是空空荡荡,而是埋藏着通向未来的希望。

然后,人们抬起善的人性之铲,掘出了这希望。

(3)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