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文章

哪有种子

作者:在下行之

新版的《倚天屠龙记》我看了,简单来说,就两个字:垃圾。

而且让人痛心的是,它还要让你真正见识一下,什么叫“美人迟暮”。

1994年,年轻貌美的周海媚在马景涛版的《倚天屠龙记》里饰演周芷若,唇红齿白,面若桃花,给粗制滥造的电视剧增添了为数不多的亮彩。

24年后,周海媚还是那个周海媚,《倚天》还是那部《倚天》,但当年的周芷若,终于熬成了她的师父灭绝师太。

美人迟暮,老了我就变成了你,情何以堪。

这让我想起《美国往事》里的麦戈文,《初吻》里的索菲玛索,《倩女幽魂》里的王祖贤,在电影里他们都是绝世容颜,但在现实中都一一老去,莫名伤感。

25年那年,我写了一篇文章,叫《25岁之后,不再给优酷充会员》。

但是很不争气,我没能做到,因为实在受不了那些冗长的广告。我不光充了优酷的会员,还充过腾讯、爱奇艺、搜狐的会员。但我仍无比怀念使用快播的日子,只有那个时候,我才敢说,其实,我是个影迷。

这几年,尽管我充了那么多的会员,但打开这些视频网站的页面,我想看的电影,有80%的找不到。即便找到,又有80%的是删减版。而那些占据首页的电影,有80%的是垃圾。这是一个魔咒般的三八定律。

4年前,快播垮掉,这类搞盗版资源的工具,摆明了不合法,本不值痛心。而后几大主流视频网站崛起,看似中国的版权得到了优化,付费制完善,但实际呢,大片的影视垃圾霸占着流量,哪里有真正的好东西?即便那些上架的电影、美剧,又有几部不是删减得一塌糊涂?

为内容付费,合情合理。问题是,付费了,看的都是什么东西?146分钟的原版,给删成116分钟,就是世界级的电影,也被删残了。单买了,菜不给上齐。这种垄断,又比快播的盗版好到哪里去。

金庸用《笑傲江湖》早就告诉我们,田伯光这样的真流氓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岳不群这样的伪君子。而快播,不过是那个田伯光罢了。

前两天,有个朋友跑来问我,你平常推荐的那些电影、美剧,我也去看了,怎么觉得也不咋好看?我说,当然了,你能在视频网站看的,还能不是删减版的?看个毛!

就在那天,影迷们喜欢的胖鸟电影,彻底歇菜,重复了快播的命运。它倒了之后,影迷们都在叹息,我们从不提倡盗版,我们愿意花钱看正版,但问题是,哪里给我们正版呢?

那些相对冷门的,真正的好片子,电影院不上,主流网站不播,就算原来在B站也被撤下,除了去网上下载种子,还能怎么看。

所有版权的意识,最终的目的,无非是让每一个热爱电影的人,看到想看的作品。但这个时代的版权,张罗了一番后,反而不断剥夺人们的观影自由,只给一个保护版权的假象,屏蔽了经典,灌溉了垃圾。

这几年来,著作权保护法其实什么都没做。当这个社会,真正的影迷们,还在哀悼一个盗版网站之死的时候,可想而知著作权发挥的效应何其令人失望。

这个一个看起来百花齐放,但是又无比束手束脚的时代,就像一个金碧辉煌的餐厅,你以为你愿意出钱就能吃到满意的饭菜,其实菜单早已动过手脚。在流量为王的竞技场,共鸣掩埋了获知,情绪掩埋了审美,轻浮掩埋了耐心,算法掩埋了经典。远看花花绿绿,近看满眼垃圾。

在一个合乎逻辑的版权环境里,我们本该为快播、胖鸟之死而欣慰,但在真实的生活里,我们只是为此叹息。

在流量裹挟的互联网,为了提高效率,我们不得不持续充着会员,免去广告。但当我们想重温经典的时候,不得不四处问问,哪里有种子?

《无间道》里,刘德华说:我以前没的选,现在我想做一个好人。

其实,我们也都想做一个尊重版权的好人,只是改邪归正的路,竟无人掌灯。

作者简介:「行之,青年作者。说江湖故事,解人间心事。公众号:在下行之。」(本平台已获取作者授权,任何人,任何平台不得在没有联系作者的前提下转发此文,分享除外,请悉知)
(20)

热评文章

评论:

2 条评论,访客:2 条,博主:0 条
  1. 陈知青
    陈知青发布于: 

    你写的我看了,简单讲,没有任何意义。

  2. Boss
    Boss发布于: 

    Netflix,YouTube都是好去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