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与天堂

作者:猝忽

严冬我已经等过,确定你没来
南去不足百米都入春了
那片油菜田是新雨的初恋情人吧
我看了好久,炊烟生长,白雾茂盛
你看不到我——
破土的芽,回暖的河,蠢蠢欲动的
都守口如瓶。
风经过才悄悄说出来
可一提到你,风都生病了
缠绵山岗,举树开花
一览无遗的地方都用力的美好着
此刻
我应该拥有与你对视的勇气
水色朦胧。你
如,我生命走失的断章
终将绕道而来

(3)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