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隅》VOL.1

变“废”为宝

作者:郑名富

杨大刚家的猪栏里养有一头猪,这猪有60多斤重,按照农村通常的说法,就是“糙子猪”——糙子猪就是那种半大不小的猪,具体明确地讲,也就是四十多斤以上、而八十斤以下的。这头猪,杨大刚本是想把它养成一百二、三十多斤以后好出售的,一百二、三十多斤的都是“肉猪”,其单价,在市场上可以卖十三块钱一斤,都是屠宰场收购的,现在市场的猪肉卖十六块,屠宰场把那猪杀了以后,经过一番拔毛、开肠、破肚的“加工”,一斤可以赚一个三块;而“糙子猪”是作为“苗猪”卖的,而不是“肉猪”,这种猪一般都是人家买去喂养的,而不是杀,它还不够杀的标准(如果把这种猪杀了,那就是一种罪过)——所以,它的价钱也就没有“肉猪”高,要低很多,一斤最多只能卖一个八块钱。杨大刚家的这头猪已经有了60多斤,按照它的生长速度,大概还有半年以后就可以长到一百二、三十斤重,那时,很清楚,杨大刚就可以卖一个十三块钱一斤了。

想是这么想,但有些事情,不是依你的主观想法就能实现的,说得简单明白一点,那就是有很多事情,都有“意外”;这些意外,都是超出你平时的想像之外的,有些可以说是你平时根本就没有想到的,杨大刚就碰到了这个“意外”。杨大刚碰到的这个意外,那就是他家养的这头猪竟得了“烂肠瘟”,这烂肠瘟很厉害,毒性蔓延,不管怎么治都治不好,只十来天的时间,这头猪便呜呼哀哉了。猪死了,杨大刚自然很伤心,很难过。你想,就按照“苗猪”的价钱计算,一斤八块,这60多斤(只按照60斤算),就是480块;480块,虽说钱的数目不是很大,对有些富豪来说,不值一提,但一般农村的人,还是很“至关重要”的。谁都知道,把这猪一瓢一瓢的食料养到60多斤,这多不容易呀,不是指望赚钱,谁会讨这个辛苦呀!现在可好,钱没有赚到,竟然竹篮子打水——一场空,白辛苦了半年,天理良心,这是叫谁都不好受的——杨大刚自然也不例外。

家里养的猪死了,可该如何来处理它呢?按照农村的规矩,对死掉的猪、狗、羊、猫,要么是扔到小河里,要么就是埋进土里,但这两种方法,杨大刚都不想做,他想做的是要把这猪“变废为宝”,简单地讲,也就是他想把这猪用开水烫掉毛,再用刀开肠破肚,把它划成一块块的,装成是自己家杀的猪,再拿到镇上去卖。死掉的猪,你只要把它像“杀猪匠”那样的一处理,一般不知道内情的人,是很难看出来的。杨大刚觉得把这猪养了半年,一分钱也没有得到,白付出了那么多的劳动,那确实是一种很大的“划不来”。现在一定要把它利用起来,就是死了也要让它产生经济效益,这样才能对得起我杨大刚和我的老婆。说干就干,他和他的老婆一起动手,只用了一个多小时,就把那头猪处理好了。杨大刚虽说不是专门的“杀猪匠”,但他看见过人家杀猪,知道该怎样把一头猪变成“肉”。猪变成了一块块成长条形的肉,杨大刚便用一个竹筐把那肉装着,并将秤和刀也放进那竹筐子里,再用一块白色的塑料胶纸将那肉盖上。待做好了这些,他即从屋子里推出摩托车,将那装肉的竹筐用绳子绑在后座上,随后,他就骑着摩托车朝镇上赶去,她的老婆想跟他一块儿去,杨大刚说不用,他说有自己一人就行了,他叫他的老婆就在家里忙小事,他说他很快就会回来的。

镇上离杨大刚的家只有十里路,骑起摩托车来很快,不大一会儿,杨大刚就到了镇上。镇的东边有一个市场,是专门卖菜的,不管是青菜,还是鱼肉都在这里出售。在这里长期做生意的人,都有自己固定的摊位,只有那些临时性的小贩则没有,他们都是在市场边的一些空地上随便找一个位置,在地上铺一块板子,或者是一块塑料胶纸,要么是一个蛇皮袋子,再把自己要卖的东西摆在那上面——当然,就是这样卖,也还是要交市场管理费的。这里有规定,除正常的摊位外,一般的“地摊”,你在这里来摆卖东西,占地三个平米的,都要交十块钱的管理费,交了十块钱,你就可以在这里卖一天——当然,你不卖一天也没事,就是只卖两个小时或者一个小时,但那十块钱的管理费则是一分不少地要交的。这管理费,你不用自己去交,市管会的人会找你来收的。杨大刚来到市场后,他便把摩托车锁好,找到了一个空地,他把那张塑料胶纸铺在地上,再将竹筐子里的肉拿出来,摆上那么三、四块作为“招牌”。关于这肉卖什么价格,杨大刚想了一下,人家正当摊位上的好猪肉是卖十六块钱一斤,他的猪肉不是好猪肉,但又不能对人家说——如果说了,这肉一斤也卖不出去;他思考了一下,觉得自己的猪肉不能跟人家卖一个价,一定要便宜一点才行,现在什么人都喜欢便宜,便宜就有顾客,太贵没有人要。杨大刚决定自己只卖十四块钱一斤,这个价,比人家要便宜两块钱,他想这应该是很好卖的,他知道不能把价钱太定低——如果太低了,那人家就会看出你的问题来,知道你这不是好猪肉——假若是好猪肉的话,那为啥人家卖十六块,而你却卖这么低的价呢?这就叫人不怀疑也得要怀疑了!他杨大刚不傻,而是怪聪明的。

杨大刚来这里卖肉的时候,是上午九点多钟,他把地摊摆上后,刚过了二十来分钟,市管会的人就朝他收钱来了,杨大刚知道这钱是不能不交的,如果不交的话,人家就会赶你走,那你这肉就没有地方卖了,很自然地,就只得乖乖地交。杨大刚交了十块钱的管理费,可他的肉还没有卖出去一斤,他心想,老子还没有赚到一分钱,现在倒亏了十块,他妈的,真是!就在他心里暗骂了后,大概过了七、八分钟,终于来了一个要买肉的顾客。这个顾客是镇工商所的炊事员,工商所是一个小单位,只有十个人,没有安排专门管伙食的人员,所以买菜一般都是炊事员自己上街去买,炊事员买了菜,把帐记好,半个月朝所里报销一次,他跟所长是亲戚关系,因此他报帐,人家都是信的——就是多报,人家也照样信。工商所的炊事员过去在这个菜市场买肉都是买十六块钱一斤的,他在所里也是这样报帐的,今天他来到这里买肉,猛然之间,像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似的,一下子听到了杨大刚的叫喊声:“各位快来买呀,我这猪肉只有十四块钱一斤,比人家的要便宜……”他这一喊,别的人没有引起太大的注意,但这个工商所的炊事员却像蜜蜂嗅到了花香一样,他不由自主地走到了杨大刚的跟前,他看了看那猪肉,觉得那猪肉没有什么异样,跟自己过去在人家摊位上卖的完全相同,但他还是有点狐疑,便问杨大刚:“你这猪肉为何要放在地上卖呢,你看人家都是在台子上(指水泥砌的摊位)卖的呀,你怎么跟人家不一样呢?”杨大刚说:“在地上卖,不要摊位费,只要管理费,十块钱就行;但如果要是租正当的摊位的话,那就贵了,一个月最低都要两千四、五百元咧,为了节约经济,因此我就决定在地上卖……”他这一讲,很符合情理,那个炊事员就信了,于是他便朝杨大刚连精带肥地买了四斤。这个炊事员买了杨大刚的便宜肉,心理很高兴,因为按照平时的报帐,这四斤猪肉,他就可以“落”八块钱了,简单地讲,也就是可以赚八块。

这个炊事员走后,又有几个人朝杨大刚买了肉,但他们买得都不多。杨大刚在这里呆了三个多小时,他才卖出去了十斤猪肉;虽说只有十斤猪肉,但杨大刚是高兴的,他这高兴是有道理的。你想,十斤猪肉,按照一斤十四块算,那十斤就是一百四十块呀,就是除去十块钱的管理费外,也还有一百三十块呀,这可是他“变废为宝”的钱呀,没有花费什么代价呀——如果自己把那猪扔进河里或者是埋进土里了,能得到这一百三十块吗?退一万步讲,就是现在自己一斤都不卖,也是很划得来的——这就是杨大刚乐滋滋的原因。可不想,吃了午饭后,在下午一点多钟的时候,有人来找杨大刚了,杨大刚这时也就“栽”了。来找杨大刚的是镇工商所的炊事员,他的后面还跟着该所的所长和副所长。那么,请问,这是怎么回事?好!我告诉你,是这样的:镇工商所的炊事员在杨大刚这里买了肉,回去以后,就切成肉丝子炒豆腐干加辣椒,由于杨大刚的猪是得重病死的,因此那肉里便含有很多的细菌,有很大的毒,工商所里凡是在食堂里就餐的七人(还有三人是在自己家里吃的,没有在公家的食堂里吃——这三人就是所长、副所长、会计),吃了饭以后,不久就全部哇哇地呕吐起来了,有两人还倒在了地上,待送到镇医院后,一检查,方才知道是食物中毒,这食物就是吃了那猪肉。因此,工商所里的人就来找杨大刚了。杨大刚不承认他的猪肉有问题,他知道若是承认的话,那自己可就倒大霉了,所以很显然,就不能承认,杨大刚便极力地开脱,说自己的猪是好好的,是刚杀的,根本没有什么病,是人家搞错了。工商所来的人见他抵赖,老是不承认,也把他没有啥办法,所以就喊来派出所的人。派出所的人来后,叫杨大刚带上还没有卖完的猪肉,到镇食品卫生检查站去检查,杨大刚怕警察,不敢像刚才那样的“狡辩”,只好按照他们所说的办。哪知,到了那里,一检查,现代先进的科学仪器,作出了很肯定的回答,那就是杨大刚的猪肉有问题,而且是有很严重的问题。

检查结果一出来,工商所的人对杨大刚说:“我们所里的七个人全是被你把他们毒倒的,你造成了恶果,你现在要负责任。走,跟我们到医院里去!”杨大刚跟工商所、派出所的人来到了医院,他们找到了院长,院长讲了那七个人的情况,说:“要让他们全好,最低要二十多天,总共的医疗费大概要十八万多元……”院长的话还没有讲完,杨大刚就像被雷击了似的,“噗嗵”一声,便跌倒在了地上,再也起不来了……

(25)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