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故事

箱子

作者:不可囚

我最好的朋友仰天倒在地上,他自己的血泊之中。

他胸口的匕首是我捅进去的。

这事情说来话长,在我开始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辩护之前,我得说明一件事情——他真的曾经是我最好的朋友了,你明白吧,你一定会明白,就是无话不谈的那一种。

我细数以往我们相处的点点细节,我们彼此之间的坦诚与互相的理解是旁人不能明白的,即便你翻遍史书,查阅任何你能找到的最早的历史文献;甚至我敢说,即便你能看见未来,将目光扫过几万万年的光阴一直找到人类的终焉之处,你也不可能找出第二对像我们这么好的朋友。

哪怕是爱情在这感情面前也要黯然失色吧。

然后我就听说,他有一口箱子。

这事情是谁先说起的呢?

我不记得了。

我只记得有一阵子他总是满脸愁容,传闻这与那口箱子有关。

我怀着那样伟大的友谊,我想,我应该弄明白这件事情。这是为了他好。我们的友谊决定了我们必然是为对方着想的。

于是我开门见山地问他,我想他会坦诚地告诉我关于那口箱子的事情,一如往常,因为我们是那样好的朋友,他会明白我对他的担忧的。

然后他说:“对,是的,我有那么一口箱子。”

我问他:“你是为了这口箱子而满面愁容的吗?”

他说:“我想是的。”

我于是问:“那么这口箱子里装着什么呢?”

谁知他竟然说:“不!我没法告诉你。”他那哀愁的样子像是犯了错等待惩罚的孩子。可是我不想惩罚他,我只是想帮助他。

我感到懊恼,但是我克制住自己的情绪,像我这般对他如此体贴的人,应该体谅到他欲言又止的背后是有苦衷的。

仔细想来,也许这时候我的心里就出现了一个裂缝,然后慢慢地撕出来一个深渊。

如今我把匕首捅进了他的心脏里面。

是的,一切的起因就是那口箱子。

我想我应该想想究竟是谁第一个提出了这件事情。是谁忽然对我说:“你知道吗?他有一口箱子。”从此关于这口箱子的传闻就再也没断过了。

我听到了各种各样的传闻。

首先是关于这个箱子外表的争论。有人说它是木头的,也有人说是石头的。有人说它是泡沫做的,一戳就烂了,也有人说它是铁做的,坚硬无比。

关于它的颜色,你无法得到一个准确的答案,每个人仿佛看见的都不一样,红的绿的蓝的灰的,统计起来似乎冷色调的答案偏多。即便两个人都说它是绿色的,最终描述也总有所差异,意即并非同一种绿色。无数人告诉我的答案,没有任何两个是统一的。

它的锁——它是否上锁也存在着争议——它挂着什么样的锁?是密码锁,还是普通的挂锁?或者是一个硕大的U型锁,或者是一个指纹锁?

我问他:“你知道密码吗?”

他说:“也许,我说不清。”

我又问他:“你握着钥匙吗?”

他说:“可能,但我没法给你。”

我接着问他:“你的哪根手指能解开那道锁?”

他竟摇了摇头,苦笑着说:“我很遗憾这根手指没有长在你的手上。”

这是什么话?我感到无比困惑。

可他看起来竟然比我还困或。

我该怎么办?我觉得非常沮丧。

可他明显比我更沮丧。

我彻底糊涂了,我有些埋怨自己,我是那么愚蠢,以至于我竟然无法帮他解决这个问题。

而传闻并没有中断,有人开始讨论这个箱子的大小了,接着便是形状,然后是重量,当然最重要的是,箱子里面究竟是什么。

关于箱子里面的东西,传闻匪夷所思。

一开始,有人说是一部他自己创作的小说,或者是他亲手画的画这样的东西。

接着,有人说那里面装着魔鬼,那魔鬼帮着他完成了不少的心愿,但是他也因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那个人说,也许他许愿要一个我这样的朋友。

真的吗?他真的为了我而许愿了吗?这许愿让他付出了多少代价呢?

如果太多,我会难过的。

如果太少?

我突然发现,如果太少,我也会难过。

有人说,那里面装着他爱着的女人。

我问:“活生生装进去吗?”

那人说:“是的,一种爱的形式吧,不过应该相当不方便。”

另一个人却说:“当然不是!她是死的,被切成了好几块,层层叠叠地塞进去。天啊,他想必恨死她了!”

又一个人反驳:“才不是,他那么爱她,他是爱而不得,才把她杀死了。”

这传闻让我感到惊恐。我绝不是嫉妒那个女人。尽管作为他最好的朋友这么长时间,忽然出现一个女人,似乎对他来说比我还重要,这让我感到有些压力,但不至于嫉妒。

我只是惊恐。

有人给了我一个怪异的答案:“那里面装着他,对,另一个他。他把一部分的自己锁在了那个箱子里,那是他可怕的一面。”

一个人反驳他:“不能这么说,那只是他最真实的一面。”

我对这个答案思索良久。

而最终打垮我的是这样一个答案。那人说:“你不知道吗?那口箱子里装着一本日记。哦!当然,他不会给你看的!”

这句话引起了我的兴趣,因为我一直不明白他为什么不愿意向我透露关于那口箱子的事情。毕竟我们曾经是那么好的朋友,就是无话不说的那种,哦,你不明白的,你怎么可能明白?

我期待着答案,那人却说:“那上面满是咒骂你的话语!”

不用说,我脸上写满了惊疑。

那人继续说道:“你还以为你们是多好的朋友吗?真是笑话,他对你的忍耐已经快到极限了,那日记的厚度已经快要把箱子都撑爆了!那字句的狠厉已经快要在纸面上发出声音来了!你还觉得你关心他呢?你不过是个自私自利的垃圾!”

这话如同是雷打在我心头,我如此震撼,往事向我侵袭而来,可我却看不明白。

我曾经做错过什么遭到他的怨恨吗?

在这样想着的时候,我突然觉得有些蹊跷。

我突然明白了,然后感到自己愚蠢,进而因此愤怒!

我竟然在自责?

他是那么的不坦诚!

我还以为我们是多么好的朋友,可他竟然对我隐藏着这么多可怕的秘密!

是他!

现如今,他让这段友谊溃决了!

我要去弄个明白!这是为了我们好!

于是我就带着匕首去找他了。

我满怀着捍卫友谊的正义,来到他的房间里,我对他说:“够了,现在我要看到魔鬼!”

“什么魔鬼?”

我不由分说,正义地抓住他的头发,拼命地揪了起来,怒吼着:“那么是一个女人吗?她在哪里,告诉我,她是活的还是死的?”

他痛苦地惨叫着,他说:“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我将他按倒在地上,正义的拳头一拳又一拳地砸在他的脸上:“把另一个你找出来!那个真实的你!你该把这个该死的你塞进去才对!”

他躲闪着,不停说你疯了!你疯了!

我累得不行。我停了下来,喘着粗气。然后我哭了。“我原谅你了,给我看那本日记吧,我保证我会平静地看完。”

“什么日记?”他痛哭流涕,疼痛似乎使他变得软弱了,然而我不会被骗的,你看,他还在狡辩。我怒不可遏,当即发出了正义的咆哮:“够了!你那该死的箱子!它在哪?”

他哀愁地说:“就在这里。”

我于是翻箱倒柜,把这小小的房间都搜了一遍,所有抽屉,盒子,箱子,柜子,匣子我都打开过了,没有一个上了锁,没有一个里面装着魔鬼,女人,尸块,另一个他或者是一本日记。

他在骗我!

我回头愤怒地望向他,然后冲了上去,他又怪叫了起来。我骂着脏话,我说:“快把那该死的箱子给我!”

他说:“我给不了!我无能为力!我也没办法给你钥匙!我都不知道有没有那把钥匙!”

我被愚弄了!

我必然是被愚弄了!

我不应该的,我不该承受他带给我的那些痛苦,他的冷漠,他的苛责,他的负面情绪!我对他那么好!

什么叫无能为力!

不过是因为从头到尾他都在作弄我!

我抓起他的左手:“你是用哪根手指解锁的,是这一根吗?”

我掰断了他左手的大拇指。

“还是这一根?”

我接着掰断了他的食指。

以此类推,我掰断他左手的所有手指后,转而又掰断了他右手的所有手指,这一切都是为了捍卫我们的友谊,这是正义!

我的情绪十分高昂!

我终于掏出了匕首,胡乱戳在他身上,他当然不断惨叫着,这是他应得的,他背叛了我们的友谊!

我一边戳一边追问着。

“箱子!箱子!箱子!箱子!”

他只顾满地打滚,试图将我挣脱。

他看起来真是可怜。

我该替他结束这可怜的生命。

这是为了他好。

于是我讲匕首捅进了他的心脏。

用不了多久,他就平静了,仰天躺在他自己的血泊之中。

以上是我为自己的辩护,一切都是为了捍卫友谊,一切都是正义。

(24)

热评文章

评论:

8 条评论,访客:8 条,博主:0 条
  1. 苍翠生
    苍翠生发布于: 

    有点深奥,看不懂

  2. 酣春
    酣春发布于: 

    人性的弱点

  3. 顾思含
    顾思含发布于: 

    写的挺好的

  4. 汤修大大
    汤修大大发布于: 

    本无箱子,有流言和骗局,当人性开始猜忌,总是会把一切推脱给旁人

  5. nosir
    nosir发布于: 

    一种外国小说的写作形式,主题是关于友谊

  6. 去下地狱
    去下地狱发布于: 

    呐,我到现在还没看懂,是有另一种意义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