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故事

家有青山客

作者:昔我往矣

酒馆里的说书先生正手舞足蹈地努力想要表演出青衫客的高超剑术,却是一个不小心用力过猛从酒桌上栽了下来,引得满堂大笑。酒馆老板很喜欢他,说书人来这里喝酒吃菜都不收钱,因为他讲的故事很动听,虽然也常常闹出不少笑话,比如现在,但是老板觉得就是很有趣,他喜欢看有趣的人说有趣的故事。这儿有酒,也有故事。

寻常人的日子,都是波澜不惊,平平稳稳的度过。兴致来了,便搭上好友一起去酒馆,喝酒听故事,故事讲完,也能吃的半饱,而后三五成群,一起游街玩耍,很是闲情。不过这一次,大家吃的有些少,那说书人把那青衫剑客说的神乎其神,正说到剑客周游四海时遇上了敌国的将领,正是打的生死相博,坐下的客人都紧张地等着结局,碗筷还不怎么动过,却不曾想这说书人竟然栽下台来了。众人效果,才觉得有些肚饿,吃了些酒菜,只等那说书人收拾好自己,复而又放下碗筷认真听讲。

这青衫客原是祀国鼎鼎大名的侠盗,擅长用剑,因为曾经盗取过皇帝的玉玺,而名扬天下。没错,是美名,可不是骂名。这青衫客每次犯事,都是朝中有人出错的时候,比如礼部尚书暗中私通后宫贵妃,想要动摇太子之位,被青衫客窃取了贵妃的信物,送到了皇帝的枕边,贵妃被打入冷宫,礼部尚书流放,东宫安宁;比如宰相受贿,故意扣押了紧急运往前线的粮草,青衫客便去宰相家里蹲守,截了那重要的来信,并送到皇帝的书房去。皇帝罢相,并流放了兵部尚书,而后粮草先行,战事大捷;皇帝也有出错的时候,邻国送来了美姬娇妾,一时意乱情迷,非要建新的行宫,劳民伤财,青衫客干脆盗了玉玺,把邻国美人所有的背景整理成册,代替放入了玉玺的盒中。皇帝震惊,先是停下了行宫的建设,并把那些美人遣散,写了悔过书放在了书案。第二天,玉玺便回来了。从此以后,皇帝广发皇榜,想要招青衫客入朝做谏官,可是青衫客根本不理他。再后来,朝堂安稳无事,青衫客的消息在京城就渐渐消失了。有人说他要去成为江湖第一人,所以他周游四海、遍访名山大川,去挑战所有的侠客,从未败过。直到他遇上了敌国的刘安大将军,传闻这个人力比泰山,随身带着一把重剑,人称一字斩,因为他杀人从来只需要出一招,如果你看到他出了第二招,那可能是因为那个人还没被砍断,刘安觉得看着别扭,要给他砍砍干净。

那一天,是在雷云山上,山如其名,无论阴晴,山上总是乌云密布,隐约有雷鸣声传来,站在山脚就能看到山顶的闪电。青衫客和一字斩的对决,人们只看得到那雷云都被劈成了好几片,分开后又合上,合上又分开。山顶似是有火光,一把轻剑,一把重剑,任何一方退让便是万丈深渊。只见青衫客站在原地,掐起剑诀,有股元气从天而降笼罩在青衫客的剑身,严阵以待。一字斩率先发起了进攻,这一斩有如泰山崩顶,气贯长虹。青衫客早在剑气破云的时候飞身到了一字斩的身后,一字斩虽然手持重剑看似笨重,却能立刻扭身转起剑气回防。随着一声惊雷,山顶的剑光全都消失了,后来人们看到了山顶有些黑烟,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两位剑客也是生死未卜。但是此后没多久,多年交战的两国竟然结盟了,看来是青衫客赢了。百姓们都这样认为,说书人用尽所有言语把这场争斗描述的惊心动魄,就连老板都亲自上前给他添了回最好的茶。所有人都很崇拜青衫客,眼里有星星一样看着说书人的方向,说书人口干舌燥,却是心满意足极了。

这一场说完,天也不早了,小二们忙前忙后的给客人们温酒温菜,等人吃饱喝足了,店里便早早的打烊了,老板取了些碎银去城北的糕点铺买到了最后一笼桂花糕,这是媳妇儿最喜欢吃的。

老板回家的时候,他的夫人正把孩子哄睡下,老板轻轻放下糕点,来房里看了会孩子。夫人今天穿着她最喜欢的青衫,头发上的珠钗有些歪了,老板小心翼翼地帮她扶正,眼睛里闪烁着亮光,要和夫人讲故事。夫人和老板缩在房屋一角偷偷摸摸地说话,老板一个不小心碰到了椅子,惹着床上的孩子不满的哼哼了几声,好在没被吵醒,翻了身又睡熟了。青衫美妇人杏眼微瞪,拉着老板去了前屋,娇嗔了会。老板嘻嘻哈哈地摸着夫人的手,上面有些毛毛的老茧,他温柔地给夫人擦着手油,一边给夫人讲今天听到的故事。夫人听着不觉要笑出声来,她抽出手来想吃块桂花糕,老板立马擦了手上的油,先于夫人拿了一块给夫人喂着吃,还是热乎的。夫人吃了几口,老板还在绘声绘色地讲着,那神情比那说书人也差不多了多少,夫人终究是没忍住笑了出来,又怕吵到孩子,伏低了身子趴在桌子上笑。老板不明所以,蹲下身来从桌下看夫人,问着为何。夫人极力忍住笑意,颤声说,那说书人讲的是神仙打架,哪是剑客的比试啊。

那你们到底是怎么比划的?那个刘安输了吗?老板给夫人添了杯茶水,心中有猫抓一样的痒痒。青衫美妇人理了下散乱的鬓发,笑着回答,不过是两人互相欣赏,互相比划了几下,根本就没有交手。老板还是好奇极了,追问道,那后来的黑烟呢?夫人略带轻佻地看着他,天上降了雷电,把树劈到了,冒了火呢,顺带劈死了一只兔子,我们顺便就吃了。老板觉得不可思议,又突然有些妒忌,刘安真是好命,能和夫人一起吃野味呢。

老板娘收拾了下心情,起身给老板盛饭,老板又开心起来,继续问着,两国结盟是怎么回事呢?夫人一只手撑起下巴,一只手给老板夹菜,满不在意的回答,他想娶我,我不想嫁,所以我们认了兄妹呢。既是兄妹怎么能相残呢,他欣赏我,说动了国君而已。老板立马站了起来,眼睛看着菜刀。老板娘又被逗笑了,相公啊,那可是人见人怕鬼也见愁的一字斩,你是要给他送人头吗?老板沮丧极了,一屁股又坐了下来。夫人摸了摸他的脑袋,坐在了老板身边,脸上却笑的更欢了。她给老板喂了一口老鸭汤,老板觉得很鲜美,心里又开朗起来,脸上也不自觉地露出了微笑,正要说话,却听到内房里小孩的哭声,夫妻两个立刻手忙脚乱地过去安慰。不曾想,越是安慰小娃娃哭的越厉害,青衫客这辈子也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天。

她曾经只身一人仗剑天涯,却在一个酒馆里落了脚。这一落脚竟是一辈子都不曾走开。四海为家的侠客,嫁了人。从未输过的她,输给了一个尿裤子的奶娃娃。

一个寻常的酒馆老板,在洞房花烛之后才知道和天下闻名的青衫客做了夫妻。

那个说书人大概这辈子都不知道真相吧。

奶娃娃哭累了,睁开眼对老板笑了,孩子的世界真简单啊。青衫美妇人长叹一口气,这才是日子啊。

那些年未免太孤寂了些。

夜深了,一袭青衫被挂在椅背上,从此不会再有血迹。

(8)

热评文章

评论:

6 条评论,访客:6 条,博主:0 条
  1. 卓修和
    卓修和发布于: 

    故事一般不是我想要的结局。

    • 昔我往矣
      昔我往矣发布于: 

      @卓修和你是想看侠,但是我写的家~

  2. 包老狗
    包老狗发布于: 

    敢问侠客年龄几何?

  3. 蜉蝣一瞬
    蜉蝣一瞬发布于: 

    文笔不错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