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故事

猫小姐

作者:昔我往矣

猫小姐是一名大四的学生,最后半年要在外面实习,她从南师大跑到了西安给关系最铁的朋友做婚庆。朋友给她找了个住处,从此以后她就是任平生的租客了。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任平生正提着两条鱼准备回家做下酒菜,在电梯门口就和两位年轻的姑娘碰着了。刘芳芳是猫小姐的朋友,和任大爷早就见过了,关系不错,上一个房客也是刘芳芳带来的,那是个精力旺盛的有点过分的小伙子,大半夜经常听到他的机械键盘还在啪啪啪的敲着。不过小伙子很会做饭,大爷一日三餐基本都是他包了,吃人嘴短,反正年纪大了本来就睡得少,任大爷也就从没有责备过他,他离开的时候,每每半夜还挺怀念,当然更怀念小伙子的饭菜。

而这一次,刘芳芳带来的姑娘看起来也是个很不一样的孩子,她浓妆艳抹的脸上画着对称的三根长须,眼睛里戴着金棕色的美瞳,头上还带了兽耳,更夸张的是身后还带了九条毛茸茸的大尾巴。标准的狐狸精啊,任平生心中感叹着,狐狸精往任大爷这边走了一步,任大爷的两条鱼正好一起噗溜过去了,任大爷脱口而出,“芳芳呀,你这是给我找了个大猫咪啊!”

刘芳芳愣了一下,指着身边的女孩子给大爷介绍,“任大爷,这是我跟你讲过的金雨溪,等会她要赶时间参加商演,我就这样给带过来了,您别介意啊,雨溪是个很好的姑娘呢,她平时不这样!”金雨溪摇了摇头,利索地替大爷提起了鱼塞回了袋子里,大尾巴还朝着大爷的方向晃了晃,娇笑着对大爷说,“任大爷,我才不是大猫咪呢,你看我这尾巴,是大狐狸嘛!还有我平时就这样~”任平生看了看递过来的鱼袋子,那鱼还想跳出去,心中想着,还是更像大猫咪些,我这鱼儿认出来了。

“年轻人嘛,都有自己的思想,你们干什么我不管,只要做个好房客怎么样都行啊!”任平生从来不是在意这些新鲜玩意的人,他已经快八十了,见过了太多太多。

自那以后,任平生就叫金雨溪猫小姐了。

金雨溪喜欢玩cosplay,在圈内也小有名气,经常会接到商演,她很喜欢这种被众人追捧的感觉,她甚至会为了这样的感觉去出一些比较夸张露骨的角色。就算是在任平生面前也不会多收敛,甚至每次出角色都会跑到任大爷面前给大爷看看,大爷也挺喜欢,小姑娘很有活力。她特地出了一回暗夜猫女卡特琳娜给大爷看,一边学着猫咪洗脸一边认真的对大爷说,“任大爷,你看清楚咯,这才是大猫咪!”

任平生泡着枸杞茶,乐呵呵地笑着,点了点头,给猫小姐指了指时钟。猫小姐惊呼一声跑掉了,再不出门就要赶不上商演了。那一天猫小姐到了半夜才回来,电梯门开的时候,任大爷正抱着暖水袋缩在门口等她,这是任大爷第一次对猫小姐发脾气。猫小姐把热乎的点心塞在任平生手里,气呼呼地回了房间。她只是想给他带份夜宵,那家店只在22点过了才开,那里比较远一直没时间去,正好这次商演离得近,排了老长的队才买到的,还要再打车回来,累都累死了,臭老头还对自己凶。气死人了!猫小姐想着明天不理他了。

第二天,任平生把热乎的早饭给猫小姐送来后,猫小姐根本不记得自己说过的话了,她开开心心的拿起了新的服装给大爷说,“你猜猜看,这是什么动物?”任平生摸了摸那皮毛,看了看猫小姐狡猾又期待的眼睛,慢腾腾地回答,“你们年轻人要做的事,我猜不到,你得提前告诉我!”猫小姐眨了眨漂亮的大眼睛,脸蛋有些发烫,弱弱地说了一句,“昨天我太任性了,你别生我气啊!”任平生笑了,眉间的皱纹都笑的更深了,“你不跟我生气就行。女孩子一个人不要那么晚回家,不安全。”

猫小姐看着眼前的老人,鼻子有些酸酸的,她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这个老人越和自己说话,她越想哭,虽然她会表现地很开心。她把手机拿起来给老人看,指着手机上的图片对老人说,“你看,我要出这个角色,这个是豹子,豹女!是不是很有野性美?”任平生皱了下眉,抬起头认真的对猫小姐说,“猫啊,这个别出了吧。”

你不喜欢吗?

我,我就是觉得……

恩?

我觉得太露了。我不喜欢你这样。你之前穿的汉服就挺好看的,我喜欢你穿汉服的样子。

猫小姐想了一会,沉默了几分钟,任平生走也不是待着也不是的熬了几分钟,终于看到猫小姐点了点头,眼睛里亮亮地对任平生说,“恩,明年汉服节,我带你一起游行吧!”说着她又举起来手机递到任平生面前,划拉着汉服节的资料给老人解释,并且一门心思的想着给任平生也准备一套华服。

猫小姐之前引以为傲的粉丝量随着她的转型有些变少了,不过她并不在意,甚至不怎么和粉丝互动了,她在找布料联系商家给任大爷定做汉服。时间过得很快,马上要过年了,定做好的衣服要年后发货了,猫小姐把地址填在了自己老家,她要先检验好了再给任平生一个惊喜。回家过年之前猫小姐和任平生一起在一家西餐厅吃了牛排,任平生吃了些意大利面,两份牛排都进了猫小姐的肚子。老人家,咬不动了,猫小姐没心没肺的取笑任平生,笑着笑着却哭了。任平生很慌张,他一个劲地给她拿纸巾擦眼泪,却是越擦越多。

猫小姐拖着行李箱离开的时候,给了老人一个项链,这是她一直戴在身上的,她哭着对任平生说,“大爷,你帮我把这个藏好,我怕在路上被人偷了,等我回来你再给我吧。”任平生看着哭的梨花带雨的猫小姐,心里很难受,他轻轻的抱了一下猫小姐,却被女孩十分用力的回抱了。等猫小姐走远,他才觉得自己全身都差点被那孩子抱散架了。

任平生这一生就像苏轼的诗句一样洒脱,一蓑烟雨任平生。这么多年,从未娶妻生子,孤身一人到了要入土的年纪。可是就这样的一个人,在猫小姐离开的那天,他回到家里,无声无息地哭了一晚。猫小姐给他打电话报平安的时候,他还带着哭腔,猫小姐也在哭,两人哭着哭着就笑了。

这个年猫小姐过的很快乐,每天早晚都会给任平生打电话闲聊,过完年猫小姐不能很快就回来,她在学校有些事情要做。事情办完的最后一天,猫小姐终于收到了为任平生定做的汉服,她想见了面再告诉他,可是最后还是忍不住想要立刻告诉任平生。猫小姐拨打了那个早就印在心里的电话号码,可是这一次并没有人秒接她的电话。猫小姐重拨了好几次,还是无人接听,她没有在意,然而当她换了时间又不停拨打还是无人接听的时候,她慌乱起来,心中害怕极了。她给刘芳芳发了消息,刘芳芳在外地给新人旅拍,她也打不通大爷的电话,也不能立刻回去看看大爷,并不能帮上心急如焚的猫小姐。于是,凌晨三点睡不着的猫小姐,买了当天早上的机票,她一刻也待不住了,登机的前十分钟,她终于打通了那个电话,可是接电话的人却是另一个熟人,一楼的保安部长,他说,任大爷没了。

任平生出门遛弯的时候不慎摔了一跤,就这样去了。

猫小姐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上的飞机,也不知道自己又是怎么来到这栋熟悉的公寓。保安部长大老远的看到了她,立刻过来帮她提行李,劝她不要太难过了。猫小姐开门的时候,她还觉得这是个玩笑,任大爷一定还在门后面抱着他的暖手袋等着自己。

可是,并没有。

猫小姐在任平生出殡的那天,在他的衣服兜里找到了自己的项链,项链上面多串了一个戒指,小小的猫咪戒指。

那一年西塘汉服节,有个女孩穿着大大的男装在人群里哭的很伤心。她的手指上还带着一个猫咪戒指,眼泪落在上面,亮亮的。

(20)

热评文章

评论:

3 条评论,访客:3 条,博主:0 条
  1. SLin
    SLin发布于: 

    我并不知道,迷茫。

  2. @冷日
    @冷日发布于: 

    蛮厉害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