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欠自己的拿什么还?

作者:有一天

从医院出来的那一刻,像失聪的人突然听到了声音,茫然到不知所措。

文化西路上人来车往,从清晨到傍晚,各自奔赴不同的使命。

从清晨我来到医院,到我离开的傍晚。杨絮翻飞愈显狂烈,树影横移到站台的东面,我迎着人流走向公交站牌,看着行色匆匆的一张张脸,面目苍凉。

医院的墙壁像一道高耸的栅栏,把里外分割成两个世界,监狱一般,囚禁着那些寻求救赎的灵魂。

犯错和犯罪一样,成本高昂,让人追悔莫及。对身体犯下的每一个错,都需要高昂的代价来弥补。

从监狱出来的那一刻,目光摆脱高耸的围墙,落在这个广袤世界的远方,有多少人像安迪一样被希望点燃,又有多少人像瑞德一样眼底尽是茫然四顾的荒凉。

那一刻我只知道自己意识恍惚,忘了来时的方向。我拿起自己的CT碟片,交叉双手站在路旁,不知道该怎么把自己融入毫不相干的聒噪人流。

就像在那个寻求救赎的地方,还有未了的心事,让我情愿耗尽一生的岁月,求一个微不足道的原谅。

(9)

热评文章

评论:

1 条评论,访客:1 条,博主:0 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