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故事

许是江南应有你

作者:汤修大大

江南好风景,有你应如是。
希望所有伤痛都会被放下,希望所有爱恋都会被成全。
写完故事后,突然觉得,爱情果然就是甜甜的,好吃。

1.序
C城
她喜欢蓝色,他到处找寻跟蓝色有关的一切,搜集起来,做成精美的书签,细心放入她的书里。
她喜欢城北那家奶茶,他便每天都趁着早自习翻墙溜出学校,到城北打包为她带。
那时候,她爱吃糖,他的抽屉里总是不缺各种口味的糖果。
那个她,是木子。那个他,便是苏江楠。
旁人都笑谈——在苏江楠的眼里,全天下也没有一个木子来得重要。

1.
“木子,叶梓,你们的奶茶。”
眼前少年带来的两杯奶茶,在桌上冒着微微的热气。
木子曾说,奶茶的颜色是像海的薄荷蓝。
她这么说的时候,我和苏江楠默契地点了点头,虽然,我和苏江楠都知道她没有看过海。
“好喝吧?”苏江楠凑上前来。
“嗯。”我点了点头。
“嘻嘻,这可是城北老店特有的,仅此一家。”
苏江楠一脸神秘,城北老店?
我若有所思。
“得得,别贫了…”
木子一脸嫌弃地拍开苏江楠凑上前的脸。
“木子,你真没良心。”
苏江楠随即哀怨地看了木子一眼,“不过看在你最近比赛拿了奖的份上,我就不和你计较了。”
话罢,苏江楠又笑嘻嘻地凑到我面前。
“叶子,你会街舞吗?”
“我啊?”他的目光里充满期待,我果断摇了摇头。
“那叶子会其他舞吗?”
苏江楠单手拖着下巴望着我,嘴角微微上扬。
“当然……也不会。”我不动声色地将视线移开,避开苏江楠的目光。
如果木子的笑容对苏江楠而言是阳光,那么苏江楠的笑容于我便是寒冬里的太阳。
那么温暖,一定可以融化所有不愉快。
我在心里小声地说道。
是的,我喜欢苏江楠。可惜,这份喜欢从来没有开口的机会。因为,苏江楠在乎的只有她。

2.
木子叹了口气,最终还是和我还是坐在了观众席上。那天早上,苏江楠突然冒出的一句话。
“下周末,我有一场比赛,你们来看我演出吧。”
当时木子没有说话,她只是看了看我。而我,则是一脸‘拜托’望着她。于是,她同意了。
耳边,音乐,行云流水地溢出。
我仿佛看到了儿时童话里向往的王子,那么的夺目,耀眼。而我心中王子的视线,总是抬头频频望向这边。顺着他的目光,我看到的人是木子。
她也回望着苏江楠。
苏江楠的钢琴弹得很好,跟我哥哥不分上下。哥哥生前,最喜欢钢琴曲——《花与爱丽丝》。
哥哥曾笑着说,能听到他私下弹这首曲子的不过两人。那时候,即使是软磨硬泡,撒娇卖萌,也没能知晓另一人到底是谁。
“我弹得如何?”
回过神,人群早已散场,原本在台上演出的苏江楠,不知何时已站在了我们面前。
木子没有说话,把头微微偏向了别处。
“刚木子还说,你弹的不错。”
原谅我,撒了这个蹩脚的谎言。我面带微笑地说到,木子诧异看了我一眼,却也没反驳。苏江楠闻言,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那么,一起去吃凉面吧。”
刚到店子门口,木子便借口有事要先离开。于是,到店子里就只剩下我们和苏江楠。
这是我第一次私下单独和苏江楠在一块。
特色凉面端了上来,浓郁的香味,令人拇指大动。
”叶子,你觉得木子怎么样?”
“木子很开朗。”我忍不住拿出筷子开吃。这家店很有环保意识,没有准备一次性的筷子给顾客使用。
“可我总觉得她看起来没有那么快乐。”
苏江楠望着我,他没有开动。
“怎么会?”又是一大口面条,带着微辣和酸酸的口感,内心随即被幸福感填满。
“她高一时,曾住了一个月的院。你知道吗?”
“很正常吧,生病了,人都会住院。”解决完口中的面条,我拿起矿泉水大喝一口,接着继续和面条奋战,而苏江楠则依旧没有吃。
“可是,她没有生病。”
“嗯?”含着面的我,冲苏江楠眨巴眨巴眼,表示不解。
“我遇见她的时候,她正折着纸玫瑰,不允许别人碰。一个人折着折着就哭了。在那之前,我从没有见过女生哭的如此用力。”
苏江楠缓缓地说道,眼睛里散发着我不懂的光芒。
“所以…”面吃完了,我抬头看着他,然后打断了他的话。“你就对她一见钟情了?”我想我的眼里写满八卦。
“你别打断,好生听我说完。”苏江楠有些不满,我闻言闭嘴。
“然后,我就想安慰她。于是,不知不觉就做了这些事情。”
“那你喜欢她吗?”
苏江楠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不过…”
他低下头嘀咕了几句,我没听清。再抬头时,少年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渐渐的,一切都安静下来。我听到心跳加快。
“叶子,谢谢你的出现。你改变了木子很多。”他说完,便低下头开始吃面。而我的笑容却在那一刻僵住了,像是被人泼了一盆冷水,一下子清醒过来般。
“老板,再来一碗。”
良久后,我听见自己大声说到,只是声音略带沙哑。苏江楠抬头看我扯出大片纸巾擦泪,惊讶。
“你哭了?”
“没有,面太辣了。”我放下纸,笑着掩饰道,然后拿起矿泉水瓶仰头闭眼一干而尽。

3.
翌日清晨,在手机里翻来覆去了很久,我最终还是按下拨通键。
“订张飞机票,今晚飞往Z市的。”给客服挂了电话,我深呼吸了一口气,接着拨通了另一个号码。
“木子,一起吃早餐吧。”
我轻轻地告诉自己:这样才是,属于我们最好的结局。
“你要出去吗?你手上的行李是?”下了楼,姑姑疑惑地望着我。
“嗯。”我点了点头,接着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
“姑姑,这段时间打扰您和姑父了,我打算回去了。那个…我和朋友有约,早餐就不在家里吃了。谢谢您长久的招待。”
姑姑有些错愕地点了点头,但又不放心道:“确定了吗?”
“嗯。姑姑放心吧。经过这三个月的休息,我已经可以坦然面对了。”我拍了拍胸脯,宽慰她。“放心吧。你看我最近胃口好的,都长肉了。”

上岛咖啡厅
“我晚上的飞机。”
“这么快?”
“嗯。”我轻轻喝了一口面前的拿铁,望向窗外流动的人群。
“呐,木子,我该回去了。“
“叶子?”木子一表示很疑惑。
“其实,一开始我就不应该出现在这里。之所以来这里,是因为我哥哥——安晨。其实从一开始,姐姐你,就认出我了吧?”
忽略她面如死灰,我自顾自道。
“一切都过去了,哥走之前不怪你,我自然也无话可说。只是好奇哥哥放不下的人,是什么性格,如今见到了,差不多也该走了。”我想我的表情一定很平静。
木子下意识地摸摸手上的镯子,这是哥哥日记里写过的,木子一紧张时会做的小动作。
“别想其他的。”我顿了顿,“好好照顾自己。喜欢江楠,就告诉他。哥希望你幸福,我也一样。”
竭力掩饰出提及苏江楠时心里翻滚的情绪,我装作风轻云淡。只是,我自己都没有想到的是,心里还是挺疼的。
“那,你…?”木子一似乎理解到了什么,可是却又不安地望着我。
“我喜欢他不假,可我知道他喜欢你。”
也许人就是这么胆小,她人面前可以毫不掩饰的说出喜欢。而心爱的人面前,却始终扭扭捏捏开不了口,真是狼狈而又可笑。
“今天下午,我就不来上课了。”
“木子,再见。”
这是我离开时对她说的话,尽管我不确定她是否听到了。因为,她在看我给她的日记本。
下午,在去飞机场的路上,我望着窗外。沿途的风景很美,和来时一样,只是天气略微不同。刚来的时候,微微下着雨,而此刻春光明媚,阳光暖暖撒在身上,很舒服。

4.
我接到一个电话。
“叶梓,我知道我喜欢的人了是谁了。”
废话,全天下都看出来你喜欢木子了。
苏江楠的心情不错,声音都带着愉悦。即使不在眼前,我依旧能看到他上翘的嘴角。
“嗯,我知道了,要珍惜,知道不?”
带着厚厚的鼻音,我送上最真挚的祝福。尽力伪装欢喜,可是胸口却闷闷的。没有我和我哥,他和木子……
“那个,你…”
直觉告诉我苏江楠察觉到了什么,在他的话说完之前,我果断按下了静音键。
不准哭,苏江楠喜欢你笑。
司机通过后视镜默默看着我,目光里是同情。
我想,他一定见过很多暗恋失败明明难过得要死,还依旧装作快乐打电话送上祝福的面孔吧。
抬起头,我冲他微微一笑,接着,在他诧异的目光里,我按下手机正常键。
“没呢,我没事…刚刚喝水呛着了。”
“嗯?你的声音断断续续的,是在外面?”
苏江楠疑惑地问道。
“对啊。我还有事,挂了啊。”
几乎是从口里挤出的这句话,我怕再聊下去,他会有所觉察。
手机黑屏的那一刻,眼泪夺眶而出。
但是,不后悔呢。是的,不后悔。可是,原谅我还是狼狈在车上哭得像个小孩。一边哭,一边拿出自己折的纸玫瑰,将取下的手机卡放在它的中心处固定好。司机大叔透过后视镜看得莫名其妙。
“那个,这儿有纸,擦一擦吧。年轻人,失恋也没啥,你妆都哭花了,我开慢点,你等下补补吧。”
说完他便不再看我,安安静静开起车来一本正经。我先是被他小心翼翼的话语弄得一怔,反应过来后随即破涕而笑,差点鼻子冒泡泡。
“谢谢。”
陌生人的善意总是那么温暖。不过,我可真狼狈。
我想,这辈子,都不会再用这个号码了。
手中的纸玫瑰皱皱巴巴的,早已经没有了刚做好的美丽。也许,对苏江楠来说,那个曾相处三个月的叶子不见了。但是,对于我来说,一切未必不值,我让他如愿以偿抱得美人归了。挺好的。

5.
还没进机场大厅,我听见有人叫我,转头便看见了苏江楠将共享单车往旁边一放,气喘吁吁朝我跑来的模样。
我第一次看到他如此狼狈。
汗水打湿了衣服,脸颊也红彤彤的,大口大口喘着气话都说不出来,看到我的瞬间几乎是扑了过来,一把把我抱住,嗯,好大股汗味以及少年你…抱得太紧了,我……我想推开,可终心生不忍,最后变成拍了拍他的背算是安抚。
“叶子,你想跑哪里去啊!要不是我聪明,你是不是真打算给我来个人间蒸发?居然还挂我电话!靠!”
苏江楠一把将我从怀里推到眼前,目光对上后,他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既有抱怨又有紧张。
说完,又一把把我塞在怀里,下巴刚好搁我头顶。虽然被喜欢的人抱着是很开心,但是我怎么感觉自己像个小鸡仔一样,这丫怎么比我高那么多?
“……”沉默之中,少年的心跳声,在耳边响起一下又一下,我的脸一定红得熟透了。
苏江楠抱得很紧。
“上一次没等我告白就跑了,这一次还直接走人了。你,你还真是一片叶子啊!要不是我机智地给木子打了电话…”
我听得云里雾里,只抓到了告白二字,等等,告白?!我几乎是傻在了原地,宛若被巨大惊喜砸中,原来,我并没有失恋啊!我喜欢的人,他也喜欢我!我我我……好吧,系统重启失败。
二分钟后,他松开了我,视线对上,彼此都觉得不知所措。于是,两个人看着我掉在地上的行李箱,都想去捡,砰一声。这下不尴尬了,双方都捂着脑袋,望着对方,笑出声来。
“呐,我都追到这儿来了,你…就不走了吧?”
苏江楠有所期待。
我的心里像是吃了蜜一样,不过面上果断拒绝,开玩笑,飞机票不要钱啊,再者那边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怎么可能不去啊。
“今天我还是要走哦。”见他如霜打的茄子,我拍拍他的肩膀,“但是,不会离开。”
他的身体微微一愣。
接着我被一股更大的力气环绕。
又被抱住了,我很无奈。
“那……什么时候回来?”
不同先前,此刻他的话语就在耳边。
“等你高考后。”
我轻声道。
不知道苏江楠得知我去年就大一了,会是什么表情呢?我恶趣味地想着,笑出了声。

6.关于纸玫瑰
我的哥哥在回C城那天,出了车祸。
车上是血染红的纸折玫瑰,和一只沾血的录音笔,那里有哥哥最后的话。
“小叶子…如果我走了,纸玫瑰帮我给她,告诉她好好过。”
哥哥手机里的最后一条未发出的短信,是我记忆的定格。我不要…
沉沉睡去的我,醒来后看到了以前半年甚至一年才回来一次的爸妈。妈妈把我抱在怀里,而我们的眼泪却止不住掉下。
哥哥,离开了。
哥哥的葬礼上,我看到了她——那个原本不久后就会被带来给我看的漂亮的她。
但是,她没有看到我。
半年后,我执意去姑姑家小住。
而三个月前,我站在了他们面前。
我看到她了——木子。
她在折纸玫瑰,很漂亮的玫瑰。
她旁边是一个笑起来很好看的少年。
我默默地在哥哥的日记里记录到。
不久后的圣诞节,我看到木子哭了。
我想我得去安慰她。
所以,我上前折了一朵纸玫瑰,递给她。
“呐,别哭了,女孩子哭多了,就不漂亮了。”
她哭着抬起头后看我,然后瞬间止了哭,满是错愕。
“你好,我是叶梓。你呢?”

(16)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