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隅编辑 的所有文章

寂寞

寂寞

如今他死了三小时,\夜明表还不曾休止。
光的鳞片

光的鳞片

[infobox]作者:西村寿行[/infobox] 从前,我做过一段时间渔夫。 我家在濑户内海是个小船主。二战失败后,我出生在一个无名的小岛。喏,小岛就像一个孤零零地突进海面的脓肿。 在岛上梯田的一角有片桃树林。当这片桃树林着上淡…
鸭架粥

鸭架粥

每一段爱情都会有变成鸭架的时候,只看你是把它丢弃,还是肯用时间和精力精心熬制一碗喷香营养的鸭架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