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隅》vol.1专栏-=她叫我张生

《一隅》vol.1专栏-她叫我张生

作者:他叫我张生

秋渐凉,俨然变成初冬模样。难怪朋友说,感觉今年是没有秋这个季节,看来冬天会很漫长了。我心里想: 心里要是有个人,没什么是漫长的。有那么一个人,让你觉得人生短暂的抓紧一分一秒去爱她。

就在刚刚,朋友圈出现了鱼小菲的动态。配文是:“余生你好, 余生再见!”点完赞我评论:“余生  互不指教!”——时间为前一分钟!很多人在讨论,说什么余生很长,请相互指教。或者余生遇到你,不再漫长等等,余生它会说关我屁事!过好自己的生活,遇到那个人时,无论最后是怎样的结局,我用尽全力去对待这份感情之后。你是与不是我的余生,都已不再重要。

娇爷在群里说好难受想喝酒,我问她怎么了。她告诉我前任明天结婚,然后给我发来一张两瓶江小白的照片。曾跟娇爷喝过几次酒,两瓶对于她只是微醉,她也许只是好借口喝醉来一场痛哭吧!我对娇爷说,别人这会应该是在庆祝最后一次单身之夜,而你一个人在北京的深夜里哭花了妆。她没有回复我了,我知道她想要的是安慰,可我如此直白残忍!那天朋友圈刷满了恩爱祝福,唯独她发了一条动态。“祝你,终于找到一个妈”  ——你伤害了我,转身一走了之后寻找下一段幸福,我凭什么要再祝你幸福。

小邪姐问我什么有时间写一篇总文,就当作说说自己为什么会开始写故事吧。反反复复打开关闭写作栏,却不知道该从何开始说起。磨磨蹭蹭有小半月了,想了想还是说说吧!

《长安城轶事》应该是我最喜欢的系列,自己虚构创造的一座城。长安城里有梨园在唱着穆桂英的大青衣,桃花树下酿桃花酒的丫头与张生。少壮且心负保家卫国的少将,和只想让长安城好好过太平日子那位叫苏文迁的省长。同样都是长安城出来的爷们,不同的是少将与张生死在了中条山上,苏文迁和林峰同长安城一起消失在我的生命里了。城破了,根也就没了。小花仙的鬼魂儿看着那两男人怒吼着,她明白!这座千年老古城土下埋藏着多少爱恨纠葛,才酝酿出宁可随城破人同亡的长安汉子。——这是虚构的长安,缥缈到随手删除文章就不存在的城,但它是我的“长安城”啊!

有位新朋友在微信问我,那位得抑郁症的姐姐现在怎样了。他口中的是《一首歌一杯酒一段故事》中曾出现过的杨姑娘,我回答他:“放心,挺好的,前段时间还问我要红包呢。”他顿了顿:那就好!那就好!——你看,有人记得你的故事呢。

《一首歌一杯酒一段故事》中我忘记了哪些人,你还记得还有谁嘛?在800路公交车邂逅到我的曦缃、但早已成为前任的姑娘。乔一现在有时还去曾是他未婚妻的墓前,放上一束薰衣草花。叶子离开了让曾她深夜哭泣的成都后,今年结婚时请我转告另个男人,她现在很幸福。还有那飘进在我鼻间地月季花香的长发,她曾躺在怀里对我说“张生,写篇我们两个人的故事吧,我想看!”我写出来了,你去哪儿呢?

与初恋相恋七年,熬过大学,走过了异地终究没逃过散场的颜柔。还有我在深夜里看到喝醉后哭的像个孩子样的老郑,还是为了她。曾自残到满身伤痕躺在病床绝食的乔雲,今年进部队当兵去了。还有很多来不及说名字的人,他们是活生生在现实里我所曾认识的人,这是他们的故事,也是我的故事。一首歌就可诠释他们身上所发生的剧情,也是用一杯酒就可以咽下听歌后的辛辣。

鱼小菲今晚问我:“张生,你说我们为什么要写故事。”我不知道如何回答,是啊,写的再多好像也没什么意义。死去的胖子除了家属和我记得还有谁知道,这世界每天每秒都有死亡。上一秒热恋秀翻单身狗的情侣,下一刻就如同Z小姐哭的死去活来。我不知道答案,就像我不知道还能写多久。但我想我知道,有些在别人眼里毫无意义的事儿,确实没意义!但你喜欢。

也许多年以后,我会对依旧孑然一人的自己说:“原来我还真记得曾发生过故事!”而你,还记得我嘛?——你好,张生!

作者:微信公众号——九条命的猫先生
一位不想过河对岸 ,却一直送他人过河的摆渡人而已。
看过发生过体验过一些故事的人,习惯孤独的人。
假如你愿意,把你的故事说给我,我努力把它呈现出来送给你当作回忆。
近期创作:《一首歌,一杯酒,一段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