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3月 的所有文章

野

你把我推出门外 我才看到满天白色 原来,下雪了
告祖父

告祖父

上次回来,野草埋过了膝盖 几亩石谷子地的庄稼 退到半山腰下 枝桠横斜的树林 母亲的喘息跟林中的风声一起 低低絮语。
2016年的第一场雪

2016年的第一场雪

就这样我静静的伫立在院子里,就这样我静静的思索着一些事和一些人,就这样我慢慢的变成了白头,双脚也已被厚厚的积雪覆盖,继而会感到一丝冰凉,只是这漫天飞舞的雪花啊!你多像我梦中的那位白雪公主,我多想永永远远拥你入怀,直到地老天荒……
关于朋友想到的那点事儿

关于朋友想到的那点事儿

我们都是独立的个体,孤孤单单的来,孤孤单单的去,我们不必依靠谁而活。有限的生命里,时光会为我们涤净一切。留下的,我们相视一笑。最后,你入你的土,我选我的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