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7月 的所有文章

多年

多年

深居多年 青苔翻新出众星的光彩 蛰伏山崖 铁窗打开,地名不再遥远
一首歌一杯酒一段故事(22)

一首歌一杯酒一段故事(22)

放弃一个真正自己喜欢的人是什么感觉,小北说:“像被抽离骨头后一滩肉”,七子矫情地说:“就像明知道那是你的家,自己狠心放一把火烧掉后,满地碎屑,你知道再也回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