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4月 的所有文章

我们都是那秋。

我们都是那秋。

江慕野遇见那秋的那天正好是那秋母亲的死祭。 荒凉的山野,没有人烟。只有一个白衣女子跪地在哭泣。霞光透过层层雾霭照射到她身上,印着枝桠的斑驳,光晕扩散。有种梦般的不真实。
如无相欠,怎会相见

如无相欠,怎会相见

我是在浅海里游走很长时间的人鱼,因为在深海里呆腻了,在浅海里游荡时交了一个彻夜交谈的朋友。我们谈天说地,天马行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