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 的所有文章

禽兽与神

禽兽与神

即使就此别过,不知在什么地方,或许我们还要遇见,以我们都意料之外的姿态。
新绿

新绿

我看见凶猛的火焰攀上枝条 万顷深绿就此泯灭成黧黑 树干扭曲得狰狞 却不曾发出一声哀嚎 深埋于根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