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落

终其一生,我们寻找的不过是自己。

向南

向南

一月是早晨的一月 二月还是一月的二月 哈密河的老人们没有那么晚睡 白琵鹭听得见河道上早晨的胡笛 失落...
寒秋

寒秋

你该活下去,享受人间的欢乐,然后才到我这里来……”我算是活过了,也算是享受过了人间的欢乐,现在该快点儿到他那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