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亲爱的,戴着面具在这世间行走的你有多长没有面对真实的自己了呢?停下来吧,在这几分钟的时间里摘下面具,看看最真实的自己。

我们不擅告别

我们不擅告别

每一个离去的人,都让我死去一部分,同时又生出新的部分。我将携着新我努力前行,认真地过好每一日,让沉淀在我生命中的你,像云层中隐隐的星群,闪亮一次又一 次。
那些不死的魂灵啊

那些不死的魂灵啊

那些不死的魂灵啊,是从祭坛洒向这个龌龊的文学时代的最纯净的露滴,是我在俄罗斯的森林中望见的、能让我眼睛一湿的缕缕晨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