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亲爱的,戴着面具在这世间行走的你有多长没有面对真实的自己了呢?停下来吧,在这几分钟的时间里摘下面具,看看最真实的自己。

某夜

某夜

其实天亮了就好了,但是他们不知道天会亮,选择所以陷入长久的沉静,也就远离了。
风沙

风沙

终于终于,时间慢慢过去,我有了一个妹妹,小我十七岁的妹妹,我给她起名“念”,家里还是四个人。爸爸妈妈也再回到了家里,而我,终于长大了。我还是喜欢坐在副驾驶,我还是喜欢有黄色暖阳的角落。
外公

外公

童年里,我能想到和宠爱这个词有关的片段,全与你有关。满月宴上,所有人都惊讶一向不苟言笑的你抱着婴儿,...
春花杂记

春花杂记

在紫金港的第三个、也是最后一个春天。 连绵几个月的雨水乍然而止,炫目的日光旋即跟上,呼啸的寒风也一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