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世界

我一直相信,小说不只是生活,它还是一个世界。

遗失

遗失

我把那个老旧的证件和发黄的日记本一同放入了袋子中,我终于明白了周爷爷为何会在唱戏时那么认真,现在想来那一脸看似滑稽的妆容中描绘的确是一段无比悲情的故事,正如周爷爷在那本日记中写到的那段话吧:我这一辈子都在丢东西、小的时候丢了父母,雨…
一个没有题目的故事

一个没有题目的故事

狗先是向老房东摇了摇尾巴,这是它向人类表示友好的方式。随后它又向前买出了狗爪,刚一迈出,它就反射似的看了老房东一眼,老房东并没有什么动作。于是,它安心了,它摇着尾巴走到了老太婆躺着的地方。它先是将面包放在老太婆张开的左手里,然后又跑…
春雷

春雷

那场戏终于在一个有些热的午后出演,徐清抹了脂粉,安静地站在台上看着他尊敬的前辈纪平唱着可卿的词,一切顺利地进行着。 终于只剩下最后几句,此时纪平已下台,只要徐清唱了收尾便可以漂亮地结束这场戏。但在这时,徐清忽然止住了。台下角落的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