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首诗

在十七岁的最后一秒死去

作者:徊北

突然的雨
变成了剪不断的线
冷了一个秋天
吹一口气
在风里凝成了冰
热茶摆在桌前
却融不进内心
于是倒一杯烈酒
装在冰做的杯子里
敬天敬地
三十年世俗
五十年匆匆
伴着卑微与孤独
正好下酒

(34)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