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故事

罪囚

作者:忘棠

周遭满是破碎的铃兰,惨白的颜色和灰白的天空相映成趣。
我挣扎着起身,想要伸手触摸铃兰,指尖却直接穿过了薄薄的花瓣,只留下了指尖上的奇妙感受。
这里是我的画。
画中关押着一身罪名的我。我不明白。我挣扎。我百口莫辩。
不知道是谁的眼泪滴到了画上。画里下雨了,不大不小的雨珠穿过树叶的层层缝隙滴到我的脸上。咸咸的。
在画里也会想起来他。他送我进入画里,临走前还特地对我说了一声抱歉。
嗯……我现在已经原谅他了,但是我的情书还没有送出去呢。写给他的。
他以“爱”为罪名,用一种让我活下来的方式杀了我。
爱是囚笼,是连绵起伏的陡峭山壁,是春寒料峭时的感冒,是追求一生也抓不住尾巴的云朵,是苦不堪言的你我。
在画中的我,也会死吗?
雨渐渐小了,我好像可以听见谁的抽泣声,我也能看见马上要放晴的天空。
我眼底的光渐渐暗淡,像即将燃尽的烛火,摇摇摆摆。白色的铃兰摇曳着,晃动着。像沙漠里突兀的雪花,硕大而又渺小。
以“爱”为罪名的我,可能没有资格再爱了。

(8)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