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世界

夜访

作者:凤歌

“味道不错!”它心安理得地端起我的咖啡,喝了一口,然后晃着大的出奇的脑袋,发表它的感想。

它妈的,没想到外星人也会喝咖啡。

我有点怀疑它是隔壁的那个混帐小孩的伪装,这种怀疑让我生出想掐住它的冲动。

但我不敢,我胆小,我害怕,我浑身僵直,我心脏麻痹,我不知道它从何而来,我清楚记得关上了大门,我认为自己处于某种幻觉,于是死命地眨着眼睛,想从恶梦中苏醒。

“我来自B星,很遥远的地方!”它第一句话就这么说。

“为……为什么找上我!”我口气软弱,承认了它作为外星人的合理性。

“我是一个收藏家!”

天,收藏家,难道我这破窑有什么值得收藏的东西?是用了十年的洗衣机、还是前天买的痰盂,或者房东的沙发……或者是我刚吃的西瓜皮……它不会这么变态吧?慢着,变态?难道……难道它的收藏品就是我??可怕的想象让我不寒而栗。上帝呀,虽然我平时没有向你祈祷,但请你现在伸出万能的手,拯救小小可怜的我吧!

当然,这分明是不可能的,我一直怀疑,上帝和外星人本来就是亲戚,沆瀣一气,它妈的,我感到眼眶潮湿,心中酸楚,我还年轻,我才24岁,我还没结婚,我热爱生活,我前途光明,花花世界还等着我继续游历,555,可爱的地球,我从来没有这么热爱过你……

“我的收藏品是智慧生物的想象力!”它一句话让我的痛苦烟消云散。可爱的外星人!我第一次对它有了好感。

“在我们的星球上,物质文明已经发展到很高的水平!”它的神情有些厌倦(如果外星人也有表情的话):“宇宙在我们眼里,已经没有多少秘密可言。” 真幸福呀!我很想向它套点大统一理论,宇宙起源什么的,没准我还能混成21世纪的科学巨人,然后名誉、鲜花、掌声、金钱……当然,还有数不清的可爱 MM……我有点想入非非。

“但科学越是接近它的巅峰,给我们想象的空间也就越是狭隘!”它说:“到这个时候,我们什么都不缺,就缺少想象力。”

“难道,我们比你们更有想象力?”我感到不可思议。

“可以这么说。”它说:“在我们的星球,古老的哲学家有一句让人深省的话,叫做‘无知是想象的前提’,应该说,在某些程度上,你们这些处于史前时代的生物比我们这些发展到宇宙时代的生物有更多的想象空间,也最能在脑瓜里迸出智慧的火花,产生让人惊叹的想象!”

“所以!”它向莫名其妙的我微微一笑:“我往来各个星球,收集史前生物的想象,然后拿到我们的星球展览,这是一门很有经济效益的行业。”

它奶奶的,我心里嘀咕,原来是盈利性质,难怪你屁颠屁颠满宇宙逛悠,看来你跟咱们地球人也没有太大的不同。于是,我打算跟他谈谈价钱,我斟酌着开口:

“我说,老兄,我是不是很有想象力呢?”

“嗯!”它看了我一眼,有些为难:“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咦!这个傻B的问题让我十分意外,后面的要价一下子被堵在嗓子眼里,过了半晌,才像个呆头鹅一样回答:“当然听真话!”老实说,我到现在都对这句话感到后悔,我为什么要听真话,我简直是一个白痴。

“嗯!其实你的想象力很一般。”它吞吞吐吐,不敢拿正眼瞧我,鬼鬼祟祟地瞟了我两眼:“我……我……嘿嘿……我只是觉得……觉得……嘿嘿……你跟我长得比较类似!”晴天霹雳,我一头栽倒在地,就像一只被打断了脊梁的赖皮狗,虽然……虽然别人都说我长得像外星人,虽然……虽然这是个很难让人认可的事实……但是,它怎么能这么无情地把它揭露出来,让我自卑的心更加自卑,灰暗的自尊更加灰暗,“我要掐死它!”一个声音不断地在我脑子里轰响。

“我初来乍到,不太好意思和地球人周旋,所以,我才选择了你,我对你比较有认同感,我想,我们有比较类似的外表,一定能够得到很好的沟通…… 嘿……你也不用太伤心,你这种模样,在咱们B星也算帅哥……”那个家伙还在喋喋不休。“我要掐死它!”我心中的恶魔在怒吼……然而,我是思想的巨人,行动的矮子,我从来只敢想,不敢做,有色心,没色……咳……我都想到那儿去了?

算了,算了,我认了,这毕竟是事实,虽然是一个让人伤心的事实,我无奈地爬了起来。

“我还打算收藏几个人的想象。”它掏出一个小本本,本来我以为它要掏一部电子脑、光子脑什么的。它看出我的疑惑,笑着说:“我们星球现在流行复古。”它蘸了口水翻开。

“嗯,有一个叫北星的小女孩,她的名字和我的家乡星球的名字一样,我怀疑这不是简单的巧合,还有一个叫水泡的怪人,据说她在上百个地球年中,漂浮在水上,望着天空痴想,她的思想中充满了幻灭的因子,嗯,说到幻灭,有一个叫天衣居士的家伙,他的想法很奇怪,他从来不穿衣服,他说天就是他的衣服,常常在街上裸奔,据我所知,他当前在警察局。唔,我还打算了解一下人类之外某些生物的想象,比如有一只羊,住在精神病院里,它老是在想自己被剃光羊毛,站在冰天雪地的样子,很奇特吧,还有一只青蛙,它一直想和一位叫泉的MM接吻,当然,根据我的概率统计,那是永远不可能的……”

它突然眯逢了眼:“最后这个人叫做遥MM。”它抬起头,看起来有点不好意思:“我是她的FANS,很喜欢她的某些血腥BT的文章,就像最近的那篇《持镰者》……”

“我也是!”我冲动地握住它的手,感到十分滑腻,好像攥住了一条菜花蛇,让我心里很不舒服,连忙放开说:“你对她说,一定要写完!”妈的,奇怪,它绿色的脸皮上居然出现了一丝红云,看上去就像一个半生不熟的西红柿。

“咳!我想问一下。”我想起最关键一个问题:“你收购我的想象力,要给我多少钱?”

“本来我想给你钱作为酬劳的。”它羞涩地说:“但是,刚才我已经用比钱更宝贵的东西,给了你补偿。”

“什么?”我傻了眼。

“你大概不知道吧?”它红着脸说:“我的手是我最宝贵的部分,只有我的配偶才能触摸……嗯……我已经把最宝贵的第一次奉献给你……”

@#$%&*()……我头脑开始短路,然后的事情我就记得不太清楚了,我只隐约记得,我似乎举起了折叠椅,也隐约记得椅子下面的惨叫声……反正,就这么说吧,如果你遇上外星人,不管它长得多么接近人类,也不要随便触摸它任何部位,否则,你会的生活将变成可怕的梦魇,永远不见天日……

(8)

本文由 一隅文学 作者:一隅编辑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