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文章

《菊次郎的夏天》:可爱又暖心的流氓大叔

作者:麋鹿姑娘

桃李之年,对与“治愈”相关的一切很有好感。

 

第一次听summer应该是很久之前了,那时候不知道歌曲的名字,只是觉得悦耳动听。在影单推荐榜上看到《菊次郎的夏天》,后知后觉summer是这部电影的bgm。 我把影片开头看了好几遍,男孩穿着花衬衫欢快地跑过大桥的样子,天真烂漫。

电影的基调是平和的,节奏缓慢,用“片段记录”来贯穿整个电影情节。 如果要挖掘这部电影让人惊讶的地方,应该是这点:大叔才是菊次郎,小男孩叫正男。 正男年幼丧父,并且从来没有见过亲生母亲,内向腼腆。某一天他在抽屉发现了妈妈的照片和地址,决定去找妈妈。热心的邻居阿姨让自己丈夫——菊次郎,护送正男顺利找到妈妈。 菊次郎是这么一个中年大叔——不学无术、欺软怕硬、无所事事。

他不靠谱,因为赌博输了路费被迫徒步搭顺风车去东京,没什么背景却要弄一个纹身,不会游泳却又爱装腔作势,被人拒绝搭顺风车就偷偷砸车报复,为了拦车而在路面上放钉子、装瞎子。

经历一路的流浪,正男来到妈妈家门前,但这个时候妈妈刚好送一个男人和一个孩子到家门口,笑容灿烂。

她已经改嫁,有了新的家庭。 正男背过身去拿手挡着眼睛哭了起来,这些泪水仿佛是出生以来所有委屈,孤独,心酸的总和。 菊次郎跟他说:“走吧,一定是找错了,地址是一样的,人却不同。”他对别人都凶神恶煞的,唯独在正男面前是个可爱又温暖的流氓大叔。 后来正男和菊次郎遇到了三个人。 好人先生是到处旅游想当小说家的诗人、重磅先生和光头先生是拿着天使铃铛具有反差萌的飞车族。 他们和菊次郎为了安慰正男,用尽浑身解数,陪着正男玩游戏,过程让人啼笑皆非。 “只是集合了一群无聊寂寞的大人,以小朋友为借口自己玩起来而已。”北野武自己是这么解释的。 陪着正男玩游戏的时候,菊次郎中途离开,去了养老院,看着神情落寞,近乎痴呆的母亲,明明做为一个成年人的艰难,心酸,委屈和怨恨都溢满眼眶了,却还是没有上前喊一声妈妈。

这时候我突然想起庆山在《月童度河》里描述与女儿之间的关系时说的一句话:“彼此的人生是独立的,她要成长,我要成长。”

不管对母爱的渴求多么热切,多次希望崩塌之后,亲人的关系随着时间流逝呈现出来的状态只是世俗意义上的牵连了,就像两条线相交却渐行渐远,再走进母亲的生活里也只是无奈。

他们相似,童年时候都不被母亲疼爱。在这一趟旅途中,正男从面无表情变得爱笑,一步一步从压抑走向开朗,菊次郎大叔也终于也终于去养老院见了妈妈,童真唤醒了成年人最难得的纯粹。

他们是彼此治愈的。时间这块橡皮将他们与现实较劲的痕迹都快擦干净了,但成长的缺失需要等待一个更漫长的修复的过程。

影片里难以言喻的感动远远超过因为大叔和正男被抛弃而悲伤的情绪,人性的美好会告诉他们如何去爱。

有时候我们想要的东西仿佛一直得不到,是不是因为没有足够优秀的品质,是不是因为不够好呢。

单纯从个人来说可以分析出来优缺点,但放在这世间所有的爱里却是没有逻辑可言,认清事实,反正为同一件事情拧巴着没有意义。

属于你的爱,就像迎面吹来的清风,不必用力抓住的。

“我会走得很远,远过这些山丘,远过这些大海,直到靠近星星。”永远相信自己值得被爱。

(3)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