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作者: 李白不写诗

  忽而清风起,玉屑落满地。橘子花又开了,那清冽的香你闻到了吗。 ——题记

江南有丹橘,经年犹绿林,你坐在橘树下冁然而笑,微风拂过,清香缭绕,连空气都开始变得暧昧起来,那是我见过最美的风景。

山无棱,天地合,青岑可浪,碧海可沉,不敢与君绝……阳光下细语呢喃,格子衬衫的少年低眉颔首,一模红晕早已爬上耳垂,彼此诉说着誓言,期待未知的浪漫。

你永远不会知道那时候的我觉得有多幸福,就好像我书包里的每一个本子,每一支笔,都知道你的名字。

又是一阵微风,带来橘花的馨香,我这才幡然醒悟。记忆里的少年再也不会笑了,昔日并肩的两人,如今也只能渐行渐远。紧握的手机上是你的主页,你的网名甚是扎眼——“Lotus”。

Lotus……lotus……恍然间思绪翻涌,记忆倒带,橘花少年不笑了,格子衬衫也变成了白大褂。

我深知,每一朵云都会下落不明,每一盏灯都会不知所踪。

我深知,爱笑的橘花少年已随风飘散,你给我精心编织的梦也随着你的离开散落一地。

我深知,失而复得、久别重逢、虚惊一场,任这世上多美的成语,全都逃不过物是人非。

本以为是“江南有丹橘,经冬犹绿林”,却不成想竟是“人烟寒橘柚,秋色老梧桐”。

书案上的昙花开了,也是洁白如玉屑,我就不去看满地橘花了。

(2)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