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老梁

作者:徐无鬼

我去老九街的面馆吃面喝酒,又点了二两卤鸡爪,一碟茴香豆。嚼着嚼着,门口突然进来一个瘦高个子。他用手摸了摸脑后,像是在找一顶根本不存在的帽子。尔后他走到我面前,招呼也不打就坐在我对面,可是酒馆里明明就有很多空座位。

“小二!”瘦高个子喊道,“来二两白酒,一碟黄豆!”

都什么年代了,还小二小二地喊。我寻思着这人是不是穿越来的。但他看起来却还算体面:头发整齐,衬衫的袖口也挽得一丝不苟,只是面色苍白,好像这副躯体里的血已经流干了一样。

“先生,您这……”我用眼神示意他周围还有很多空座位,大可不必坐我对面。我叫他几声,他没有听见,眼神还在服务员身上上下打量。

“先生?”我又试探地问了一遍,他终于回过神来。

“服务员欠你钱啦?一直盯着他干什么?”我问。

“啊,没事……”他的声音很轻,“太久没见过人了。”

我觉得很奇怪,但这时服务员把我的面和他的酒菜一起端来了,我只好拿起筷子开始吃。对面的瘦高个子端起酒杯喝了两口。不一会我就听见水泼在地上的声音,白酒的味道氤氲开来。我刚想问,瘦高个子就开口了:“小二,你这酒掺水了吧?

“没有!”服务员梗着脖子回答,“俺家这店是百年老店,诚信是金招牌。”

“太淡了,跟我之前喝过的酒味儿不一样!”瘦高个子很生气,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声音又弱了下来,“算了……就这吧。”

他右手提起筷子夹黄豆,左手好像在肩上寻找着什么,摸索了一会才收回手。不一会,我又听见黄豆落地弹起的声音。可是我明明看见他把黄豆放进嘴巴。

“这位先生,我们店的黄豆是猪皮烧过的,保准好吃!”服务员热情地介绍,“您吃着怎么样?”

瘦高个子沉默了,点了点头权当认同。服务员满意离去。可我听到他好像在用气声说,寡淡无味。

这位又开始摸后脑勺了,我扒拉着面条,忍不住问:“老兄,摸啥嘞?脑壳上长虱子啦?”

“我的辫子……”他下意识地嘟囔。

我心里一惊,筷子掉在了地上,声音清脆得有些突兀。我忙去找服务员换筷子。

“咋回事儿,小老弟?”瘦高个子笑着问,“见到俺老梁连筷子都掉了。”

“外面打雷,一震之威,乃至于此……”

“今日刚刚是清明,只有杏花春雨,哪来震耳惊雷?”老梁故意文绉绉地讲话,整张苍白的脸都是笑意。

今日清明?我心中一震,那面前这位是……

鬼……

“先生在那边过得如何?”我左思右想,还是问出口。

老梁难以掩饰惊讶之色。过一会才慢慢回答:“不太好……总难在市上购得东西,钱币也贱、元宝也贱。用钱币当厕纸,用元宝打水漂的大有人在。”

“那你们用什么购置货品?”

“家里人在坟头前面供的糕点、瓜果和方肉。”老梁说,“这些东西值钱得很,就是不能经常获得罢了。”

“那边的人如何?”

“这阳间如何,阴间也自然就如何。目不识丁者,其家人也几乎大字不识。这些人到了我们那边大多穷困潦倒,因为他们的家人总写不对他的名字,刻了一个错误的在石碑上,那些糕点纸钱也寄不到他这里来。可惜了这人了,生也无名,逝也无名。”

“我总是听说人死后是天堂,是极乐世界,听先生说的,未必如此?”

“食不饱者多矣。”老梁摇头叹气。

“那岂不是都赶着去投胎?”

“投胎其实很简单,你到每日午时把脑袋放在阎王府门前的大铡刀下面,冥兵咔嚓一铡,脑袋掉了,就去投胎了。但是愿意去投胎的人很少,很多人就在阴间飘飘荡荡几百年。”

“为什么?”

“他们说阳间因果不报,人心可畏。不如给阎王拉磨,走一圈有一圈的报偿。”

“你是怎么来这里的?”

“清明当日下雨,天地连通,魂魄皆可还阳半日。我就想回来尝尝家乡的酒。可惜我吃不到阳间的食物。”老梁拿指关节敲着桌面,可是听不到任何声音,“这个面馆啊,就在天地连通的交错处,清明节这一天会有很多阴间的魂来光顾。”

服务员一边哼着小调:“清明来折柳呀插门头……”一边撕了胶带把刚摘的柳条贴在玻璃门上。

“服务员,”我问他,“你贴这柳条干嘛用的?”

“前些天一说风水的来了,说俺这店阴气重,让贴点柳条,说是能驱鬼。还叫俺往店里面洒雄黄酒……”服务员笑了,“俺也不迷信,不过博个彩头嘛!”

老梁脸色一变,匆匆留下钱离开了。他的通宝钱肯定不能使用,我便替他付了酒钱。

我喝掉最后一口面汤,瞅见一个面色苍白的女孩正准备进店,她看见门上的柳条以后,又立刻走开了。

我记得老梁临走时的感叹:“度罢阴寿转阳寿,去了阳间还阴间……人世便是这般轮回往生……永无尽头。”

(1)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