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撒尿

作者:杂货铺的少年

我在大田村长大,我们家住在五组。顺着一个很陡的土坡往下走,是三组,三组基本没什么人。我们住那也只有几家独户,三组和五组之间人比较多,村长,村支书,村里管事的,商店都在四组。

三组那有一个茅草屋,听爷爷说里面住着一个疯子,还说是以前读过私塾,字写的好。

直到后几年之后他来帮我们家收稻谷我才知道他和爷爷以前是好朋友。

我的记忆中,他只来帮我们家收过一次稻谷,他很卖力气,那个时候看起来精神很好,只是喜欢说一些怪诞的话。

他那个时候身体挺强壮,只是视力出了一些问题,随身带一根黄金树干,很粗糙。腰上背着一个军绿色的泛黄的挎包,里面有一部他的养子给他买的按键手机,声音很大,按键也很大。

那个小背包里,还装着一些碎粉笔。

那一次收完稻谷后在我家里吃饭,他说让我好好学习,不然以后就会被尿憋死。

我爷爷吼他。

他便没说了。

在我们的侧墙上写下了一行字,是繁体,行楷。

文明社会,人人平等。

记忆里那八个字是黑色的。

后来吃饭的时候,他开始讲一些很怪诞的话,爷爷起初一直和止他,后来竟然也听的眼眶犯了红。

他说他小时候见过一个傻子,三十来岁,尿急了,家里太穷,没有厕所,平时他都知道要在养鸡的笼子旁边撒尿,他的媳妇也没在意过这事。

不知道哪天这个傻子看到了哪家的厕所。

那天傻子没有在鸡笼子旁边撒尿,他去了河边,山里,门后,被子里,口袋里找厕所。

没有找到。

傻子走到了河边,人的本能生理需求迫使他准备撒尿。

这个时候走过来一位穿着整洁,戴着眼镜,手里拿着一本看不清书名的书,他说这个年代不能不讲文明,要有素质,给那个傻子讲了许多这个时代的发展。

突然那个傻子掉到了河里,河里的水从白色变成了红色,从红色变成了黑色。

傻子被憋死了。

那个文明人转身走了,傻子看到他的背上分明写着“阶级”两个大字。

不,应该是“文明社会,人人平等”。

说到被憋死两个字的时候,爷爷的朋友哈哈大笑,转而给了自己一巴掌。

他继续说道,那个文明人回到了家里,请卖寿衣的师傅,做了一个纸厕所,烧了过去。

文明人看着升起的黑烟,满意极了。

真善良。真是个好人。

爷爷又打断了他,他也没再继续说下去。

爷爷和他都哭了。

爷爷对我说,莫听这个癫子说的话。

后来我知道了,精神病是可以遗传的。

文明社会是没有阶级的。

(1)

热评文章

评论:

1 条评论,访客:1 条,博主:0 条
  1. 发布于: 

    精神病是会遗传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