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爱在回忆里枯萎

作者:李白不写诗

“你被爱过吗?”

猝不及防被人这么一问,我努力开机,在脑海里快速搜索着“证据”,可是翻遍了记忆的匣子,空空如也。

“好像没有哎。”我笑,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没有那么尴尬。

“你爱过人,但是没有被人爱过。”

想来确实如此。

已经悄然迈入了成年人的行列,却怎么也褪不去那一身浸入骨子里的青涩。记忆里你的脸啊,已经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模糊不清了,只剩下一个朦胧的影,在我的回忆里牢牢盘踞。你美好得如彩虹般的笑,让我在炎炎烈日中如沐春风般清爽;你干净得一尘不染的白衬衫,是徜徉在我心田舞蹈的白蝴蝶。你在我荒芜的心里种下了一片向日葵,从此我用心灌溉。

我总是在午夜街头昏黄的灯光中想起你,予你,只有戴望舒的《烦忧》,才能表达我此刻的心情:

说是寂寞的秋的清愁,
说是辽远的海的相思,
假如有人问我的烦忧,
我不敢说出你的名字。
我不敢说出你的名字,
假如有人问我的烦忧,
说是辽远的海的相思,
说是寂寞的秋的清愁。

我不敢说出你的名字,我想,这大概就是爱了吧。

你突然闯入我的生命,在我平静的生活里激荡出一片涟漪,热情而又猛烈。你送我的向日葵,也长到一米高了,这个精致的花盆也得换掉了,换掉……就如同你突然消失在我的世界,如清风过境,片叶不沾身。

“你怎么把向日葵都养死了!”无数次,你鼓着腮,假装生气地责备。

而我只是笑而不语,那时年少,阳光正好,你爱游戏我爱笑,尤记你侧手拦过我的肩,在我耳边叫着兄弟,真甜。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思念是糖,甜到忧伤。现在看来,这句话一点儿也不矫情,反倒是自己成了里面的主角。

任你带我走过短暂的四季,在喧嚣的街头多添两份聒噪,在萧瑟的河边隔岸观景,在成年的回忆里迷茫。猛然间意识到,我们都已经长大。时光是个庸医,总是让爱在回忆里变质。

我们从无话不说走到无话可说,再到各自走散,这中间,到底是哪里出了错?

后海有树的院子,
夏代有工的玉,
此时此刻的云,
二十来岁的你。

你可知道,北京后海有树的院子很难得,夏代根本没有精雕细琢的玉,此时此刻的云漂浮不定,他走了,就再也不会回来了,就像你予我而言,是可遇不可求,可遇不可有,可遇不可留。

你可知道,春去秋来,有多少人在热烈中走散,世界上不会有两片完全相同的树叶,可能我只是你生命中的过客,但你不会再遇到第二个我,友情也好,爱情也罢。

青春荒唐,爱与被爱都无所谓,你只活在我的记忆里,从此深埋心底,再爱也不提及。

兄弟,那娇艳的花盛开后等你来还要多久,那向日葵被我养死了。

我不等你了。

 

(2)

热评文章

评论:

2 条评论,访客:2 条,博主:0 条
  1. 发布于: 

    好喜欢这篇文章,像极了现在我和他的状态

  2. 发布于: 

    说不定他晔淡淡的爱过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