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怀念少年时代的足球

作者:小小夏虫

偶尔看到了足球论坛上怀念点球大战时候的压力和激动之事。虽然未曾经历过职业的体育比赛,但是在学生时代也曾也活跃在校园联赛的大大小小场面里,亲身体验下幸运的能接触过那种激荡人心的岁月。

大二那年,师大园丁杯比赛,争八强赛和男生非常多的数学系踢,赛前队长制订了一套很完整的防守反击战术,往常踢前锋的我,也安置到了防守位置比较薄弱的右后卫,恰如预见,数学系的冲击力很强,综合一场比赛,我们都很难有机会打门,更难说进球。幸运的是挨到了点球大赛。第一个点球队长交给队里最稳的中卫来干,他抗住了压力一球致命,第二个球,队长和每次比赛时一样,作为主心骨,选择站出来,兜进死角,第三点由一个传说曾经有着职业训练经历的大四学哥来打,点球大战我是第四个罚点,罚进就可以绝杀。不负众望,进了。

后几天球队八进四,左脚凌空抽射攻首先破对手大门,还记得在赛前和室友吹水,若是进球了,我就脱衣庆祝,回头看自己,结果是进球了之后,我就宛若高中的范进一般,欣喜若狂,失尽颜面。

半决赛,大战中文,一个来自云南的小学弟终场前几秒绝平。点球大战,仍然是按照罚球顺序第四个,若是罚丟便出局,虽是进球,确是无奈难阻出局。

虽然最终止步四强,但是那年夏天无疑是我人生当中经历过最美丽的初夏,球队很久没有进入到师大的八强,也是很久以来又一次进入四强,最后拿到季军,就那样一个相对不被看好的阵容来说,也很让人意外,更让人兴奋。往后的岁月,即便我们在足球上很难有突破,也很少低落和自卑,走过那样一段激情燃烧的岁月,对我而言甚至好过高考前后的满怀期待,好过大学毕业后的氤氲成梦,尘埃落定。

就这样一个初夏的足球场,时常让人回味无穷,队长连过数人打进的圆月弯刀,学弟压着哨声的绝平球,自己打过球场上的边后卫,边锋,中锋,和兄弟们一起把对方单刀球破坏出边界底线的兴奋和振奋,和球队里的兄弟们一起早起六点钟训练的美好时光,和室友在比赛大胜后的肆意吹嘘,跳跃划比,当然,也还有那场边看球的长发女孩,摇旗呐喊的同窗好友…

适逢这个特别的春夏之交,算算时间也差不多开始是踢球的季节了,现实和那个梧桐树下的清凉初夏午后蒸腾交替翻涌,感触万千。让人无限的回忆那些美好的过往。

也是在那年的夏天,最爱的篮球精灵库里划记录的拿下全票mvp,甚至不堪回首的大学学业在那个学期末也出奇的好。正式工作之后,就很少再接触那个时候那个很纯真的足球了,饱受跟腱炎和滑膜炎的脚踝膝盖也不允许职场的我再有那样年少轻狂的梦,哪怕是回忆也只能适可而止。

时过境迁,很难再激动不已,少年时期的热血浪漫注定要归于平淡,就像这个再平淡不过的世界。只感叹古人常说,世人只道黄金贵,不问天公买少年。

(1)

热评文章

评论:

2 条评论,访客:2 条,博主:0 条
  1. 发布于: 

    世人只道黄金贵,不问天公买少年。

    • 发布于: 

      七十鸳鸯五十弦,烟熏花柳动春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