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文章

关于恋爱中的金钱观

作者:白鹿路68号

我记得有一个夏天,逛了很多家服装店之后,我看上了一件牛仔裤,试穿之后有一种完全心满意足的感觉。

我妈在旁边一点儿也没有了挑剔的样子,说好看。

我看着镜子,觉得这件裤子值得前面踏遍“千山万水”的辛苦,店主开价是120元。

那个时候我已经知道我会放弃,但心里还是权衡着“喜欢”与“划算”。我多看了几眼,然后好像完全无所谓一样牵着妈妈离去。

我妈说如果你真的喜欢,我们就去买了。但我想都没想,就说不用了。

那个时候我需要支出的有形或无形的费用全部来自父母,没有资格随心所欲。

现在我已经不觉得120块的裤子是昂贵的价格了,更多考虑的只是性价比。对金钱的认知开始从简单地价格表面变成了我花这个钱是值得的,“值得”这个词考虑的因素有二:一是消费品本身,二是我有多想要。

不可否认的是,我是真的很喜欢当时那件牛仔裤。

那件事之后,我对“物欲”这个词的意识开始觉醒。

深居简出的日子里多了很多空闲时间,这次跟好友的聊天再也不是天南地北,百无聊赖的了。

她说:“不知道为什么,和他处着就会有来自金钱和家庭的压力。”

这是第一次我们那么认真地聊这个敏感的话题。

“恋爱的支出要怎么解决?”

“打个比方,平时约会的时候如果你请我看了电影,我会请你吃饭。如果是旅游这样花销很大的事,还是两个人一起积攒旅游基金最好。”我敲下这些字。

说起来容易,实施起来很难做到那么分明,在没有完全经济独立的时候,谁的钱都有父母的一份血汗钱,一直用着一方的钱并不是天经地义的事。

在金钱消费问题上,不以经济作为依托,有来有往双方都会有良性的参与感。

情窦初开喜欢一个男孩,除了学习就是想着怎么让他多看我一眼。那时候的天空没有阴影,瓦蓝得发亮。

我也会感慨那个时候的感情真的太简单了,现在除了看三观还得考虑经济问题。

前段时间疫情没出现的时候,兴高采烈地去做旅游攻略,考虑到预算的问题,路程、景点、住宿、吃饭都认真地规划。

所以这个攻略就没有那么高效率的完成了。如果钱很多的话整个攻略做起来会顺心很多,或者说,考虑的问题就不那么复杂了。

以前我觉得我弟贼拉不靠谱,现在他说出“要得到爱情之前要先有面包”这样的话的时候,我还是想恭恭敬敬地献上我的膝盖。

但我依然有热情期盼乘坐火车通往目的地,第一个原因是我没有坐过火车,第二点是火车的价格太亲民了。

这样综合起来,十几个小时的路程就很值得,也很有盼头。

但是金钱跟谈恋爱有什么关系,其实我认为可以说没有很根本的关系。

比如说有经济能力的,随手一杯星巴克实属平常,经济能力稍弱的,性价比超高的益禾堂也值得拥有。如果用心,恋爱的时候分泌的多巴胺是一样多的。

但我偶尔还是会觉得,谈恋爱如果非常顺心,绝对有“钱”的功劳。如果经济窘迫,生活的重担压下来,谁还能笑着说“没关系,我们相爱就好”呢。

对有钱的异地恋情侣来说,可能需要操心的只是爱情本身,但对没钱的异地恋情侣来说,见面来往的花费都贡献给交通了,为了钱为难的时候,感情就变得更加脆弱了。

现在回想那一次关于物欲的觉醒,“得不到最想要”的感觉始终还是在的,但是物欲这回事儿,控制不好就像冲破水闸的洪水了。

我不认为用钱撑起来的恋爱才叫恋爱,不必为“恋爱”穿上新衣,恋爱的时候,多了一个人的陪伴,可以共同体验新鲜的事物,也可以像平时一样生活。

在经济能力范围之内有选择地合理消费是一件很舒服的事。最重要的是,不管在什么境遇之下,要自爱自足,保持自己生命的圆满。

年少时为赋新词强说愁,深冬叶落,宴席离散也要悲戚一番。在成长的过程中仿佛每一步都很吃力。

反而现在活到了20岁左右跟物质面对面交锋的年纪,我清醒地意识到成年人的很多烦恼和痛苦都跟钱有关。

有时候,相爱就是那个例外了,真心喜欢的两个人是可以一起奋斗的。陷入甜蜜的恋爱无需成本,但一起生活需要成本。

没有多少人愿意一直持续着拮据的状态去奔赴千里,因为经济窘迫的带来的问题很大程度上会发展成自由与尊严的问题。

现在的我明白过于为未来担忧是错误的,确实没有必要陷入金钱至上的生存逻辑中,但恋爱中双方都拥有上进心就很重要了。如果不是生而有翼,那就拾掇行囊耐心地努力。

承认对金钱的欲望,保持一定的疏离心,活进现实但不世俗的爱情,才会真正美好起来。

(5)

热评文章

评论:

1 条评论,访客:1 条,博主:0 条
  1. 发布于: 

    知世故而不世。
    从小朋友到大人,大概就是长大后的柴米油盐酱醋茶。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