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忆城南

作者:白果

“爸爸的花落了”,小时候读这句话只是略微觉得有些伤感。那时候的英子刚刚小学毕业,家中却突遭变故,时局动荡,父亲离世。在那几天之间小女孩便说“我已不是小孩子了”。噢,原来长大真的是在一瞬之间的。

明明就在昨天她还赖着床,不想去上学,还被爸爸像小狗一样从床头打到墙角,还可以在家人怀里面撒娇取闹,但是现在她只能独自去面对未知的一切,她记得她的父亲告诉他,“英子,不要怕什么事硬着头皮闯一闯就过去了。”

但是那天她的父亲那天终究不能硬着头皮去看她的毕业典礼,当她拿着鲜红的证书急匆匆的往回家跑时,一种预感便已经笼罩了她。

“爸爸是最喜欢花的呀!你们谁把爸爸的花摘了,我去告诉爸爸去!”
“ 没有人摘,它是自己掉的。” 弟弟妹妹们回答。

眼前只见到爸爸的夹竹桃和另外一些花,纷纷都凋零,枯死。也没有人也没有人给花坛里再上药渣。弟弟妹妹们分别都把泥土往瓶子里灌,还在抢着争着要玩儿,管家告诉她,“英子,属你最大,你去医院里劝一劝你妈妈。”那一瞬间她变得异常镇静 “好,我就去。”看了一眼她正在玩闹的弟弟妹妹,她从前门出去,径直往外走。

那大概已经是七八年前的事情了,我仍记得那个时候我独自捧着书,借着月光读的情景。也并不太清楚作者的心境感受与书中的深意,单单是觉得书里面的内容有趣生动,便当着故事书来读了。要知道那个时候我也还是小孩子。我记得课表书中大概选了两篇这样的,一篇是《童年·冬阳·骆驼队》还有一篇便是《爸爸的花落了》,当时读第一篇的时候觉得的这个小女孩观察细致,看骆驼一点点咀嚼,便也想到自己童年时好奇的琢磨着各种事情,独自的发着呆藏着自己的心事,那样的情景大概也是相通的吧,读第二篇时,我只是觉得这一篇很是伤感,不忍再读下去。既没有联想到也没有注意,竟是同一个作者,后来便借着别人的书读完了整篇内容。现在脑海中还记得的便是那个蹲在草地里的人了,也并不懂里面的革命和各个阶层的斗争,只是觉得他们似乎都在一种黑暗的背景下,有着各自的无可奈何之处……

我是借着月光读的,那个时候学校里很少有与我同群的人,孩子们大多喜欢玩闹,我也不喜欢和他们都有亲近,便一个人,读了一些自己喜欢的书,这个便是其中的一本了,分了好几个晚上,仍然记得那个时候学校里面栽了很多松树,松树都长着细长的松针,然后在很多个晴朗的夜晚,月亮便藏在冷冷的松针后面,随着云层徘徊,时隐时现,捉摸不定。也似乎很是孤单,也有着自己的心事。有时候,发着呆看书中的精美的插图便有一种充实感,便能够简单的获得自己的快乐。只是现在再也没有那种无忧无虑,独自看着书的时光了,大多为许许多多的事情所困扰着,今天担心这个,明天担心那个,似乎要比书中的人还不自在。是啊,花可以再开,时光却不能追回。

只是偶尔当我遇到无法逾越的困境的时候,我还是会想起书中的一句话,“不要怕,什么事硬着头皮就过去了,去闯一闯。”

(1)

热评文章

评论:

1 条评论,访客:1 条,博主:0 条
  1. 发布于: 

    相信车到山前必有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