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文章

我将长眠海底

 

作者:大道如青天

 “如果忘记了怎么活着,那就试着死一死。”我试着理解这句教唆人轻生的话,却怎么也不得此中真意。

  直到某一天,胃病犯了窝在床上,我开始正视这句话,并不是心生寻短见的念头,而是真的忘记了活着。

  我生长的土地,被包裹在一片群山中,山这边零星的村落不足以勾勒少年眼中缤纷,他的眼眸望向更远处,在山的那边,是一切能想到的美好,繁华的都市、宁静的大海,翻过山头的是呜呜的汽笛,两排铁轨载着憧憬翻山越岭,寻觅生存以外的曲折。

  那时候向往的是霓虹闪烁的街头繁华,是昼夜不息的车流人海,是肆意释放青春的大城市生活。

  秋风予枯叶以萧瑟,寒冬予树杈以凌冽,在公园以外的城市没有一棵常青树,傲慢与偏见摧毁着青年的理想,现实打翻了书桌上的煤油灯,手稿在火中飞舞。滚烫的心在潮湿阴暗的单间冷却,没有其他人的阻挠,他的笔却再也流不出墨,要沦为普罗大众过完这一生吗?忘记了吗?要怎样活着。

  曾经我也想过一了百了,对理想说再见,对青春说抱歉。

  在准备的那天,在说说里回顾自己记录下的短暂一生里的青春,满满中二风和非主流的少年消失了,不久这个努力经营微笑,伤感且丧的老青年也将被秃顶中年取代,一晃眼不经意的戏谑成了铁打的事实,努力的梦却成了白色泡沫,谁还记得。

  谁还记得少年当时信誓旦旦的许诺,或许会在某个酒席上被不经意提起,相视一笑,独自黯然神伤。

  我想变成一个有趣的人,把生活过成故事,虽然大概率是一辈子碌碌无为,但无论如何也要看一次海啊!就算是身无分文,乞讨着,也要走完这600公里;就算伤病缠身,弥留之际,也要准备着出发;就算成了一抔黄土,也要让我长眠海底。

  让我看它,听它,吻它,只因为它叫“海”,是我一生都在寻觅“海”,“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海。

  听啊!海浪伴着皎洁的月光拍在沙滩上,冲刷一行脚印,就像它从未来过,平静的白月光,汹涌的洋流,两者在大海中汇合,那一刻,我觉得幸福是永恒的,平凡的,伟大的。

  今年五一,我决定去厦门看一次海,不去其他地方,只找一个靠海近的民宿,从白天到黑夜,从潮涨到潮落。

  找到特价机票和满意民宿的时候,我胆怯了,当需要支付一份不菲的金额时,我犹豫了。从一出发就要背负千元的消费开始,想到父母省吃俭用的攒钱,旅行就结束了。会失望的吧,海也许没有想象的那样。

  记忆中的海是在别的作家笔下拓下来的,可我却觉得它来的更真实,更接近我喜欢的海,叶公从未喜欢过龙,我也从未喜欢过海,我不会游泳。

  如果我今日死去,请把我的器官遗散人间,让我的躯体在火光中再回味一次生命的跳动,然后洒入海底。当我长眠大海之时,我的灵魂则在大海与故乡之间奔走,马不停蹄,这便是我能想到最浪漫的告别。

  我希望我的文字总能带给你们清欢,可他并不总是这样,​他也会悲伤,也会难过,也会说“大不了一了百了”的丧气话,愿你们原谅。

(1)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