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故事

约会

作者:莫邪

爸爸说:“约会要穿西服,打领带,”妈妈说:“约会要送玫瑰花。”弟弟说:约会要吃棒棒糖,小锁觉得这是个好主意,不过,他为什么要听弟弟的话,他才只是一个不到三岁的小孩子呢。

“棒棒糖最棒!”弟弟高声叫着他招牌式的口号,还做了他招牌式的手势,伸出三根手指比了个“V”,又用小拇指挖了挖鼻屎,噢,真恶心。

姐姐会怎么说呢?小锁很想去问一下姐姐,可是,他根本没有姐姐。他挠了挠头,又叹了口气:“要是姐姐在就好了。她一定知道约会究竟应该做什么。”

小锁走出了家门,身上还是穿着昨天穿过的衣服,刚洗过的,又不脏,再说,他也没有西服和领带啊。出门前,他悄悄带走了弟弟的棒棒糖,又悄悄放回去,怕他找不到会哭。不过,最后他还是带着那颗棒棒糖出了门。万一他口渴了呢?万一饿了呢?万一女孩子不高兴了呢?带上棒棒糖总没错。

小锁坐在公园里的长椅上,看了看面前的那一群白鸽子。他突然意识到没有人告诉他约会时,应该把手放在哪?把脚放在哪?小锁双手抱在胸前,感觉不对,放在背后,还是不行。举过头顶,不行不行,这也太奇怪了。脚就更麻烦了,伸出来,缩进去都不行,盘成二郎腿,更不行了。唉,要是姐姐在就好了,她一定知道的。

和他约会的女孩子还没有来,小锁抬头看了看天上的白云,有低头看了看地上的白鸽子。空气中有淡淡的花香浮动,白色的雏菊,黄色的风信子,和紫色的三色堇。她们开的那么热闹而又天真,就像是女孩子的花裙子。树上的叶子莎莎作响,那些鲜嫩的叶片,像一个个顽皮的孩子,在枝头熙熙攘攘的欢跳着。

小锁站起身,又坐下去,坐下去又站起身,今天天气那么好,可别突然下雨啊。下雨的事儿谁也说不准,要是一会儿下起雨来,可怎么办?他又没带伞。万一淋了雨,可要感冒的,感冒的滋味不好受,还要吃药,要打针,真是想想都头疼。

远远的有个女孩走过来,身上穿着粉红色的连衣裙。小锁一屁股坐下去,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他想:她来了,他该和她说点什么呢?这么重要的事,他怎么没提前想好呢,怎么也没人告诉他啊,爸爸,妈妈,弟弟,全都不靠谱。要是有姐姐就好了。

总不能就这样一直坐着吧,总不能什么都不说吧?说:你好啊!说:你今天真好看。

女孩子走到他身边来了,又从他身边走了过去。小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又长长的呼出一口气,他看清楚了,那可不是和他约会的女孩子,长得一点都不像。

又有一个女孩子走过来,又走过去,一个老奶奶走过去,一个小男孩抱着篮球跑过去,一个男的和一个女的拉着手走过去。小锁看着他们俩,脸就红了,和他约会的女孩子还是没有来。

小锁躺在长椅上,仰着头看了看天上的白云,又侧着头看了看地上的白鸽子,鸽子咕咕叫着,他的肚子也咕咕叫,他拿出口袋里的棒棒糖,剥开糖纸,又把它包好。“还是等女孩子来了再吃吧。”他心想,想着想着,他就睡着了。

小锁做了一个梦,梦见天上的白云,和地上的白鸽子,梦见湖水,青草和花朵,梦见妈妈做的晚饭,还梦见和他约会的女孩子。

醒来的时候,白云都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那群白鸽子也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没有人再从他身边走过去了。小锁孤零零的坐在长椅上,最后一只白鸽子,站在他的脚边,飞到长椅上,又落在他的肩膀上,它的羽毛那么洁白而又柔软,轻轻的贴着他的脸颊,就像女孩子的手一样温热。他爱上了这只白鸽子,他想把她娶回家,照顾她一生一世。

这就是小锁第一次约会的故事,那年他六岁。

(3)

本文由 一隅文学 作者:莫邪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