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故事

凌竹和小木匣

作者:莫邪

凌竹走到哪里,小木匣就跟到哪里,一步也不落下。凌竹指着小木匣的鼻子说:“小木匣,你长大了,应该学会独自生活了,不要总是跟在我后面。”这已经不是凌竹第一次跟小木匣说这话了,肯定也不是最后一次。小木匣听完总是乖乖的点点头,留在原地,但是过不了一会,就又跟上来,如果没有跟上来,那么,每次凌竹回过头,总能看见小木匣还呆在原地,无论凌竹走出多远,只要回过头,总能看见它还在那儿。凌竹只好返回去,带上小木匣一起走。

哎呀,凌竹真是拿小木匣一点办法也没有。

小木匣跟着凌竹,已经跟了很久很久了,久到凌竹都快忘了她是怎么认识小木匣的了。大概还是读小学的时候,凌竹告诉她的朋友,小木匣陪她说话,每天晚上都会讲一个故事给她听,可是没人相信她。她告诉爸爸妈妈,他们也不信,就连她最喜欢的外婆,也不相信她。要知道不管她说什么,外婆总会信的,她说自己是班上最优秀的孩子,外婆信了,她说上个学期,她的语文成绩考了二百六十分, 外婆也信。这根本就不可能,而且也没有二百六十分的试卷。外婆真是老糊涂了。

可是就连老糊涂的外婆,也不愿意相信小木匣会说话。只有凌竹一个人能听到小木匣的话,其他人都听不到,在他们眼里小木匣就是一只臭烘烘,又呆头呆脑的斑点狗。他们总这样说小木匣。

嗯,小木匣是有那么一点臭,可一点也不呆。它可聪明了,什么都知道。

小木匣告诉凌竹,它曾经遇见过一只会飞的兔子,它长着一对像长筒袜一样的耳朵,喜欢骑着扫把,在天上飞来飞去的,它还喜欢吃小朵小朵的白云,白云吃起来软软的,甜甜的,像棉花糖一样,入口即化。凌竹把小木匣的话,告诉她的同学,但没有人相信她,他们叫她撒谎精。就因为她有一只会说话的狗。他们都不愿意和她一起玩游戏,甚至还对她吐口水,朝小木匣身上扔石子。

初二的时候,凌竹有了第一个真正的好朋友,就是那种可以分吃一包辣条,剪一样的发型,上厕所都一起去的好朋友。她戴方框眼睛,有一颗小虎牙,长得很可爱。她们总在一起,上课,下课,放学路上,甚至还有周末,她们总有聊不完的话题,关于考试,关于偶像剧,关于班里的男生女生,以及她们各自暗恋的男孩,但是,有一件事,凌竹从来没有告诉过她,那是她的秘密。在那所新学校里,没有人知道,她有一只会说话的狗。她没告诉过任何人,她怕她的新朋友会像之前的那些人一样,嘲笑她,孤立她。

每当有其他人在场时,无论小木匣说什么,凌竹都不理会。

小木匣说:“凌竹,你看,那棵树上的叶子好像风车。”

或者说:“骑扫把的兔子今天一共吃掉了47朵白云。”

有时,它也会告诉凌竹:“50公里外的甜品屋有出了新甜点,闻起来有蜜柚和松树皮的味道。”

反正不管它说什么,凌竹统统假装听不见,于是,小木匣变得越来越沉默。她和好朋友在一起的时间越久,小木匣的话就越少。

喜欢的男生约她出去时,小木匣呆在离他们150步远的原地,凌竹回过头就能看到它,它看起来很近,又很远。男生微笑着注视她的时候,她忘记了它的存在。小木匣孤零零的趴在那里,数着被兔子吃掉的小云朵,数了一整天,但它忘了告诉凌竹,兔子那天吃了62朵云,有的云很小很小,小得几乎看不见,它还不小心吃掉了一小片乌云。小木匣告诉过凌竹,它吃到乌云时,耳朵后面的毛会竖起来,好一会都理不顺,特别滑稽。

就那么一会儿工夫,小木匣就不见了。一开始凌竹觉得很轻松,特别轻松,就像是终于卸下了一个沉甸甸的包裹,她可以自己一个人想去哪就去哪,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再也没谁跟在她屁股后面,再也没有有一双眼睛总盯着她,也没有谁总在她耳边啰哩八索地说一些奇怪的话,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感觉实在是太棒了,以至于凌竹根本没把小木匣丢了这件事放在心上。

但是,只过了一天,仅仅一天,当凌竹睡觉的时候,开始担心小木匣有没有吃东西;凌竹吃东西的时候,又担心小木匣有没有被人欺负。她喝汽水的时候,想着小木匣打喷嚏的样子;吃冰淇淋的时候,又想起小木匣捡飞盘的样子。

当她抬起头注视天空时,她看到了一朵一朵的小小的白云,还有一只偷吃白云的兔子,它长着一对像长筒袜一样的耳朵,骑着扫把,在云朵之间飞来飞去的。

凌竹找遍了她带小木匣去过或者小木匣带她去过的每一个地方,找遍了她所能想到的小木匣可能会出现的每一个角落,但是,都没有找到小木匣留下的任何踪迹。没有人见过小木匣,甚至没有人听说过小木匣,它就这么凭空消失了,就像它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小木匣留在凌竹脑海中的形象越来越模糊。有时,凌竹想,要是连她也忘记了小木匣,或许它就真的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了。然而,每当她抬起头,望见晴朗的天空和朵朵白云时,她总能看着那只兔子。凌竹开始有了一种信念,只要那只兔子还在,小木匣就不会走远,它一定还会回来的。只是,那只兔子的行踪也越来越飘渺,她要花很长很长时间,才能找到它。

最后,凌竹还是找到了小木匣,她拍了拍小木匣的脑袋,对它说:“嘿,该回家了,我的老伙计。”凌竹带着小木匣回去的路上,遇见一个男孩,他笑容明朗,目光清澈,凌竹很想跟他打一声招呼,但却又不知如何开口。错身而过时,小木匣叫了一声,男孩转过头,看着凌竹,迟疑地说:“嘿,我听到你的狗在说话,它说:‘很高兴遇见你’。”

凌竹突然红了脸,看了看男孩,又低头看了看小木匣,轻声回答道:“是的,它叫小木匣。”

(1)

本文由 一隅文学 作者:莫邪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