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写给女朋友的第二封信

作者:小小夏虫

今天第一次正式牵起了你的手,温热而厚重。有一丝热流从手掌传送到心脏,在六月的晚风下,随风浸染到我的大脑,我的四肢,我每一寸肌肤,每一颗细胞。

我偷着抬头看了看天空,有几片白云在晚阳下温濡着飘来飘去,好像很久以前羡慕过的棉花糖。

你的指尖触碰到我的掌心时,我知道棉花糖终于遇到了她的小孩子。飘来飘去的日子就要过去,分明听见耳边棉花糖说夏天是如此可爱。所以,我难以抉择,是捧在手心一直不放开,还是含在舌尖任由不顾你的手。捧在手心,小孩子会感受不够温柔,放在舌尖,又舍不得吃掉。这像云朵一样的糖,到底应该怎么品尝

和你在一起的日子总是过得那么快,一转眼就渐入黄昏,你提醒我慢些行走,我半开玩笑你和你在一起的时光,我巴不得它有长长的距离。那索性不如这样,下次我们从清晨就开始行走,一直走到黄昏,就让我看着你,一会儿说说路边的施工队,一会儿看看你头发上的柳絮杨棉,如果还是不够,我们就再绕一个圈,从再一个黄昏开始,直到下一个傍晚,若是仍然觉得不够,恐怕你就要答应我,用尽一生去走。

话说回来,说用尽一生好像突然变得恫吓意味十足。那就暂且用尽一段时间吧,毕竟漫长的时光跑道上,怎么去考虑,整天整天的漫步也都不会成为主流。大部分时间,看上去都会变得匆匆忙忙,平平淡淡。

不过,我倒是不倦的乐于陪伴你分享你我的生活,哪怕是你不小心打翻的花盆,我都能浮想出几番你或者腼腆内敛,或者抱憾致歉的衷怜模样。这时候,我眼里的棉花糖便忽然消失不见,倏然见都是我错过的你的模样。

(2)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