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读《岁寒三友》有感

作者:昨日青空

读罢《岁寒三友》,仿佛回到了儿时生活的那条老街,嗅着街头巷尾那熟悉的气味,听着前后左右那亲切的方言,轻松自在,平淡而有滋味。

王瘦吾、陶虎臣和靳彝甫这三人都是小手工业者,都没有什么赚钱的头脑。王瘦吾有点小聪明, 老是想发财,最终却落得一场大病外加家道衰败;陶虎臣是一个名字霸气、内心充满童真的“大孩子”,喜欢看孩子玩耍,“每次试炮仗,特意把其中几个的捻子加长,就是专为这些孩子预备的”。可到最后,还是被逼得要上吊自杀。

相比之下,靳彝甫算是一个不光有文气,还有些运气的画师。虽然日子不宽裕,但他过得雅致,还有三块田黄宝贝在手,心里比较满足。然而,命运总是让人摸不着头脑,在贵人的扶持下,他走运了,出名了,但三年后回到家乡的时候,身上不过几块钱。可想而知,这三年,他的人生并不如意。最后,为了接济两位穷朋友,他慨然出手宝物,展现了令人炫目的人性光彩。

这三人“从小一块长到大的朋友”,相互影响着, 养成了一种为人朴实、 经营本分、处世善良、乐于助人的禀性。 他们都没有做过伤天害理的事,对人从不尖酸刻薄,对地方的公益善事,从不袖手旁观。这不是打肿脸充胖子、死要面子,恰恰是那座小城人源自内心根本的善良。因为善良,就忘了自己的凄苦和不幸,事后总感觉自己活得还行,还能扛着,愿意接济他人一点,所以对于捐赠,“总会写下一笔让人满意的数目”。三人都在心口存着一丝最后的温暖。从小玩到大,除了善,还“传染”着一种逆来顺受的小人物的共同性情与处世原则,直接固化着他们的生活态度,导致三人在那个岁寒的旧时代,注定着悲摧的命运。王瘦吾的草帽店被挤垮了,不反抗,自己躺在床上大病一场,绝对不敢梗起脖子喊一声娘。陶虎臣的炮仗铺子关门倒闭后,无奈之下20块钱卖了女儿,接下来就是拎着一根绳子去阴城上吊。

有人问,浸泡在苦难中的人,得用多大的爱才能挽回?

回答是:“只要一 点点爱,就能挽回。”

在残酷的现实面前,王瘦吾、陶虎臣、靳彝甫三人的人性之美,足以让我们度过“寒冬”。同时,这份温暖和慰藉超越了时代悲剧带来的心酸,反而是他们的认真生活、善待他人,给了我们一个道德榜样和精神支撑。

(1)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