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首诗

奇怪

作者:我沉入海

我坐上两点半的公车
​开往海底的那一列
我开着车窗
海水统统涌了进来
淹没我的嘴巴
我的耳朵
我的眼睛
像你一样
稀释我流动的血液
所以我的心跳停了一下

我坐上两点半的公车
开往山顶的那一列
我关起车窗
可风还是灌了进来
灌进我的眼睛
我的耳朵
我的嘴巴
像你一样
吹干我咽下的海水
于是我只能继续呼吸

两点半的公车
从没有来过
只是我总是如此
爱说一些胡话

(1)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